第614章 专家组团来鉴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捡大漏?!

    这下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一般,眼巴巴的望着秦奋,只见秦奋脸上是满满的得意,这样子,分明是要气死洛成。

    “哈哈,年轻人,你以为捡漏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告诉你,就算你手中的田黄印章是真的,可是这幅画却是赝品,所以说,你这二百万只能算是打水漂了。”

    这时候,洛成忽然大笑了起来,而且语气之中尽是嘲讽和得意之色。

    秦奋不以为然,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你以为你的那点小伎俩我看不出来,真以为我会进入你的圈套吗?!”

    话音一落,围观的人有些莫名其妙起来,这年轻人莫非是真的看出这幅画有特别之处吗?!

    “哼,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公然在我店里抢生意,还说我下套?!”洛成怒道。

    “是吗?!那我问你,就算这幅画是赝品,但是起码也在十万块钱以上,你这样只出一万块,分明就是欺骗人家外行,不是吗?!然后你明知道是假的,还要跟我争,这难道不是再给我下套吗?!”

    这套路,早就被人用烂了,说白了,需要的是新意,而洛成还自以为是的很得意呢,没想到早就被人家看透了。

    只见在场不少人全都看向洛成,他脸上的表情也开始逐渐的变化起来,好一阵之后,才咬牙说道:“这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哈哈,我不怪你,我要谢谢你让我捡漏!”秦奋再度大笑道。

    “哼,说的好像真的捡漏一般!”洛成和田弘义这时候,已经不怕撕破脸皮了,反正对于眼前这两个人,他们是不打算轻易放过的。

    “我想知道,在场的人,有多少见过博物馆那副溪山图呢?!”秦奋没理会洛成,直接说道。

    “我见过!”

    “我也见过……”

    秦奋话音一落,在场的人起码有一半都说自己亲眼见过。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多废话了,你们应该知道,博物馆那副溪山图,上面并没有落款,有不少人认为那副溪山图并不是完整的一副,而是被人分割开的,对吗?!”

    “的确是这样!”有人附和道。

    “哈哈,那我手里的这幅,跟博物馆的那一副,尺寸大小还有纸张材质,完全是一样的,而且上面有大痴道人黄公望落款,侧边有些毛躁,应该是切割之后的痕迹,所以,这两幅溪山图才是黄公望最完整的一副溪山图!”

    秦奋大笑一声,朝着众人说道。

    “嘶……”

    这让不少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秦奋说的是真的,那对方何止是捡漏,简直是捡到国宝级文物了。

    不过众人还在惊讶之余,洛成边再度泼凉水,“小子,我看你是想捡漏想疯了吧?!这幅画分明就是后人临摹作品,而且这落款字体也跟大痴道人的不一样,就算那画风跟黄公望相似,却也免不了是赝品的命运!”

    “呵呵,就你这脑子,能看出来什么?!”秦奋冷笑一声,随后看向众人问道:“我想问问,难道你们没有一个人,认为我手里这幅画是真的吗?!”

    话音一落,在场的人全都低下头,因为他们在洛成和田弘义跟前,绝对不敢贸然鉴定的,加上他们也不敢招惹洛成。

    “呵呵,我来看看吧!”

    就在这时一声洪亮的声音已经响起,众人一愣,急忙朝着门口望去,果然话音一落,走进来几个人。

    秦奋看到几人之后,眉头就是一皱,因为这几个人他都认识,文物协会的会长徐鸿鸣,副会长陶博儒,韵古堂的老板郑伯元,还有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国家博物馆馆长冯学渊。

    这四个人怎么会一起出现了呢?!

    秦奋正疑惑间,洛成和田弘义急忙是迎接了上去,他们这一行的,当然认识进来的这几个人了,尤其是田弘义,对于几人更不陌生,甚至心里一直恨着徐鸿鸣和陶博儒,当然他最痛恨的莫过于秦奋了, 只是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秦奋。

    “什么风把徐会长你们几位给吹过来了,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这洛成瞬间变了一副脸孔,满脸含笑的抱拳迎接道。

    身后的田弘义,双眼扫视了一下徐鸿鸣和陶博儒,不过最终还是忍住火气,微微颔首。

    田弘文的事情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而且他交代过,千万不要去找徐鸿鸣的麻烦,尤其是那个叫秦奋的,要不然只怕他们之间的事情,就将彻底被抖出来,到时候后悔的只怕还是他们。

    “哦,洛老板,今天我们几个,不过是去琉璃街和潘街这边转悠一下,顺便作个小调研,在琉璃街正好遇到郑老,没什么事情就一起过来了,洛老板不会介意吧?!”徐鸿鸣看了对方一眼,淡淡说道。

    “呵呵,当然不会了,我跟郑老虽然是同行,但是私下我们关系还不浅,欢迎之至啊!”洛成眼珠子一转,当下笑道。

    “哈哈,洛老板真是客气了,你这可是后起之秀了,我这老家伙已经跟不上时代了。”郑伯元大笑一声说道。

    殊不知,郑伯元知道秦奋带着郑钱来到了潘街,肯定是来找洛成了,所以,考虑了一下,觉得洛成这人为人太过险恶,深怕秦奋和郑钱吃亏,只好通知了徐鸿鸣,徐鸿鸣知道这消息,当下就给冯学渊打了一个电话,由头就是过来调研一下,当然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他还没来得及跟秦奋说,结果这小子,就主动到潘街了,眼下他只好将计就计。

    果然,这几人像是商量好一般,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跟秦奋打招呼,不过听到对方说话,就知道,这几人肯定是商量好了,索性就给洛成和田弘义演一出好戏了。

    郑钱看到秦奋给他递眼色,心中也明白了一切,当下假装不认识几个人一般。

    “刚刚在门口的时候,听说这里有一副大痴道人的溪山图,我们都是一阵惊讶啊,这溪山图现在不是在博物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徐鸿鸣说话间,将目光落在秦奋身上,再度问道:“这位年轻人,你手里拿着的可是这幅画呢?!”

    “哦,您是徐会长吧,实不相瞒,我手里的正是大痴道人的溪山图!请几位专家给掌掌眼!”秦奋说罢,将锦盒直接递给了徐鸿鸣。

    徐鸿鸣一愣,接过画的一瞬间,看到秦奋面带微笑,隐约朝着他点点头,这让他心里忍不住一惊,莫非这秦奋说的是真的?!

    “徐会长,冯馆长,这个年轻人信口雌黄,这分明就是赝品,哪里是溪山图呢!”洛成见到徐鸿鸣接过画,当下朝着对方再次说道。

    “呵呵,洛老板,话可不能说的这么满啊,我们还是先观摩之后,再做定论吧!”徐鸿鸣朝着洛成轻笑一下,已经是将画取了出来。

    洛成心里气的牙根痒痒,甚至还冷冷的瞪了秦奋一眼,可是却被对方直接无视掉,不过在洛成心里充满自信,经过他和田弘义的鉴定,这百分百是赝品!

    他和田弘义等着看秦奋的笑话,心想,小子让你跟我过不去,这次这二百万就是你付出的代价!

    “大痴道人平阳黄公望……”

    须臾,徐鸿鸣手中的放大镜,落在这画的落款之上,嘴里忍不住自语起来。

    其他三个人都是内行专家,所以拿着手中的放大镜,简直就是在一寸寸的看,这时候,几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这落款之上。

    此刻大堂之内,连呼吸声都清晰可听,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四个人的脸上,这几位可都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行家了,而且几人都是电视鉴宝节目的常客了,只要他们鉴定出来,那基本上就是没毛病了。

    又过了片刻,几人将手中的工具收起,然后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最终,只见徐鸿鸣微微点头。

    他们的一举一动,让在场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众所周知,现在字画市场正呈现上升趋势,而且黄公望的字画,历来是众人追捧的对象,现在他不少的画,全都在博物馆藏着,私人手里很少有黄公望的真迹,而眼前这幅溪山图,如果是真的话,那这价值,可就不可估量了。

    “经过我们几个刚才的鉴定,这幅溪山图,的确是黄公望的真迹,而且从这幅画的尺寸用纸还有侧边观察,这幅画跟博物馆馆藏的溪山图,应该是一幅画才对!”

    “哗……”

    这下大堂之中,顿时沸腾了起来,没想到徐鸿鸣说的,竟然跟秦奋说的一模一样,这样看来,这个年轻人算是捡到巨宝了。

    “这不可能,这分明就是一副赝品,怎么可能是真的呢?!”这下洛成有些傻眼了,当下朝着徐鸿鸣叫道。

    “洛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质疑我们四个人的鉴定吗?!”徐鸿鸣语气有些不爽的问道。

    “不不,当然不是了,我只是觉得这不太可能,馆藏的溪山图,只是传言不是完整的,根本没有被证实,所以我觉得这不太对劲!”看到徐鸿鸣变脸,这洛成急忙是摆手道。

    不过,秦奋却看的出来,洛成这是假装出来的害怕。

    “呵呵,传言往往是真的,不过,你若是质疑我们的鉴定结果,但是你们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的鉴宝水平,你是完全不需要质疑的!”徐鸿鸣说话间,目光直接落在秦奋身上,而且脸上升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