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被打醒幡然悔悟

    听到这话,张栓柱脸上终于轻松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秦奋,然后将倒在地上的牛壮壮给扶了起来。

    “你要是早这么说,就不会受这皮肉之苦了,我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你牛家,当然还有萌萌,只希望你不要一错再错!”

    张栓柱脸上露出一抹抱歉之色,朝着牛壮壮说道。

    “哼,滚开!”牛壮壮根本不领对方的情,直接甩开张栓柱的胳膊,踉跄的站在原地,冷漠的望着秦奋和牛萌萌。

    “妹妹,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联合外人来对付你的亲哥哥,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么做就是要让咱们牛家成为京城数一数二的家族,可是你们呢?!没有一个人支持我!”

    牛壮壮朝着牛萌萌满脸痛苦的吼道。

    “哥,你想有所作为我和父亲没有意见,但是你用这样极端的方式,你想过后果吗?!爸爸差点因为你的事情而撒手人寰,你还不知道悔改吗?!”

    牛萌萌双眼含泪的朝着牛壮壮哽咽道。

    “不反对?!他整天就知道他那些瓷器,什么时候管过我?!我就是要靠自己的实力,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

    “呵呵,你的实力,就是自己导演绑架闹剧,而且还是为了你爹的那些瓷器吗?!”秦奋忽然冷笑一声说道。

    “秦奋,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成功了。”牛壮壮怒道。

    “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有人在窥探你牛家了,你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我保证你牛家不出一个月彻底完蛋!”

    “哼,你吓唬谁呢?!”牛壮壮满脸不屑道。

    “我吓唬你?!那我问你,你要瓷器是不是要跟鸿盛拍卖公司合作?!”

    “你你怎么知道?!”牛壮壮顿时一愣。

    “鸿盛在圈子里的名声,谁不知道呢?!你以为鸿盛真的是看上你的本事了吗?!再说了,你有什么本事值得鸿盛跟你合作呢?!无非就是你爹手里的那些东西!到时候如果东西交给鸿盛,我保证你牛家将彻底完蛋。”

    “秦奋你真是好算计啊,你也是搞拍卖公司的,而且还是个刚成立的小拍卖公司,这么做无非就是在借着鸿盛的影响力,提高你们公司的名声罢了。”牛壮壮一脸轻蔑道。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回去跟你爹说去吧!”秦奋说罢,无奈摇摇头,转身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张栓柱急忙来到牛萌萌身边,轻声说道:“我背你吧!”

    “不用了,我去看看我哥哥!”牛萌萌一脸平静的朝着张栓柱说了一句,然后朝着牛壮壮走去。

    张栓柱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有些不知所措的楞在原地,刚刚还好好的呢,这是怎么了?!张栓柱只感觉一阵无语。

    “没事,女人都是这样子的,善变!”秦奋回头看到张栓柱一脸蒙圈,当下朝着他轻笑一声说道。

    这话也是说出了他自己的心声。想起这几个美女现在正跟自己冷战,心里就是一阵阵的无奈。

    一个多小时之后,正当徐鸿鸣和牛逸坐在客厅,满脸焦急等待的时候,牛萌萌已经带着牛壮壮进入了客厅,秦奋和张栓柱紧随其后。

    “爸我回来了。”

    看到牛逸之后,牛壮壮顿时满脸的委屈,朝着牛逸扑了过去。

    牛逸站在沙发跟前,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儿子,就在牛壮壮来到他的跟前之后,牛逸忽然狠狠的甩了对方一个耳光。

    本来牛壮壮的脸已经被秦奋打的肿得不成样子了,又被牛逸扇了一耳光,牛壮壮踉跄几下,差点再度摔倒在地,捂着脸,朝着牛逸叫道:“爸,你干什么?!”

    “干什么?!我就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为了你自己的私欲,竟然搞出绑架这样的闹剧!”

    回来的路上,秦奋已经给徐鸿鸣发了短信,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牛逸知道情况之后,当下一阵痛苦,感叹自己的命运不济,养了这么一个儿子。

    “这能怪我吗?!都是你逼我的,不就是几件瓷器吗?!你就不能痛快给我,让我拿着去创业吗?!”牛壮壮顿时朝着牛逸吼道。

    “唉你想创业我能不支持吗?!但是你这次是跟什么人合作?!鸿盛这个人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吗?!你以为人家真的会看上你,无非就是为了我牛家的东西,告诉你,一旦被他盯上,后果你想过没有?!”

    “我只知道对方很欣赏我的能力!希望跟我合作!”牛壮壮依旧嘴硬道。

    “你的能力?!你有什么能力?!告诉你,前段时间鸿盛拍卖公司派人来过家里,希望我委托他们公司,拍卖咱们家的瓷器,但是我当时就拒绝了,现在找你,肯定就是对方设下的圈套,你还傻呵呵的往里钻呢?!”牛逸当下没好气的说道。

    果然这话一出,牛壮壮脸上满是蒙圈,低头想了前一阵跟鸿盛接触的一系列事情,其中确实存在一些破绽。

    “我问你,这次绑架的事情,是你想出来的,还是有人给你出的主意?!”看到牛壮壮的脸色,牛逸再度冷到。

    牛壮壮身体一颤,抬头看了一眼众人,最终低声说道:“不是我的主意,这几天我认识几个朋友,跟他们说了我的事情,他们帮我出的主意!”

    “报警吧!”牛逸这时候,忽然脸色一沉说道。

    “爸,不能报警,要是报警的话我也是参与者,而且是主谋,那我就完蛋了。”牛壮壮顿时紧张起来,朝着牛逸哀求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牛逸的样子忽然落寞了许多,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老牛你先别着急,壮壮这次知道错了,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的好!”这时候徐鸿鸣只好朝着牛逸劝解了一句。

    牛逸没有理会徐鸿鸣,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秦奋身上,露出一抹感激道:“秦少,这次我牛家的事情多亏你了,我牛逸欠你一个人情,这样,我拿出几件瓷器委托你们公司拍卖!算是我感谢你的恩情!”

    听到这话,几人均是一愣,原本这是秦奋最想的事情,可是此刻却露出一抹笑意说道:“牛老,或许你不了解我的性格,但是徐会长知道,我秦奋不是趁人之危之人,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听到这话,饶是徐鸿鸣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惊讶,不知道秦奋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哦,几位不用这样看着我,说实话,我知道牛壮壮之所以做这样的事情,无非就是想证明自己,可是牛老一直忙于自己的瓷器,所以对他们的照顾就少了许多,这才导致他心里的叛逆,我觉得眼下还是将你家里的事情解决好,然后再说拍卖的事情吧!”

    听到秦奋这话,牛逸心中一动,最终忍不住点头道:“秦少,说实话,刚才老徐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情,我老牛算是彻底服了!”

    牛逸说罢,将目光落在牛壮壮身上,冷声命令道:“这次要不是秦奋,你就见不到老子了,还不赶快谢谢秦奋!”

    牛壮壮眼珠子一转,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他的心里也转变了一些,尤其听到秦奋刚才的一席话,心里也是有些感动,想了一下,朝着秦奋直接鞠躬道:“秦少,对不起都是我太混蛋了,希望你不要跟我计较。”

    “呵呵,不要说这话了,我倒是很好奇,你一直说你有能力,那我问问你,你有哪些本事,不妨跟你爸爸说一下!”秦奋轻笑一下问道。

    “我我平时也很喜欢研究一些瓷器,而且自认为比一般的鉴宝师眼力好。”牛壮壮犹豫一下,终于是朝着秦奋认真道。

    秦奋心中一动,将目光落在牛逸身上,只见牛逸最终还是点点头说道:“他说的没错,从小或许是耳熏目染,这小子对瓷器的眼力,的确很不错,只是我不想让他做这一行!”

    “为什么?!”秦奋顿时有些好奇。

    “因为我妈妈”这时候牛萌萌忽然眼圈泛红的说道:“当年我父亲把家里所有的钱都买了瓷器,而且还都是假货,当时家里一分钱都没有,我母亲因此生了一场大病,就因为没钱医治,最后离开了我们,从此我父亲的性格就变了,变得性格孤僻,不愿意跟人交流,整天闷在家里研究瓷器,他不想我哥哥重蹈他的覆辙!”

    听到这话,秦奋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怪不得牛逸的脾气那么古怪呢。

    “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儿,所以,我为我今天对秦少的态度道歉了!”牛逸感叹了一声说道。

    “其实牛老,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该释怀了,牛少既然喜欢瓷器,你就不要阻拦了,毕竟以后牛家还要靠他呢,总得有一技之长吧。”秦奋认真的说道。

    “是啊,该过去了,我牛逸也该重新活一回了,这样,既然你喜欢,就去做吧,我支持你!”牛逸经过这次的事情,算是彻底的想清楚了,朝着牛壮壮很是欣慰的点点头。,

    “爸谢谢你,我答应你,我一定不会再跟着那些人混,我好好的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

    父子间多年的疙瘩解开之后,牛壮壮扑到牛逸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一旁的牛萌萌也是满脸的泪水。

    看到一家人这样,秦奋心里也是十分感动,片刻之后,终于说道:“这样,既然牛少喜欢瓷器,那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我秦宝艺术品公司,不过不是合作,而是要经过面试,如果面试通过必须从底层的实习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