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碾玉妙手陆子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秦奋悄悄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然后拉着谷若灵继续朝里面走。

    两人走后不久,这中年人终于如愿花了一千二百块买了一个大个香炉,抱在怀里,如同捡漏一般的激动。

    “其实,这就是古玩,很多摊主就是利用这些人的心里,一知半解而且兜里没有多少钱的人下手。”

    “这不是坑人吗?!”

    “呵呵,这就是古玩行当,没有好眼力,千万不要冒然进入。”

    “那你也不提醒那人一句!”

    “这是一个行当的规矩,就算是吃药交学费吧!”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个卖老玉的摊子前,摆摊的是一个带着一副近视镜,花白头发的老人,这人坐着一个小马扎,手里捧着一壶茶,悠然的一口口的喝着,就算摊子前有客人看东西,他也不正眼瞧一下。

    这倒是让秦奋来了不小的兴趣,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缓缓的蹲在他的摊子前,摊上摆着二十多件玉件,有烟嘴儿、牌子、手镯还有观音佛像。

    秦奋淡淡一扫,眼睛不由的落在一件玉簪子上面,只见,这玉簪子周围环绕一拳淡淡的灵气,而且玉簪为镂空雕刻,玲珑轻巧,镂空处细如发丝,而且上面有沁色,应该是曾经入过土,所以更显得弥足珍贵了不少。

    “秦奋,你看那个玉簪子,好漂亮啊!”这时候谷若灵也发现了那玉簪子,当下朝着秦奋略显激动道。

    “呵呵,喜欢吗?!”

    “嗯……”

    谷若灵点点头。

    “老爷子,你这玉簪子什么价?!”秦奋轻笑一下,抬头看向摊主。

    听到有人问话,这摊主抬起头眯着眼睛,撇了一眼秦奋,随后没好气的说道:“我这里的东西,可跟别的地摊的不一样,他们是在骗人!”

    “呵呵,老爷子够自信的哈!”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哼,我可是实实在在的当地人,这里原来就是个旧货市场,是最近才变成了古玩市场,所以我闲的没事,才将家里的东西,拿出来摆着玩玩,希望有真本事的人,帮着掌掌眼,你看看那些人,全都是卖假货坑人呢!真是不幸啊!”

    这老头显得有些不高兴的哼道。

    “呵呵,古玩一行,不就是这样吗?!尤其是练摊的了,考验的就是你的眼力,打眼捡漏都是自愿,怪不得别人!”

    秦奋再度笑着说道。

    “你倒是看的很开,这么说,你的眼力不错了,那你说说,你看上的这个玉簪子,到底什么来历,说对了,我老头子白送你都行!”这老头倒是个怪人,放下茶杯,将那玉簪子递给了秦奋。

    秦奋面带微笑的双手接过,然后样子仔细的端详了起来,这摊主目不转睛的盯着秦奋,须臾,秦奋轻轻的将这玉簪子放下,抬起头看了一眼这怪老头。

    “怎么样?!看出来了吗?!”这老头看到秦奋脸上的笑意,倒是有些着急起来。

    “玉水仙簪!”

    秦奋说出四个字之后,这老头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一下,双眼之中更是充满了震惊,没想到一连三天摆摊都没人看出他这东西,可是这年轻人一上眼就说出了这个玉簪子的名字。

    “小伙子,你的眼力不错,那你说说这玉!”这老头急忙再次问道。

    “老坑冰种,而且是极品冰种,所以才可以雕刻出如此精巧的东西,您看这上面的沁色,我觉得曾经应该是入过土!”

    秦奋犹豫一下,再次说道。

    这下这老头的脸色变化的更厉害,满眼激动的盯着秦奋,忍不住说道:“终于是遇到一个知音啊,说实话,这东西的确是入过土,但是绝对不是盗墓来的,而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至于他们是怎么得到的,我便不清楚了。”

    古玩行编故事的比比皆是,不过此刻秦奋却看不出对方是在编故事说瞎话,所以轻笑一下,继续说道:“那老爷子开个价吧,我女朋友看上这玉簪子了。”

    听到这话,这老头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秦奋很是好奇的打量这老头脸色的变化,心里认为,这老头一定是觉得刚才话说的太满了,心爱之物恐怕是难割舍,甚至要漫天要价了。

    “老爷子,你放心吧,我不会白要你的,该多少就多少,价格合适我就收了。”秦奋为了让对方没有顾忌,当下再次说道。

    说白了, 若灵既然喜欢,那他就是花再多的钱也会买给她了。

    “小兄弟,你小瞧我老头子了,我可不是因为刚才的话,才会犯难的啊!”这老头许是看出秦奋的心思,当下摆手道。

    “哦……那您是有什么顾虑吗?!”秦奋心中一动,继续问道。

    “不是,其实这东西的确是祖上传下来的,但是我一直不知道这玉水仙簪出自何人之手,上面没有任何落款,这是我一大遗憾啊!”这老头倒是毫不掩饰的说道。

    秦奋听罢,再度拿起这玉水仙簪端详了一下,随后露出一抹笑意,小心的将玉水仙簪放下。

    “小伙子,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如果真看出来的话,你就告诉我,放心我一定会兑现我的诺言的!”这老头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

    “老爷子,您知道陆子冈吗?!”

    “陆子冈?!”这老头脸色一变,急忙追问道:“你说的是明代嘉靖万历年间的玉雕大师陆子冈吗?!”

    “呵呵,正是此人!你这玉水仙簪就是出自他之手。”秦奋也无心隐瞒。

    “可是陆子冈不是在他的玉雕物件上都雕有‘子冈’二字吗?!可是我研究了这么久,始终没有看到这落款啊!”老头有些疑惑的说道。

    “陆子冈自幼就心灵手巧,素有‘碾玉妙手’之称,世人称他雕刻的玉为子冈玉,而落款也无固定之处,不论是玉杯还是玉壶,甚至其他物件,例如这玉水仙簪,他的落款都是没有固定之处,而这玉水仙簪的落款,却更是隐藏的深啊!”

    听到秦奋头头是道的述说,这老头的脸上已经掩饰不住激动,因为他相信,秦奋已经是看出这玉水仙簪的落款究竟在什么地方了。

    “兄弟,你快告诉我,这玉水仙簪的落款究竟雕刻在什么地方?!”这老头已经是满脸的迫不及待。

    “您手里有放大镜吗?!”

    “有…有!”

    这老头急忙从外衣兜里,掏出放大镜递给了秦奋,秦奋接过放大镜一看,摇了摇头,四下一撇,发现旁边隔着一个摊子,正好是摆着一些古玩行平时用的东西,光是放大镜就有好几种倍数的。

    “老板这100倍的可调放大镜多少钱?!”

    “一百块!”

    “嗯,我买一个!”秦奋知道这价格有些高,但是也没有还价,直接给了对方一百块钱,拿了一个60到100倍的可调放大镜,这要比老头那普通的放大镜好上几倍不止。

    秦奋将放大镜的倍数调到100倍,然后递给老头,说道:“老爷子,你仔细瞧瞧这玉簪镂空的那花枝的内壁上,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这老头急忙接过放大镜,然后将玉簪小心的拿起来,用放大镜仔细一瞧,须臾,老头拿着玉簪的左手,忽然颤抖了起来,嘴里不禁碎碎念道:“是了,是了,子冈……是陆子冈的东西。”

    老头将玉水仙簪放下,满脸激动的看向秦奋,说道:“小伙子,你真是好本事啊,你快说说,你是怎么看到这上面有子冈二字的?!”

    秦奋看到老头这么激动,心中一动,只好说道:“我混古玩一行,偏爱收玉,实不相瞒刚才看到这玉簪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陆子冈,因为和这造型类似的玉簪,我之前见过一枝,尤其看过这雕工之后,基本确定就是陆子冈之物,所以才贸然猜测的,没想到还被我蒙对了。”

    “哈哈,你这小家伙不简单呐,这哪里是蒙的,简直就是本事,没想到这竟然真的是陆子冈之物,可惜这些年一直没有看到他的落款,要不是你帮忙,这辈子我都解不了这惑了。”老头忍不住大笑着感叹了起来。

    “说起来,陆子冈终是因为给万历皇帝雕一玉壶,违背皇帝的落款意愿,最终被处死,实在是让谈叹息了。”秦奋再看一眼这玉水仙簪,同样是感叹了一声。

    “是啊,自古天妒英才!”老头点点头,继续说道:“小伙子,认识你也算是一种缘分,这地摊我也不摆了,看你们也不像本地人,走,我请你们吃馆子去,算是感谢你为我解惑,不过放心我不会赖账的,这玉水仙簪我送给你了。”

    这老头倒是个爽快人,虽然是祖上传下来的,竟然还要免费送给秦奋这玉水仙簪。

    秦奋看到老头双手捧着玉水仙簪递过来,急忙摆手道:“老爷子不说其他,但是这老坑极品冰种就值个七八十万了,而且是陆子冈的玉水仙簪,少数也在百万以上了,这我可不能白要!”

    “呵呵,咱们认识一场也算投缘,你帮我解了几十年的疑惑,这东西送给你值了。”老头再次说道。

    “那可不行,这样吧,既然老爷子非要谢我,那就请我吃个饭,然后我好向您讨教一些逐县的事情,毕竟我人生地不熟的,需要了解的地方很多。”秦奋犹豫一下,再次说道。

    “好,那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聊!”这老头倒是爽快,说罢,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就在这时,摊子前再度走过来六七个年轻人,看了一眼老头,满脸嘲弄道:“老头儿……你这也摆摊半天了,看样子也开张了,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管理费可是要交的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