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秦奋直言打赌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哈哈,你小子啊,跟我们你还这么客气干嘛!不过说实话,那些收藏界的人物,虽然不太好搞定,但是普通收藏者手里的东西,很多都是愿意委托拍卖公司拍卖的,我这几年因为参加一些电视鉴宝节目,所以私下认识了不少这样的藏友,他们手里或多或少的有些宝贝,而且搞不好还会有价值连城的东西呢,到时候我给你联系一些。”

    “呵呵,那真是太好了,谢谢陶老了。”秦奋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感谢道。

    说实话,秦奋正德斋的东西虽然多,但是也不能全部拿来做秋拍,而且秦奋也不想用自己的东西欺骗自己,到头来,公司还是起不到很好的宣传效果,那就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鸿盛拍卖公司,虽然秦奋在心里根本没把鸿盛放在眼中,但是这个人毕竟是以阴险毒辣著称的,提防一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好了,跟我这老家伙,你就不要客气了。”陶博儒说话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徐鸿鸣。

    只见对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陶博儒大脑一转,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情,急忙朝着秦奋说道:“要说这京城,可是有一个相当厉害的瓷器收藏家啊,据说家里光是瓷器重器就有好几件,要是他能来参拍,那对于你的公司,可是有着天大的帮助的。”

    “这么厉害?!”秦奋听到这话,脸上同样是忍不住露出一抹震惊来。

    “呵呵,当然了,不过这人可是十足的貔貅了,他手里的瓷器可一般不会拿出来的,而且就算是别人看一眼,他都觉得像是身上被人割下几块肉一般!”陶博儒再度笑道。

    秦奋眉头一皱,随后有些失望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点可能都没有了,时间剩下不多了,既然人家性格使然,咱们也没必要强求了。”

    看到秦奋失望的表情,陶博儒忽然露出神秘一笑,说道:“秦奋啊,我说的这人的确是这个样子,但是任何人都有例外,这个人也有,能随便看他宝贝的人,可是大有人在啊!”

    “哦……那陶老,看来你是很了解这个人了……”秦奋眼珠子一转,急忙问道。

    看到秦奋和陶博儒一来一往的说话,徐鸿鸣终于是坐不住了,抬起头朝着陶博儒冷哼道:“你这老东西,有什么话明说就行了,非要拐弯抹角吗?!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想帮助秦奋呢?!”

    这倒是让秦奋有些意外,这半晌不说话的徐鸿鸣,看起来好像已经又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秦奋猜测的没有错,就在刚才徐鸿鸣的确在心里不断的合计这件事情,而且考虑来考虑去,他终于是明白,秦奋之所以来找他们帮忙,一方面是因为人脉不太广,而另外一方面,秦奋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这才导致他来找他们的。

    “哈哈,我就说嘛,你这老家伙,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陶博儒看到徐鸿鸣的表现,当下大笑一下,随后转脸朝着秦奋说道:“我说的这个人就是徐鸿鸣,他跟那个大收藏家关系可不浅,而且只要那收藏家一收到好东西,就肯定会来找这老家伙,然后让他帮着去掌眼的!”

    其实刚才陶博儒那么神秘的一说,秦奋就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没想到这还真被自己猜中了,跟大收藏家关系好的人正是徐鸿鸣。

    “哼,这个不用你说,我自己跟秦奋说。”

    徐鸿鸣白了陶博儒一眼,然后朝着秦奋认真说道:“其实这老东西刚才说的没错,我的这个朋友叫牛逸,人如其名一副牛脾气,但却喜欢安逸,不了解他的人,根本接受不了对方的牛脾气,其实这人骨子里还是很喜欢恬淡安逸的,所以,即便喜欢收藏,但是却不喜欢在公共场合露面,甚至靠一些活动,提升自己的名气,所以,他在瓷器收藏界,算是很神秘的存在了。”

    “牛逸?!”秦奋眉头一皱,大脑飞快运转,片刻之后,终于想到一个人,急忙朝着徐鸿鸣说道:“徐老你说的是不是号称现代瓷器收藏第一人的牛逸呢?!”

    “怎么?!你也听说过他的名字?!”徐鸿鸣一愣神,急忙问道。

    “嗯,我之前在古玩街听过这人的名字,当然我之所以记住这个人,完全是因为他的外号。”秦奋点点头说道。

    “呵呵……”徐鸿鸣听到秦奋的话,也是苦笑了一下说道:“的确,因为他对瓷器都到了痴迷的地步,所以坊间的同行,就给他起了一个‘瓷迷’的外号,听起来多少有些伤大雅!”

    秦奋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潘街那边,听到这人的外号,当下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瓷迷听起来很像是‘痴迷’,再往深想的话,他就想到老家骂人的一个词,叫做‘痴迷信眼’,意思就是这人脑子是有问题,不灵光不活泛的样子。

    “徐老,你能不能帮我跟他说说,看看能不能参加我们这次拍卖会?!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很想认识一下这个大人物!”秦奋当下也不掩饰自己的心思,朝着对方说道。

    徐鸿鸣脸色凝重的沉思了,最终朝着秦奋说道:“这件事情我先去跟他通个气,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有戏的话,我就带你过去见他,说实话,他一般很少见陌生人的!”

    秦奋考虑了一下,只好点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徐老了,放心我们公司绝对不会让他的东西流拍或者没有拍出他心里的价位的!”

    “这个先不说,老陶说的没错,这人很怪,看重的不是钱,在他眼里,他手里任何一件东西都是无价的!”徐鸿鸣点点头,说道。

    “好吧,那就麻烦徐会长了。”

    “这是说的什么话,其实我也很惭愧,老陶说的没错,我这人就是个官迷,所以有些事情,做之前不得不考虑的周全一些,所以看起来就没有老陶活的那么潇洒了,不过放心吧,这次去找牛逸,我一定全力以赴,争取说动他!”

    “呵呵,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这不是徐老的错,我心里也不会有不舒服的!其实来到京城,几位对我的帮助已经够多的了。”

    “秦奋,千万不要说这些了,要说感谢,我徐鸿鸣应该谢谢你,这样,你先跟陶老坐一会儿,早上的时候牛逸就给我打电话了,前几天刚收了一件清代的青花梅瓶,想让我过去看看,正好趁着这机会,我先去探探底!”

    “嗯,有劳徐老了。”

    听到这消息,秦奋的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当下朝着徐鸿鸣客气道。

    片刻之后,一行三人离开徐鸿鸣的办公室,送走徐鸿鸣之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陶博儒的办公室中。

    “秦奋,你刚才说迫不得已而为之,是不是话里有话啊?!”陶博儒给秦奋泡了一杯茶,随后脸上带着一丝疑惑道。

    “呵呵……”秦奋接过茶杯,苦笑了一下,说道:“陶老说的没错,的确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缘故,所以我才会有些着急的!”

    “应该跟鸿盛拍卖品公司有关系吧?!”陶博儒再度问道。

    “嗯,鸿盛今天去我公司了……”

    “他去找事?!”

    “是,不过被我的保安,将他带来的人全部撂倒在地了,不过这人还不死心,竟然要跟我比一个月之后的秋拍,输的一方必须公开道歉,而且公司直接关门歇业!”秦奋点头道。

    “哎呀,秦奋你还是年轻啊,这个鸿盛是什么人,经过了解之后,你肯定也明白了,先不说他的公司规模多大,就说这个人吧,阴险狠毒的,为了打败竞争对手,什么极端的办法都能想出来,所以,这一次你可是有些心急了!”

    陶博儒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担心来。

    看到陶博儒的样子,秦奋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当下朝着对方说道:“其实当时我没想那么多,甚至知道对方是一个圈套,但是以我的性格是不可能退缩的,再说,我根本没想这么深远,我只知道对付一个鸿盛就好比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秦奋,我知道你的本事,但是在京城这个圈子里,还是有很多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呢,如果鸿盛跟你打赌,我想他们也会千方百计的找大的委托人,而且暗中肯定也要对你的公司做手脚,所以,秋拍之前你必须要小心一些!”

    陶博儒忍不住提醒了秦奋一句,不过看得出,他的心里还是很担心的,毕竟他也曾经跟鸿盛打过交道,知道对方的为人。

    “多谢陶老担心了,不过关于秋拍的事情,既然已经应承了下来,那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都得上,再说了,到时候胜负还有着很大的悬念的!”

    其实秦奋没有将话说透,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鸿盛彻底的搞垮,即便是鸿家出面撑腰,那他秦奋也不会有一丝怯场的。

    “好吧,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那我就不说了,这样,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忙你的,我现在就去找我认识的那些藏友,还有一些大家,希望他们能愿意让你们公司来拍卖东西!”

    “多谢陶老了,那一起走吧,正好要去潘街找一下郑伯元郑老呢!”秦奋说罢,两人均是点点头,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陶博儒离开之后,秦奋对着头顶的大太阳,舒服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打车朝着潘街驶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