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吹曲鼻箫试侬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一出饭馆,慕芷柔就朝着秦奋一脸严肃道。

    “古玩一行怪人很多,我们先回去,我让徐会长他们调查一下,这个符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秦奋说罢,拦住一辆出租车,朝着陵水宾馆驶去。

    等到回到宾馆房间之后,秦奋便迫不及待的将鼻箫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端详了起来。

    慕芷柔看到秦奋双眼冒光,当下好奇的问道:“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说,这东西有什么好的了吧?!”

    “呵呵,等我一下,我先去打个电话!”秦奋说罢,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哼,故弄玄虚,那好吧,你打电话,我先冲个凉!”慕芷柔说罢,直接去了洗浴间,须臾只听得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喂……徐会长我是秦奋啊!”

    “怎么样?!到了琼南省那边了吧?!”徐鸿鸣一听是秦奋的声音,急忙问道。

    “嗯,到了,我给您打电话,是想要你帮我查一个人!”

    “什么人?!”

    “陵水县文物协会的会长符明,您认识这个人吗?!”秦奋直接问道。

    “符明?!”徐鸿鸣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停顿了片刻之后,终于是说道:“我说这个人这么熟悉呢,这人我听陶老说过,他跟这人很熟悉,正好他也在我旁边,让他跟你说。”

    秦奋一愣,心想这陶老人脉还真的够广的,天南海北的都认识。

    “秦奋,哈哈,这个符明可不简单,算是对文物事业贡献巨大啊,他这些年一直致力于黎族那边的文物保护工作,而且这人做事很正直,我当年在陵水的时候,跟他关系不错,对了,你是见过这人吗?!”

    听到陶老的话,秦奋心里就放松了不少,当下笑道:“我今天在地摊买了一支鼻箫,算是个老物件了,结果被这符明看到了,要出十万块买我的,不过我没有卖,他也没有纠缠,所以我就想打听一下这个人的为人!”

    “呵呵,看来你小子这次又捡漏了,放心吧,这人值得交往,他如果真为难你,给我打电话就行!”

    “我明白了,多谢陶老。”

    “呵呵,不说这个,对了,关于那块陶片的事情,现在有线索吗?!”

    “暂时还没有,明天我还会过去的,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秦奋说道。

    片刻之后,秦奋挂掉电话,目光落在这鼻箫上面,只见上面的光圈缓缓浮现,这让秦奋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激动。

    不过,同时也有着莫大的疑惑,这光圈不是魂气也不是灵气,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就在秦奋百思不得解之际,慕芷柔已经裹着一块浴巾走了出来。

    秦奋目光落在慕芷柔身上,眼睛顿时就直了,这简直就是出水芙蓉啊,想着想着口水就流了下来。

    “坏蛋,不许看了!”慕芷柔发现秦奋的不对劲,当下脸色一红,白了秦奋一眼,然后快速走进卧室,须臾已经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嘿嘿……真小气,看看都不行!”

    “不许看!”慕芷柔俏脸再次一红,嗔怪道:“赶快告诉我,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好吧,其实鼻箫距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属于边棱音乐器,它的声音低沉悠远、娓娓道来,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简直如天籁之音,是男女互诉衷肠的首选。”

    “还有这种事情,你是说,这里的男女靠吹鼻箫谈恋爱吗?!”慕芷柔好奇的问道。

    “呵呵,可以这么说吧,一般小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吹起鼻箫,曼妙的声音,响彻山寨,而心上的姑娘也会吹鼻箫示意,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古老凄美的爱情传说。”

    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什么传说,快给我讲讲!”慕芷柔好像是被勾起了很大的兴趣,急忙朝着秦奋说道。

    看到慕芷柔一脸的好奇,秦奋面露一丝笑意,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很高冷的慕芷柔,竟然也有这么八卦的一面,当然这在秦奋认为,这才是慕芷柔最可爱的一面。

    “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对青年男女相爱了,可是正当结婚的时候,女孩却被一个峒主给看上了,所以就将女孩抢走,这对恋人见不到面,小伙就每天唱歌传情,被峒主知道之后,将他的舌头给割了下来,然后发配到一个偏远的山林之中……”

    “啊……真是残忍,这峒主就该千刀万剐!”慕芷柔当下脸色一变,冷冷的说道。

    “小伙没有了舌头,他便砍了一节竹子,然后用鼻子吹奏自己的痛苦和思念,姑娘知道后感动不已,后来小伙被峒主处死,小伙托人将鼻箫送给姑娘,后来姑娘逃出来之后,来到小伙的坟前,悲痛欲绝的吹了一曲小伙生前吹的曲子,然后姑娘抱着鼻箫死在了小伙坟前,后来这鼻箫就代代流传了下来。”

    “呜呜……”

    秦奋讲这传说的时候,手里一直拿着鼻箫,当他讲完之后,心里同样有一种莫名的悲伤,可是当他回过神之后,却发现慕芷柔已经流下了两行清泪。

    “呵呵,好了,这就是一个美丽凄凉的爱情传说,不一定是真的!”

    秦奋话音一落,惊异的发现,手中的鼻箫,上面的光圈忽然波动了起来,而且波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就在秦奋疑惑间,耳边忽然响起一声清幽悲凉的鼻箫声……

    下一秒,只见这鼻箫上面的光圈,已经开始缓缓进入到秦奋的大脑之中,就在秦奋惊诧间,又是一道悲凉、凄美的声音在大脑缓缓响起,秦奋急忙闭上眼睛,小心的听着这首曲子。

    这首曲子,犹如故事一般娓娓道来,不过听起来却有着一种凄凉的感觉,秦奋听着听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而且脑海仿佛出现一个黎族女孩,穿着特色的服装,翩翩起舞,旁边坐着一个黎族小伙吹着鼻箫,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恩人,谢谢你还记得那个美丽凄凉的传说,陵水县偏远深山之中,有一处坟茔,现在被歹人给挖开,希望恩人可以帮忙重新填补!这支鼻箫就作为对恩人的报答吧……”

    就在秦奋潸然泪下之际,忽然脑海响起一道曼妙的少女声音。

    “秦奋,秦奋……你怎么了?!”

    就在秦奋沉浸在大脑画面之中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急促的呼喊,秦奋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慕芷柔正满脸惊讶的望着自己。

    “秦奋,你怎么哭了?!”慕芷柔看到秦奋脸上挂着的泪痕,再度问道。

    “哦……没什么!”秦奋急忙抹去脸上的泪水,看来传说不一定是假的,刚才脑海的一切,他完全记在了心里。

    秦奋收拾了一下心情,将目光落在鼻箫上面,只见上面的光圈已经消失不见,秦奋一愣,忍不住喃喃道:“怪不得关于这鼻箫的曲子,还有一句黎谣呢。”

    “什么?!”

    “呵呵,‘抛个石头试水深,吹曲鼻箫试侬心。’”秦奋朝着慕芷柔轻笑一下,然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声说道。

    慕芷柔俏脸一变,柳眉微蹙问道:“老公,你到底怎么了?!”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这支鼻箫就是就是传说中那个小伙子为姑娘演奏的鼻箫。”秦奋紧紧的搂住慕芷柔说道。

    望着秦奋的表情,慕芷柔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刚才秦奋的反常,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他不是一个轻易流泪的人,可是刚才分明是流下了眼泪,这就说明,秦奋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且和这支鼻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两人都是玄术高手,慕芷柔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猜测。

    好一阵之后,秦奋才恢复过来,面带微笑的朝着慕芷柔说道:“抽空我们去一趟陵水县远处的深山之中!”

    “做什么?!”

    “呵呵,我答应了别人一件事情,所以必须去一趟!”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听到这话,慕芷柔的目光忍不住落在鼻箫上面,看来秦奋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且他深信这鼻箫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在慕芷柔看来,秦奋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反应,完全是因为已经是天阶的修为导致的。

    自己虽然也是半步天阶了,但是两人的本事却是天壤之别。

    “好了,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能跟我说,我也不问了,不过现在咱们还是看看你另外一件宝贝吧!”慕芷柔再看一眼秦奋,随后柔声说道。

    “什么啊?!”秦奋一愣。

    “当然是那块双面绣手帕了,你不是说那是宝贝吗?!”慕芷柔从秦奋怀里起来之后,说道。

    “嘿嘿,你不提醒我都给忘记了。”说话间,秦奋从包里掏出那块双面绣手帕。

    慕芷柔看到这上面实在是埋汰的厉害,直接接过来说道:“等一下,我先去把这上面的脏东西洗一洗。”

    “啊……那你小心一些,这可是宋代的东西,别给洗烂了!”秦奋急忙朝着已经站起身的慕芷柔说道。

    “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慕芷柔笑道。

    慕芷柔在手帕上蘸了一点水,然后小心的将上面的污渍弄下去,可是就在手帕全部沾了水之后,慕芷柔忽然柳眉一竖,目光紧紧的盯着手中的手帕。

    “秦奋,你快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