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永乐年青花梅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看到郑伯元脸上的激动,秦奋轻笑着点点头,说道:“郑老鉴定的没错,这的确是永乐年的梅瓶,而且这造型看起来很不错,而且还有倒盅宝珠青花盖。”

    “是啊,老赵,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郑伯元说话间,朝着老赵露出一笑。

    “唉,原本我也以为自己是捡漏了,可是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厄运,要不是遇到你们,我一家人的身家性命可就麻烦了,对了,秦奋早听说你的鉴宝水平高于常人,那能不能请你给说一说这个梅瓶呢?!”

    听到老赵这话,秦奋脸色微变,他听得出这老赵分明是想考考自己,当下苦笑说道:“赵老常年接触这些东西,肯定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了,我就不卖弄了吧?!”

    赵老一愣,急忙摆手道:“秦副会长,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要考你,而是这东西,我收的有些诡异,说实话,我对瓷器的了解不多,这个郑老可以作证的,当时来我店里卖这梅瓶的是一个中年人,而且他告诉我,这东西来路不是很正,但是绝对是真品,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拍卖,只好私下交易,而且只要五十万,当时我仔细鉴定过,觉得像是真的,所以才买下来的,原本以为可以大赚一笔的,可是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老赵这么一解释,秦奋的心里一动,看了一眼郑伯元,对方微笑点头,看来这老赵说的应该是真话了。

    “好吧,两位也都看了,而且郑老也仔细鉴定过,我就不多说了,这青花白釉梅瓶的造型很古朴,而且肩很丰满圆润,瓶口短颈,通体都有暗花纹,这算是永乐年的典型梅瓶了。”

    说话间,秦奋将梅瓶拿起来,然后将郑伯元的强光手电拿起来,在瓶子上一照,迎光透视的效果很好,胎釉呈现肉红色。

    “二位再看,在光照之下的效果,算是永乐年白釉的特点了。而且大家看这梅瓶瓶口下方的内府款,这就说明,这件梅瓶应该是当年宫廷用品,而内府二字,多出现在明代永乐年间,所以郑老说是永乐年的梅瓶,没有任何的错误。”

    “呵呵,老赵啊,秦奋说的你都听到了吧,我再告诉你一下,这只梅瓶现在的市场价起码是大几百万以上,所以你要好好珍藏啊,说实话,你这次是真的捡漏了。”

    这时候,郑伯元也是欣慰的说道。

    老赵脸上闪过一抹激动,不过很快,这一丝激动,已经被痛苦掩盖,“秦副会长,古玩一行最怕贪得无厌了,我这次就是吃亏在这上了,这东西我一共花了五十万,这样,我把它送给你吧!”

    秦奋和郑伯元同时一愣,秦奋更是摆手道:“赵老,这可使不得,现在这上面的煞气,我已经帮你消除了,眼下就是一件稀有的宝贝,我怎么能夺爱呢?!”

    “秦副会长你听我说,要不是你,我全家恐怕都要毁在这梅瓶上面,所以这东西即便是价值连城,但是跟我也没有缘分,还不如送给有缘人呢,再说我店铺的转让费,的确是高了一些,这件梅瓶就当是随赠品吧!”

    老赵打断秦奋的话,直接说道。

    秦奋再度一愣,目光落在这梅瓶之上,说实话,心里还是比较喜欢的,只是他无功不受禄,考虑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三百万,这只梅瓶卖给我如何?!”

    “秦副会长,你这是打我脸呢,这店铺的转让费,还有那些不值钱的玩意,我已经赚了你不少,可是你却不计前嫌,还愿意帮助我,这梅瓶你若是再给钱的话,那可就是打我老赵的脸了,况且,我也不打算做这一行了,留着也就是给摆设!”

    秦奋目光一直在老赵身上,看到对方这话说的很认真,当下也不忸怩,直接说道:“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你这也是花钱买的,我给你一百万,你可千万不要推迟了。”

    最终老赵只能点点头。

    送走老赵之后,秦奋和郑伯元的目光全都在青花白釉的梅瓶之上,须臾,郑伯元面色凝重道:“这件梅瓶,虽然价值不小,但是终归不是正道上来的,甚至连手续都没有,你打算怎么办呢?!”

    “呵呵,先放在您这里吧,等我的店铺开张之后,您给我送回去,我自己收藏了。”秦奋轻笑了一下说道。

    “嗯,关于开店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先把招牌做好,这三两天我就让东昌那边的人过来,京城的分店正式开业。”秦奋考虑了一下说道。

    “那好,这店铺招牌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我认识几个书法大家,他们可都是一字难求啊!”

    “哈哈,那好,多谢郑老了!”

    两人再度聊了一会,郑伯元将梅瓶小心翼翼的放在保险柜之中,秦奋则是跟郑钱朝着皇苑饭店赶去,路上的时候,他给周子媛打了一个电话,让周子媛带着谷若灵和沈安璐一起过来,同时将李秋生和张栓柱,当然还有一直在帮着秦奋查线索的阮高飞一块叫了过来。

    正德斋要在京城开店,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秦奋有种感觉,这店铺的开张一定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

    所以,他要跟李秋生他们交代一下,尤其阮高飞也正好有事情跟他汇报,索性就一起吧。

    当然现在郑钱已经是他的徒弟了,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所以秦奋也没有什么避讳。

    经过几次的事情之后,皇苑饭店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认住了秦奋的样貌,所以他一出现,都没用贵宾卡,便被直接带到了皇苑最顶级的包厢之中。

    不一会儿,周子媛她们三人,李秋生和张栓柱,还有阮高飞悉数赶到,秦奋将郑钱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又闲聊了一会儿,一桌子饭菜已经上全。

    “叫大家过来,一来呢,我是觉得这段时间太忙,冷落了你们!”秦奋端着酒杯,满脸无奈的看了三个美女一样,只见三人听到这话,心里都是一阵唏嘘,这秦奋今天可是有些反常了。

    不过最为惊讶的当属郑钱了,看到这三个美女看秦奋的眼神,他便明白了一切,心里不由的更加佩服秦奋。

    “还有我不在东昌的这段时间,秋生和栓柱辛苦了,高飞更是整天帮我忙碌,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说话间,秦奋一仰脖子,一杯红酒下肚。

    “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没有你,哪有我们兄弟的今天呢,这杯酒我们兄弟敬你!”李秋生等人更是直接一口干了一杯红酒,秦奋微笑了一下,陪了一杯。

    “秦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沈安璐看到秦奋的表现,心中一顿,忍不住问道。

    这时候,在场的人目光全都落在秦奋身上,秦奋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笑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这段时间我太忙了,而且以后估计还有更多的事情,跟你们大家在一起的时间,或许会很少,就权当我为给你们赔罪吧!”

    三个女人听到这话,心里均不是滋味,周子媛更是眼圈泛红,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她心里更是无比的自责,不该跟秦奋发脾气。

    “对了,正德斋在京城开分店的事情,我准备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临时决定回东昌一趟!”秦奋稍一停顿,再次说道。

    “大哥,我们陪你回去!”这时候张栓柱直接说道。

    “呵呵,不用,你们要留在京城,现在局势不太好,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出现问题,明白吗?!”

    “明白,大哥你放心吧,我们知道该做什么!”李秋生当下点头道。

    “高飞,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吗?!这里没外人,你不用忌讳,直接说吧!”秦奋将目光落在阮高飞身上。

    “嗯,就是……”

    “洛少,这间包厢已经有人了,而且是我们老板的贵宾,您别让我为难了好吗?!”

    阮高飞正要开口,就听到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众人均是眉头一皱。

    “哼,我洛思明不是你们皇苑的贵宾吗?!今天小爷还就要来这间包厢吃饭,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跟我洛思明抢包厢!”

    “洛思明?!”

    听到这个名字,秦奋和周子媛的脸色同时一变。

    “呵呵,看来我还没去找他呢,他到自己找上门来了,那正好,今天我就会会这个,想要抢我女朋友的大少!”

    秦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但是他们都知道,眼下恐怕是要有人遭殃了。

    “砰!”

    秦奋话音一落,包厢的门就被粗暴的踹开,只见一个满脸猥琐的年轻人,已经是大步踏了进来,身后跟着三个身穿统一黑西装的人,看身材应该是洛思明的保镖了。

    “秦……秦少,对不起,打扰几位用餐了。”这时候皇苑饭店的大堂经理,急忙来到秦奋跟前,点头哈腰的赔礼道歉。

    “呵呵,我都听到了,这不关你的事情,先出去吧!”秦奋轻笑着摆摆手,说道。

    “咦……我还以为是什么牛叉人物呢,原来是你们啊,媛媛,真是缘分啊,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那正好,陪我喝几杯吧!”

    听说话,这人应该就是洛成了,看到对方一脸猥琐点样子,秦奋脸上的笑意,逐渐的阴冷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