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嫌弃身份事难成

    听到秦奋这么一说,在场的人全都一愣,随后将目光落在牛壮壮身上。只见牛壮壮脸上先是露出一抹惊讶,之后便化作了惊喜。

    “秦少,谢谢你,我愿意去,哪怕是打扫卫生也行,我只想实现我自己的人生价值!”牛壮壮朝着秦奋一脸激动的说道。

    “呵呵,既然这样的话,明天你就过去吧,不过现在还是说说你这次绑架的事情吧!”

    秦奋说罢,缓缓的坐在了沙发上,不过当余光瞥见张栓柱的时候,登时眉头一皱,站起来走到对方身边,说道:“栓柱你的伤口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牛萌萌首先反应过来,只见对方缠着纱布的胳膊,竟然被鲜血浸透了,当下脸上露出满满的担心,这伤还是因为救自己弄成这样的,加上现在心里对张栓柱本身就有了好感,所以担心全都写在了脸上。

    “嘿嘿,没事大哥,就是刚才或许是抻了一下,所以伤口又扯开了。”张栓柱朝着秦奋憨憨一笑说道。

    秦奋眉头一皱,急忙去给他弄纱布。

    “伤口不要紧吧?!”

    这时候牛逸也是满脸的担心,这人可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

    “没事,就是些皮外伤!”张栓柱急忙说道。

    一旁的牛萌萌看到张栓柱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伤疤之后,脸上顿时露出满满的担心,转身直接朝着自己的卧室跑去。

    几人一愣神,不知道牛萌萌是怎么了,不过一旁的牛逸了解自己的女儿,他从一开始就小心的观察过,牛萌萌刚才不只一次的偷看过张栓柱,心思基本都写在脸上了。

    所以,有一个难题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很快牛萌萌已经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药箱,此刻的她也顾不上其他人的眼光,直接将药箱打开,从里面拿出红药水,然后用棉签沾上给张栓柱的伤口消毒。

    当棉签一接触伤口,张栓柱忍不住颤抖一下,说实话,张栓柱是真疼了。

    “疼吗?!”牛萌萌看到对方抖了一下,急忙抬起头关心道。

    “不疼,我自己来吧!”张栓柱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别逞能了,再说你是因为我受的伤,我帮你处理吧!”

    毕竟此刻牛逸和徐鸿鸣在旁边看着,牛萌萌犹豫了一下,只好很是冷淡的说了一句。

    一旁的秦奋却一直是面带微笑,看得出来牛萌萌这丫头,是真的对张栓柱动心了,自己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

    牛逸则是一直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给张栓柱包扎伤口,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这几天别沾水,要不伤口容易感染,每天到医院去换药,记住了吗?!”牛萌萌将纱布包好之后,这才一脸认真的朝着张栓柱说道。

    “记记住了。”张栓柱头也不敢抬的结巴道。

    “好了,今天我牛逸谢谢几位了,先是张先生救了我女儿,然后是秦少救了我儿子,这份恩情我记住了,大家快请坐吧!”

    牛逸看到牛萌萌和张栓柱的情况不对劲,当下朝着几人感谢道。

    片刻,几人落座之后,牛逸的目光再度在张栓柱的脸上扫视了一下,人高马大的身材看起来倒是很结实,尤其这长相一看就是老实之人,但是心里不免还是有着不小的担心,毕竟对方是练武之人,这些人的脾气可是不会写在脸上的。

    “张先生,先前你说,你是秦奋公司的员工,那你具体是做什么的呢?!”牛逸考虑了一下,终于是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秦奋和徐鸿鸣,甚至包括牛萌萌兄妹俩,都看出了牛逸的意思,当下牛萌萌脸上有些不自然的低下了头。

    张栓柱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秦奋,只见秦奋欣慰的点点头。

    “哦,牛老,估计是我没说清楚,我现在是天璐珠宝的一名保安!”

    “保安?!”

    听到保安二字,牛逸的眉头顿时一皱,瞬间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这小子怎么这么实在呢?!”秦奋同样是一脸无奈,忍不住暗忖道:“这家伙,真是不会说话。”

    “哦,各位稍等一下!”牛逸沉默了一下,直接起身跟几人说了一句,然后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片刻之后,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走了出来。

    牛逸看了秦奋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张栓柱身上,说道:“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女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别嫌少!”

    “啊牛老,这个我不能要,我就是赶上了,你这样太见外了。”张栓柱一愣,急忙推脱道。

    这下几人都明白了,尤其牛萌萌更是一脸的不开心,朝着牛逸大声道:“爸,你干什么呀?!”

    “臭丫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人家救了你,当然要感谢人家了!”牛逸没好气的朝着牛萌萌说道。

    “呵呵,牛老,你这是真的见外了,栓柱他不缺钱,再说了,你给的这也太少了点吧?!”

    这时候,秦奋刚刚对他恢复的一些好感,瞬间荡然无存,说白了,牛逸这是没看上张栓柱,故意拿钱想要撇清关系呢!

    “秦少,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不要见外,这里面是一万块钱,就当是对张先生的补偿吧,毕竟他受伤了,需要治疗而且还耽误工作啊!”牛逸看到秦奋脸色不对,急忙朝着秦奋说道。

    “牛老,这钱我就不要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不好意思打扰了。”张栓柱说话间,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了一眼秦奋说道:“大哥,我去外面等你!”

    “嗯,好吧”秦奋朝着张栓柱露出一抹笑意,点点头说道。

    “喂你干嘛呀?!你别走啊!”这时候牛萌萌忽然着急了,朝着张栓柱的背影喊道。

    “牛小姐,今天我救你的事情,是我个人行为,我不是冲着这点钱来的,说实话,我真不缺这点钱,在天璐做保安的工资很高的!”

    张栓柱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下,回头冲着牛萌萌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你你个混蛋!”牛萌萌忍不住骂了出来,随后满脸怒色的看向牛逸,“爸你这是做什么?!你是不是看不起人家的职业,告诉你,人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哼,别以为我老了看不出来,刚才你们两个的眼神就说明了一切,怎么?!他就算救了你,莫非你还要以身相许吗?!”牛逸当下也不怕徐鸿鸣和秦奋笑话,朝着牛萌萌喝道。

    “你哼,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上他了,我就是喜欢上他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你管不着!”

    牛萌萌满脸不高兴的甩下一句话,直接朝着自己的卧室负气而去。

    气氛瞬间沉闷了下来。

    徐鸿鸣则是一直很紧张的看着秦奋,只见面无表情的秦奋,忽然苦笑了一下,朝着牛逸说道:“牛老,没想到你也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主,倒是我秦奋眼拙了,没看出牛老还有这一面。”

    “呃抱歉了,毕竟我是个父亲,我希望我的儿女未来都能找到一个好的另一半,说实话,不是我看不起你的这位员工,只是社会地位太悬殊了,这要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牛逸当下朝着秦奋苦闷道。

    说实话,听到这话,秦奋心里还是比较理解牛逸的,毕竟没有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儿女未来过的不好,可是这一次,秦奋是真的不爽了,因为张栓柱是他兄弟,而不是他的手下。

    “牛老这么说吧,栓柱这个人性格直,而且为人也很实在,不会拐弯抹角,还有耍那些花花肠子,他说的没错,现在他是在天璐珠宝做保安,不过却是保安经理,一个月天璐给他的工资超过五个手指头。”

    “呵呵,五千块钱的工资,随便就能找到吧?!”牛逸轻笑一下,说道。

    “呵呵,我说的是五万!而且说工资也不确切,应该算是他们每个月的零花钱,年底的分红,起码在几百万以上!”

    听到这话,牛逸的脸上忍不住尴尬了一下,保安有这种待遇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不过,再仔细一想,挣得再多也还是保安,怎么说都不太好听。

    看到牛逸脸上的变化,秦奋脸上忽然认真道:“还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牛老,张栓柱是我兄弟,生死兄弟,他们如果想要钱的话,一句话我上亿都能给他们,但是他们看中的不是钱,而是我们之间的兄弟情,所以,你刚才的态度实在是有些不妥当了。”

    “我”

    牛逸顿时一脸无奈,正要解释,身旁的徐鸿鸣忽然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秦奋,其实你也该体谅一下牛老,他真的只是为了萌萌好,出发点是好的,这件事情咱们先不说了,还是先让壮壮说说绑架的细节吧!”

    徐鸿鸣知道秦奋是个重情义的人,牛逸这无疑是在惹怒秦奋,所以急忙站出来做了一个和事老。

    “呵呵,好吧,牛老,说实话这次我完全是为了徐老的面子,要不然我真的懒得管这些事情,还有我再重申一点,我帮你们不会要求你们回报的,我秦奋也不是缺钱的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