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秦奋盛气斗瓷迷

    很快两人来到别墅大门口,徐鸿鸣直接在门口的可视电话上摁了几下。

    “老牛啊,我又回来了,而且还给你带了一个朋友,你们认识一下!”别墅里的人接起电话之后,徐鸿鸣当下大笑道。

    “哼,我说老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非要逼我不成,我都说了,我不去参加什么拍卖,你要是把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要再这么做了,要不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倔强的声音。

    听到这话,秦奋的脸上多了一抹神秘笑意。

    “我说你这老东西,咱们这么多年的老相识了,你说这话不让人寒心吗?!每次你买东西吃不准的时候,是谁帮你掌眼的,我跟你要过一分钱吗?!现在你就这么对我的吗?!那好,如果你以后不需要我徐鸿鸣了,那我现在就走,以后你是你我是我!”

    秦奋听到这话,忍不住再度露出一抹笑意,这两人的年龄加起来一百多岁了,可是眼下的对话,却跟小孩一样。

    “咔!”

    片刻,只听得大门发出一声响,随后缓缓的打开了一半,徐鸿鸣当下回头朝着秦奋摇头苦笑道:“没办法,对付这种家伙,只能用些幼稚的办法了,让你见笑了。”

    “呵呵,徐老这才是童心未泯呢,我很羡慕你们两个的友情。”秦奋摆摆手,朝着徐鸿鸣笑道。

    两人迈步进入院子里之后,别墅的防盗门也开了,徐鸿鸣朝着秦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秦奋也不客气首先一步迈进别墅之中。

    两人一进别墅客厅,秦奋就被眼前的布局给吸引住了,这装潢看起来格外的考究,而且基本全都是实木装饰,尤其墙上还挂着几幅当代著名画家的真迹,上面隐约散发着意思是的魂气,这让秦奋不得不佩服,这牛逸虽然喜欢安逸,但是生活却一点也不低调啊,光是墙上的画,价值起码就在千万以上。

    “哼,老东西,你到底要干嘛,还让不让我清净一下了,你不累我还累呢!”

    就在这时候,客厅靠近窗户的地方,一张藤椅上正坐着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朝着徐鸿鸣冷声质问道。

    “老家伙,不是我想打扰你,你说你也太小气了,你收藏了上百件瓷器,拿出来一两件就这么难吗?!”徐鸿鸣当下眉头一皱,朝着窗户前走去。

    秦奋小心打量了一下这老头,穿着一身宽松的绸缎服,手里不停的把玩着两颗狮子头,看上面的包浆起码有些年头了,已经成了暗红色。

    虽然胡子邋遢看起来倒是面色红润,没有一丝的病态,一副隐世高手的样子。

    秦奋知道,像他们这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多半都是不修边幅的,还有一点,他们出去寻宝的时候,以这样的形象,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也是为了少些麻烦。

    当然还有一种,那就是天生就是邋遢人,没办法。

    “咱们两人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听我将家里的藏品拿出去拍卖了啊?!告诉你我的钱足够我过完这一辈子了,不需要拍卖我的藏品!”

    牛逸根本看都没看秦奋一眼,再度朝着徐鸿鸣说道。

    不过秦奋却没有生气,像这种眼高于顶的人,多少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况且这次是来求人家办事的,适当低调大度一点没有坏处。

    “你这老家伙,那我问你,你留着你那些宝贝干嘛?!希望给你往出生小的吗?!还是要带进棺材板了,你也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多少年?!为什么现在不把它们拿出来,让它们发挥它们的价值呢?!”

    徐鸿鸣当下没好气的问道。

    “哼,我才不听你这老东西的忽悠呢,我要把这些东西都留给我的儿女,至于我死了以后,他们怎么处理,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反正眼不见心不烦,现在让我拍卖,门儿都没有!”

    这牛逸果真是个牛脾气,倔的一点余地都没有!

    “好吧,我不跟你争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奋,正德斋的老板,同时也是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的鉴宝师,当然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我们文物协会的副会长!”

    徐鸿鸣看到秦奋已经晾在一边有一会儿了,深怕秦奋会生气,急忙朝着牛逸介绍道。

    “牛老你好,我叫秦奋!”

    秦奋急忙微笑一下,弯腰朝着牛逸伸出手。

    可是这牛逸,仿佛根本没听见没看见一般,连眼皮子都没抬,秦奋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只好收回悬在空中的手。

    心想,看来跟这老东西来软的是不行了。

    有这想法之后,秦奋已经计上心来。

    一旁的徐鸿鸣看到秦奋的脸色,当下也是尴尬一下,朝着牛逸再次冷喝道:“老牛,你这是干什么,年纪一大把了怎么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了吗?!”

    “哼,真不知道现在古玩街是缺少人才了,还是你们协会没人了,毛还没长全呢,就敢混这一行了!”

    牛逸当下也是没好气的低着头冷哼道。

    “你”

    徐鸿鸣正要说话,秦奋轻轻拉了对方一下,徐鸿鸣看着秦奋面带微笑的样子,只好将话咽进了肚子里。

    “早就听说牛老号称瓷迷家里有着不少的珍贵瓷器藏品,原本想过来拜会一下牛老,顺便有幸看一看您的藏品呢,不过现在我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了,说实话,在你们面前我的确就是毛还没长全的后生晚辈,但是你这倚老卖老的姿态,实在是让我反感,即便你家里瓷器如山,我也不屑一顾,我看你这瓷迷的名号还是改改吧,不如叫痴迷信眼好听!”

    秦奋一语说罢,脸上再度露出一抹冷笑。

    徐鸿鸣没想到秦奋会说这些,当下心中充满了紧张,果然,牛逸听到这话,老脸瞬间憋得通红,腾地一下从藤椅上站起来,老眼直接落在了秦奋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

    “小子,你的胆子可真是不竟然敢说我痴迷信眼,这么多年来,敢在我面前耍横的你算是第一个了!”

    “呵呵,你错了,我不是跟你耍横,因为你根本不值得我跟你耍横,我只是想告诉你一点,即便你名号再大,家里宝贝再多,人的品德一旦丢了,那你就算守着金山银山,也都是一堆废物!”

    秦奋冷笑一声,再度说道。

    这话一出,整个别墅的客厅,空气都仿佛凝滞了,尤其徐鸿鸣现在是满脑子的后悔,他知道秦奋的性格,牛逸这么说他,秦奋肯定是会反击的,只是没想到这反击来的这么猛烈,不说别的,这次邀请牛逸参加拍卖会的想法,基本上是落空了。

    牛逸老脸逐渐变成了酱紫色,望着秦奋的一双老眼,好像能够喷出火来一般。

    “哼,外界传言果然不假,说是京城秦家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不单单鉴宝本事厉害,而且嘴上功夫同样厉害,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现在看来这传言倒是不假了,不过,我告诉你,我牛逸不怕你秦家,如果你来硬的,别怪我老头子不客气!”

    牛逸甩下一句话之后,再度坐在藤椅之上,端起自己的紫砂茶杯猛地喝了一口。

    “你错了,我秦奋从来没有靠过秦家,我能有今天的成绩,完全是我自己靠本事赚来的,至于我为什么要说这些,我想你比我清楚,你的为人做事,已经暴露了你的性格,说实话,我很痛心,堂堂华夏的瓷迷竟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东西!”

    “啪!”

    秦奋话音一落,牛逸直接将手中的紫砂茶杯狠狠在摔在了地上。

    “老牛你这是干嘛?!”徐鸿鸣看到满地的紫砂碎片,急忙是脸色难看的问道。

    “徐鸿鸣我真的如他说的那样吗?!你带着这个小子过来,是不是想要将我活活气死呢?!”

    “老牛你说的这都是些什么话!”徐鸿鸣说罢,目光落在秦奋身上,说道:“秦奋你也消消气,他就这么一副脾气,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呵呵,徐老,我并不生气,而且我也想明确的告诉你,牛老面色红润,而且两眉之中,长寿眉已经清晰可见,一看就是长寿之命,起码能活到一百岁!”

    秦奋轻笑一下,再度说道。

    “徐鸿鸣,你要不想我现在就死的话,赶紧带着他离开我牛家,而且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他!”牛逸硬是忍着一口气,朝着徐鸿鸣怒道。

    “徐叔,你这是干嘛,带着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故意来气我爸的吗?!”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二楼,闻讯跑下来一男一女,这男的看到牛逸的脸色之后,急忙跑了过来。

    “这里没你的事情,回屋去!”牛逸看到这年轻人,当下没好气的说道。

    徐鸿鸣看到这两人,当下心中一紧,没想到牛逸的一双儿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对于牛家的儿女,徐鸿鸣是看着长大的,女儿牛萌萌还好些,不过却不爱学习,整天就喜欢舞刀弄枪的,一点不像是个女孩子,至于牛壮壮却是牛逸的一块心病,整天不学无术,跟一些号称这个二代那个二代的小年轻混在一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