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生变故再去牛家

    听到这话,几人的脸色顿时恢复过来,尤其李秋生更是急忙问道:“大哥,你是要让栓柱离开吗?!”

    “大哥,我这次真不是故意擅离职守的,真的是因为兄弟几个实在太饿了,所以我才离开的!我现在就去潘家,大哥你别让我离开!”

    “就是秦奋你到底什么意思?!栓柱在公司一直很努力的!”就连沈安璐都有些意外,冲着秦奋急忙说道。

    秦奋听到这话,顿时一阵头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急忙朝着几人解释道:“你们说什么呢?!我只是说找了份差事,让栓柱去做一下,又没让他离开,再说了,我可能让我的兄弟离开吗?!”

    秦奋这么一解释,众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啊呀,秦奋你说话能不能直白一些,这样说,我们可不都以为你要撵栓柱走呢?!”周子媛当下没好气的说道。

    秦奋简直是哭笑不得,只好点头道:“是我说错了!”

    “大哥,你要我去做什么?!”张栓柱急忙问道。

    “是这样,有个女孩很喜欢功夫,而且性格就跟假小子似的,不过她没有经过太系统的训练学习,所以功夫练得不怎么样!所以,我想让你去教教她!”秦奋直接说道。

    “教功夫啊?!”张栓柱顿时眉头一皱,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怎么了?!不愿意吗?!”秦奋一愣。

    “不是不愿意,大哥既然说了,我肯定没问题,但是我担心公司这边,毕竟鸿盛一直虎视眈眈的,我担心他会来公司找麻烦,秋生一个人忙不过来。”张栓柱急忙解释道。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这段时间会一直在京城,直到秋拍结束。”欺负嫩说罢之后,考虑了一下,只好再次说道:“而且我这次让你过去教人家姑娘是有我的想法的,姑娘叫牛萌萌,是号称瓷迷的大收藏家牛逸的女儿,这老头脾气很倔,不愿意将家里的藏品委托给我们公司拍卖,所以我就想拉拉关系,当然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为了你!”

    “为了我?!”张栓柱一头雾水的望着秦奋。

    其余几个人也是满脸的异样,不知道秦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呵呵,这姑娘应该有而是五六岁了,性格很开朗,而且长得也不错,身材嘛你自己去看了就知道了,主要是这姑娘喜欢功夫,而且就想找个师父好好学习,我觉得你可以过去教教她,万一教出感情,你的个人问题可就解决了。”

    “秦奋,你这招可真是够绝的,果然是撩妹泡妞的高手!”周子媛听到这话,顿时朝着秦奋竖起大拇指。

    “呃现在说栓柱的个人事情呢,别捣乱!”秦奋顿时一脸无奈,急忙朝着周子媛说道。

    “我没说错啊,不信你问璐璐!”周子媛顿时嘟着嘴说道。

    “没错!”

    让秦奋想不到的,沈安璐竟然是同意了周子媛的说法,秦奋顿时一阵无语,无奈朝着两个美女说道:“好吧,璐璐你整天跟媛媛在一块学坏了。”

    “是我学坏了吗?!”沈安璐当下有些不高兴道:“都是你这个大坏蛋,整天东跑西颠的撩妹,不陪我们!”

    秦奋算是听出来了,沈安璐可是一肚子的怨气,想想,看来真的抽出时间陪陪她们,起码要做到雨露均沾了,要不然后院可是要起火了。

    “栓柱,你觉得怎么样?!”

    秦奋急忙将话题转移开,问道。

    张栓柱脸色一红,低着头不敢答话,一旁的李秋生倒是先急了,“哎呀,你个大男人,忸怩个什么劲儿,我看就这么定了,万一能教出感情,你这家伙也就算是脱单了,我还等着喝喜酒呢!”

    “呵呵,秋生说的没错!”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大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最终张栓柱脸红的低声道。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抽时间我带你过去一趟!先见一面再说。”秦奋直接说道。

    “好吧,那我和栓柱先出去了!”李秋生见状,急忙给张栓柱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急忙起身跟秦奋告别。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三人,气氛瞬间沉默了下来,秦奋甚至隐约嗅到一股不祥的气息。

    “哼,你说你,不在京城的时候,我们也不指望了,这在京城了,整天不知道往哪里跑,我们可是听说,你跟潘雨月好像又有些暧昧了啊!”

    终于,周子媛已经是满脸质问的,一双美目落在了秦奋身上。

    “呃天地良心,这件事情我跟琼琼都解释清楚了,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她可怜,所以就帮帮她,再说了,她现在就剩下一个人了,难道不该帮助一下吗?!”秦奋急忙解释道。

    “哼,天下可怜的人多了,你怎么不都去帮助呢?!”周子媛直接反问道。

    “如果可以,我倒是很愿意帮助所有需要我秦奋帮助的人,这也是我做人的一个原则,你们是知道的!”

    “好了,你就不要偷换概念了,我们也不是不让你帮助潘雨月,但是毕竟孤男寡女的应该有个度吧,当然你如果对人家动心思了,那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们是不允许你再胡来的!”这时候,沈安璐终于开口了。

    听到这话,秦奋稍显犹豫了一下,说实话,当他一想起潘雨月那楚楚可怜梨花带雨样子,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很想去帮她。

    “潘明留下很多东西,每一件都价值连城,鸿盛一直虎视眈眈,而且这一次,她已经同意将东西委托给我们公司拍卖了,我想秦宝艺术品公司,能不能在京城立足,就看过段时间的秋拍了,所以,以后我和她少不了接触!”

    考虑之后,秦奋终于是鼓起勇气说了出了心里话。

    周子媛和沈安璐互相对视了一下,对于秦奋这样的回答,两人基本是听出了言外之意,那就是顺其自然了。

    “好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你们两个聊!”

    周子媛当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站起身离开了沈安璐的办公室。

    望着周子媛的背影,秦奋唯有苦笑了一下,心想,女人多了就是麻烦,现在已经有些东风压倒西风的感觉了。

    “我知道,你不会安于现状的!”

    许久,沈安璐终于是无奈的说了一句。

    “璐璐”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既然选择了,我就任命了,你走吧,我还要工作!”沈安璐说罢,直接朝着自己的老板椅走去。

    秦奋知道,自己刚才的话,算是把她们都得罪了,可是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自己改如何的解释,索性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叮铃铃”

    秦奋一出沈安璐办公室的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徐老,怎么了?!”

    秦奋一看来电,正是跟自己刚刚分开不久的徐鸿鸣,当下问道。

    “秦奋,牛家出事了!”

    “怎么回事?!”

    “牛壮壮被人绑架了,而且牛逸接到电话,两个小时之内,必须拿出三千万,而且不允许报警,要不然对方就撕票!”徐鸿鸣急忙说道。

    “这么猖狂?!”秦奋顿时眉头一皱。

    “秦奋,我知道你的能力,你想想办法,看看现在该怎么办呢?!”徐鸿鸣当下有些焦急道。

    秦奋考虑了一下急忙说道:“徐老,这件事情先不要报警,你现在就开车到公司这边,我跟你一起去牛家!”

    秦奋挂掉电话,急忙去了张栓柱的办公室,此刻李生财正给张栓柱检查伤口,看到秦奋面色凝重的进来,急忙站了起来。

    秦奋看了一眼张栓柱的伤口,看起来就是一道口子,应该不会有大碍的。

    “大哥怎么了?!”李生财急忙问道。

    “是这样,牛家出了一些事情,栓柱你伤口要是不碍事的话,我带你过去一趟,正好很牛萌萌见一面,认识一下。”

    “我没事大哥!”

    张栓柱顾不上伤口的疼痛,急忙说道。

    “嗯,那好,秋生你留在公司,有事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了大哥!

    两人来到公司大门口,等了大约十分钟,徐鸿鸣驾车已经赶了过来。

    “徐老说说情况!”上车后,秦奋直接朝着徐鸿鸣说道。

    “我也不清楚,半个小时之前接到的牛逸的电话,听他的声音很焦急,而且感觉他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估计是受到了一定的打击。”徐鸿鸣直接说道。

    秦奋没再问话,而是低头开始沉思起来。

    好在这个时间段路上不是很堵,徐鸿鸣车速很快,半个小时就来到了牛家的别墅区。

    刚停好车子,徐鸿鸣的电话再度响了起来。

    “老牛,我们已经到了!”一看来电是牛逸打过来的,徐鸿鸣急忙说道。

    “徐叔,我是萌萌,我爸晕倒了,你赶快过来吧!”电话里传来牛萌萌急切的声音。

    “什么?!”

    徐鸿鸣急忙朝着牛家别墅跑去,秦奋和张栓柱紧随其后。

    此刻只见牛逸晕倒在地上,而且脸上看起来是一片灰色,牛萌萌跪在地上,怎么叫都叫不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