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捡天漏有人眼热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没想到你们来的速度还真快!”秦奋冷笑道。

    “哼,废话少说,把手里的东西交出来,你们给我滚,要不然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这时候为首的光头,朝着秦奋咬牙道。

    “哈哈,你很识货啊,你怎么知道我手里的东西值钱呢?!”秦奋大笑一声反问道。

    “少废话,主动交出来少受皮肉之苦,要不然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

    “好吧,有本事自己来拿!”秦奋扬了扬手中的锦盒,满脸的不屑道。

    “妈的,找死!兄弟们给我废了他们!”光头脸色一变,朝着身边的兄弟喝道。

    呼啦一下子,这些纹身年轻人,手持砍刀朝着秦奋扑了过来。

    “师父,怎么办?!”郑钱满脸紧张到。

    “没事,敢找我麻烦的,通常没有好下场!”

    秦奋话音一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再度冒出来两个人,直接挡在了秦奋和郑钱的面前,秦奋朝着两人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

    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秋生和张拴住兄弟俩。

    “大哥,说吧,怎么办?!”

    “呵呵,刚才他们说的你们肯定听到了,就按照他们说的来吧!”

    “好嘞……”

    两人脸色一阵激动,好长时间都没有舒展筋骨了,此刻这机会简直是太好了。

    两人相视一笑,直接朝着这些人而去。

    “妈的,找死!”这些混混看到有人出来管闲事,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就朝着李秋生和张拴柱而去。

    “我断他们的胳膊,你断他们的腿!”李秋生朝着秦奋说完,身体已经朝着前面的人扑去。

    “咔嚓!”

    “啊……”

    李秋生没等对方砍刀过来,已经是一拳挥出,这混混手中的砍刀直接掉落在地,同时胳膊一阵疼痛,可是刚叫了一声,腿上再度传来一阵疼痛,果然,张栓柱已经纵身一跃,一脚踩在对方的大腿上,咔嚓一声,这人的一条腿算是废掉了。

    光头男见状,脸色瞬间变化,朝着手下小弟再次大喝道:“给我乱刀砍死!”

    这些人眼见同伴被收拾,顿时发狂般的朝着李秋生和张栓柱扑去,两人一拳一脚配合到了极致,胡同里不断的传来骨头断裂之声,还有刺耳的杀猪般尖叫。

    不到五分钟,这些混混已经全都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可是刚才的那个领头的光头男,却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大哥,刚才打得太爽了,以至于逃走一个,我们哥俩都没有发现。”李秋生和张拴柱回到秦奋身边,朝着他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呵呵,不错,看来你们功夫又有长进了,逃走的那个我看到了,不碍事,我就是要让他逃的!”秦奋轻笑一下,朝着两人说道。

    这时候,郑钱算是彻底傻眼了,没想到师父身边的人这么厉害,两人赤手空拳,几分钟就干倒这么多人,这一刻,他更是对秦奋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里没事了,你们现在回去,如果看到那人还来找媛媛的麻烦,不要留手,直接打残废!”秦奋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随后朝着李秋生说道。

    须臾李秋生哥俩离开,秦奋和郑钱则是上车,朝着琉璃街赶去。

    与此同时,洛成和田弘义,正关门坐在店铺内喝茶,就在这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秃子事情办好了吧?!晚上吧画送过来,我给你喝弟兄们准备了大红包!”

    这洛成电话一通,不等对方说话,已经是满脸的得意。

    “洛老板,情况不妙,我带着的十多个兄弟全都载了,我这是拼死跑出来的,这买卖做不成!”

    说完,秃子就挂掉了电话,洛成的脸色唰的一下就拉下来了,这怎么可能呢,不过就是个搞古玩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老洛,情况怎么样?!”田弘义看到对方脸色变化,当下紧张到。

    “不妙,这秦奋竟然将秃子带来的人,全都给打残了。”洛成恍惚的将电话放在茶台上,满脸怒色的说道。

    “秃子这个王八蛋,就知道要钱,平时一点真本事都没有,他该不会是把我们出卖了吧?!”田弘义同样没想到这样的后果,当下冷到。

    “不会的,这小子很滑,而且他知道出卖我的后果!只是我现在想不明白,我儿子到底什么地方得罪秦奋了!”

    说话间,洛成已经给他儿子拨通了电话。

    很快,当秦奋和郑钱回到韵古堂的时候,发现郑伯元已经回来了,同时徐鸿鸣和陶博儒,还有博物馆的冯学渊,正在内堂喝茶聊天。

    “呵呵,几位都在啊!看来这是在等我回来了啊!”秦奋看到几人,急忙笑着打招呼道。

    “哈,你小子,快过来坐,真是没想到,你小子一圈潘街逛的,竟然拣着天漏了。”陶博儒看到秦奋进来,当下大笑着说道。

    “呵呵,这次真的是误打误撞了,原本就是想去洛宝集找找洛成的晦气,没想到遇到个中年人进来卖这幅画,而且洛成居然只给人家一万块,所以,我也不管什么规矩了,在他店里,直接抢了。”秦奋轻笑一下,毫不隐瞒到。

    “哈哈,怪不得洛成被气的差点吐血呢!”徐鸿鸣大笑。

    “这只是开始,我会慢慢的跟他玩下去的!”秦奋淡淡说道。

    “嗯,的确是开始,具体关于洛宝集的事情,随后咱们再说,现在是有这么一件事情,想要听听你的意见。”

    徐鸿鸣说罢,将目光落在了冯馆长的身上。

    秦奋看出矛头,心中顿时一紧,这几个老家伙,该不会是看上自己手里的这幅画了吧?!

    果然,冯馆长脸色有些诶尴尬,干咳了一下,说道:“秦奋,这幅溪山图,可是国宝级的文物了,你看……”

    “冯馆长,你的意思是不是希望我将这幅画捐给博物馆啊?!”秦奋直接打断对方的话。

    冯学渊脸色一红,苦笑道:“黄公望的溪山图,那一部分在地方博物馆,我们国家博物馆都没有,所以我就想着,秦副会长能不能割爱?!当必然不是捐赠,我们会给你一定补偿的!”

    “那我明白了,这样吧,既然是国家博物馆,尤其是你冯馆长说话了,我也不为难,这幅画我是二百万买的,现在市场价起码是七千万,我只要一半,给我三千五百万就行!”

    听到秦奋这话,几人的脸色均是一变,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将这画给国家博物馆,顶多给一些损失补偿,肯定是不会按照市场价来赔偿的。

    所以,冯学渊在听完这话之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尴尬,随后是满满的为难,他虽然是国家博物馆的馆长,可是他也没权利许诺秦奋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秦副会长,这个就有些难办了,说实话,能够将您花出去的二百万给您,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权限了。”冯学渊有些无奈道。

    “哦,那我看还是算了吧,既然是爱,那我肯定就不能割了,希望您能体谅,不过放心吧,我秦奋这段时间也没少给国家捐赠国宝,而且都是免费的,可是这幅画我实在是喜欢,打算自己收藏了,还有我手里有着白纸黑字的转让协议,不是歪道上来的,所以我也不怕调查!”

    眼见气氛有些尴尬,徐鸿鸣急忙站出来说道:“秦奋,冯馆长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自己,这也是为了国家的事情,你就多体谅一下吧,还有既然这样的话,那要不你借给冯馆长,让冯馆长将这画在博物馆展出几天,你觉得怎么样?!”

    徐鸿鸣说话了,秦奋到时面露一丝难色,毕竟他跟冯馆长没有太多交情,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而且也是为了公事,没必要给他这个面子,可是徐鸿鸣不一样啊。

    低头沉思了一下,只好说道:“好吧,我只能借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多了不行!”

    “已经够了,谢谢秦副会长了。”冯学渊听到秦奋答应,急忙满脸激动的感谢到。

    “呵呵,冯会长客气了,郑钱,你现在就开车送冯会长会博物馆,记住一定要小心,以免出现意外!”

    “嗯,放心吧师父!”

    冯学渊也不逗留,抱着锦盒,跟着郑钱就满脸激动的离开了。

    “秦奋啊,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但是这冯学渊跟我关系实在是不错,而且帮过我不少的忙,这次就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吧!”

    等到冯学渊离开之后,徐鸿鸣有些无奈的朝着秦奋说道。

    “徐老,没必要这么说,我知道你跟冯馆长的交情,不就一个星期吗?!只要到时候归还就好!”秦奋微笑一下说道。

    “嗯放心吧,要是到时候有任何差错,我徐鸿鸣第一个不答应!”徐鸿鸣当下拍着胸脯保证到。

    “几位,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们一起出现在洛宝集,这一定不是什么巧合吧?!”秦奋看来三人一眼,随后疑惑道。

    “哈哈,我就说,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这小子吧!”郑伯元听到秦奋问话,当下笑道。

    徐鸿鸣和陶博儒同时点点头,这就更让秦奋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秦奋,其实我跟陶老今天就是要去洛宝集的,正好听郑老说了你的事情,所以就一起过去了。”

    “看来是真有事情了!”

    “不错,其实这件事情关乎到田弘文的案子!”徐鸿鸣说话同时,脸色变得异常严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