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秦奋出手救牛逸

    正当她紧张害怕的时候,徐鸿鸣和秦奋已经冲了进来,三人急忙来到牛逸跟前,秦奋蹲下身子小心检查了一下,发现对方还有气息,只不过印堂之处却隐约环绕着一丝灰气,秦奋当下脸色一变。

    “栓柱,来帮忙帮我把他抬到卧室去。”秦奋顾不上其他,急忙朝着张栓柱说道。

    “是大哥!”

    张栓柱急忙上前蹲下身子。

    一旁的牛萌萌刚才只顾着自己的父亲,所以并没有看清楚张栓柱的样子,当她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柳眉一蹙,将一双美目落在张栓柱身上,随后忍不住叫道:“怎么是你?!”

    张栓柱同样一愣,抬头一瞧,眼前的牛萌萌竟然是自己今天救下的那个姑娘,当下脸色一红,说道:“没想到会是你?!”

    这下,一旁的徐鸿鸣和秦奋顿时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萌萌,你们俩个认识吗?!”徐鸿鸣急忙问道。

    “嗯嗯,今天她救了我一命!”牛萌萌略显激动的点点头。

    “好了,先不说这个,先帮我把人抬进卧室!”

    徐鸿鸣不知道,但是秦奋算是明白了,感情张栓柱今天救的人就是牛萌萌,真是无巧不成书,同时,他心里也感觉,给张栓柱说媒这件事情,基本上是有门儿了。

    须臾,在徐鸿鸣和张栓柱的帮助下,秦奋终于是将牛逸抬到了卧室的床上,秦奋看了一眼牛逸,依旧面色发灰,而且牙关紧咬,急忙回头冲着几人说道:“你们先到外面等候,我帮他治病!”

    徐鸿鸣和张栓柱知道秦奋的本事,当下二话不说扭头就朝着外面走,不过牛萌萌却有些为难了,现在昏迷的可是自己的父亲,加上她对秦奋根本不甚了解,所以心里不免有些担心,站在当地左右为难。

    “我大哥的本事很厉害,你相信他没错!”

    这时候,张栓柱看到牛萌萌脸上的担心,心里忽然升腾起一丝勇气,朝着牛萌萌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话,牛萌萌一愣,看起来张栓柱可是要比秦奋大多了,为什么会叫秦奋大哥呢?!不过想归想,但是张栓柱今天救过自己,而且看起来也不是坏人,所以点点头,跟着张栓柱离开了卧室。

    秦奋急忙将卧室的门从里面插好,这才来到床边,三清诀一动,一道精气直接释放出来,将牛逸的身体彻底环绕,随后默念一道驱煞咒,手腕上的佛珠轻轻抖动一下,一道佛气已经快速的朝着牛逸的印堂而去。

    当佛光钻入牛逸的印堂,秦奋清晰看到牛逸印堂之处的灰气,开始猛烈的朝着四周逃窜,不过在佛气的吞噬下,不到一分钟,灰气彻底消失不见,秦奋见状,脸上稍微轻松一下,随后将一道精气落入对方的身体之上,随后秦奋则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咳咳”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牛逸终于是睁开眼睛,艰难的咳嗽了两声。

    “牛老,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秦奋朝着牛逸轻笑一下,说道。

    “是你?!”牛逸当下一愣。

    “呵呵,不错就是我!”秦奋微笑回应!

    “是你救了我吗?!你懂得医术?!”牛逸再度一愣。

    秦奋看到牛逸一脸的茫然,而且面色开始逐渐变得红润起来,这才点头说道:“的确是我救了你,不过我不懂得医术,因为你刚才昏迷,并不是因为病!”

    “那是什么?!”

    “煞气入体!加上你担心你儿子导致急火攻心,所以才会昏迷过去的!”秦奋毫不隐瞒的说道。

    “煞气入体?!”

    “没错,还记得今天我离开的时候,跟你说过的话吗?!收藏可以,但是千万不要碰那些来路不明的东西!”

    牛逸脸色一变,沉思了一下,秦奋走的时候,的确是说过这么一句话,他也是搞收藏一辈子了,当然听出秦奋这话的意思,当下问道:“你是说,我收藏的东西,有来路不正当的吗?!”

    “牛老果真聪明,没错,说实话,我搞古玩的同时,对玄术有些了解,我初见你的时候,就感觉你的印堂隐约有煞气环绕,可是没来得及跟你说,咱们之间就出现了一些不愉快,没想到你牛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这才导致这些煞气有机可乘!”

    秦奋说罢,牛逸的脸色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他对秦奋的话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当他前段时间收了一件元青花之后,就感觉身体开始出现一些状况。

    先是偶尔会出现头晕眼花,继而自己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起来,这段时间甚至整天就想着昏昏欲睡。

    “秦奋,对不起,先前是我的原因,我跟你道歉了。”

    煞气被消除,大脑清醒之后,牛逸的态度终于是发生了变化。

    “呵呵,牛老不用客气,不过,你家里的藏品中,的确是有不寻常的东西,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那对你牛家没有一点的好处。”

    “秦奋,我对我之前对你的所作所为表示歉意,还请你帮我牛家度过这次难关!”牛逸说罢,目光落在秦奋身上,秦奋看得出来,对方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哀求之色。

    “放心吧,我不会计较先前那些事情的,不过眼下,还是你儿子的事情重要,家里的煞气,我暂时帮你封印,等到将你儿子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再帮你抹杀煞气。”秦奋最终点点头答应道。

    “嗯,谢谢你了!”牛逸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朝着秦奋抱拳示意,秦奋微笑回应。

    “走,我带你去二楼,自从前段时间买了一件元青花之后,我的身体就开始出现异常了,说实话,那元青花的来历,的确是诸多疑点,但是我对瓷器简直是瓷迷,所以,即便心里犯嘀咕,但还是买了下来。”牛逸一边朝着秦奋说着,一边下床找了一双拖鞋穿上。

    秦奋也没有说什么,跟着牛逸一起出了卧室。

    此刻,客厅之中,三人一直在紧张的等着,当看到牛逸像是没事人一般走出来之后,几人脸上均是露出一抹惊讶,尤其是牛萌萌,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快就好了,心里更是佩服秦奋的医术。

    “爸,你没事了吗?!”

    “老牛,你这老东西可是吓死我了。”

    牛萌萌和徐鸿鸣急忙站起身走过来说道。

    “唉让你们担心了,老徐,我为今天的事情跟你道歉!”牛逸满脸愧色的朝着徐鸿鸣说道。

    “说什么呢,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吗?!咱们一辈子的交情了,我怎么会生气呢?!”徐鸿鸣当下说道。

    “那你先坐一下,我跟秦奋还有些事情!”

    牛逸说罢,就回头看了一眼秦奋,然后带着他朝着二楼走去,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不知道牛逸这是要干嘛,当然此刻他们谁也没有敢上去问,只能在一楼静静的等待着。

    须臾,牛逸带着秦奋已经来到二楼,顺着走廊,走了几步之后,牛逸停在一间房门跟前,回头朝着秦奋说道:“我一辈子的收藏都在这里了。”

    其实秦奋一上楼,就感觉空气之中有些阴冷的感觉,听到徐鸿鸣说话,他的阴阳眼悄然开启,果然看到一丝丝的煞气,正从门缝一点点的钻出来。

    “牛老,里面有一件东西上面煞气很重,不过你收藏的那些瓷器全都有灵气,所以才将这煞气压制住,但是用不了多久,这些灵气肯定是要被煞气吞噬的,不过眼下还是你儿子的事情要紧,所以,我暂时将这煞气给封印住,之后我再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听到秦奋的话,牛逸的脸上再度露出一抹震惊,他刚刚见识了秦奋的本事,只是没想到,秦奋一上楼,都不用进他的收藏室,就知道了一切,而且还能将煞气封印,这等本事已经不是略懂玄术能够达到的了。

    所以这一刻,在牛逸心里,更是全新的认识了秦奋,直接点头道:“秦少,麻烦你了。”

    说话间,牛逸身体忍不住朝后退了三步,站在秦奋身后一米之外。

    秦奋露出一抹笑意,体内三清诀一动,默念一道封煞咒,只见精气和佛珠之上的佛气,瞬间朝着房门而去,原本正在往外窜的煞气,瞬间朝着里面钻去。

    精气和佛气则直接落在房门之上,秦奋手腕一动,手中已经拿起伏魔神笔,一道七彩封煞印,直接落在房门之上。

    须臾,秦奋深呼吸了一下,这才面露一丝轻松,回头朝着一脸震惊的牛逸说道:“牛老,咱们下楼吧,这里暂时不会有事了,但是切记不要随便打开这道房门!”

    “我我明白了!”牛逸多少有些紧张道。

    片刻之后,两人一同下楼,牛萌萌急忙给两人泡茶,牛逸扫视了一下几人,最终将目光落在张栓柱身上。

    “这位是?!”

    “哦爸,我今天不是跟你说,我出去的时候遇到一群流氓,就是他救了我,没想到巧的是,他是秦奋的兄弟!”

    没等张栓柱说话,牛萌萌已经来到牛逸身边,一脸激动的解释道。

    “哦那真是巧合了!”牛逸同样一脸的意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