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七尺男儿伤心泪

    牛逸老脸一红,顿时尴尬一笑,说道:“秦少,是我的态度有些过分了,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希望你也跟张先生说一下,至于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吧!”

    “呵呵,牛老这件事情先不说了。”秦奋露出一抹笑意,随后将目光落在,一脸蒙圈的牛壮壮身上,“你说一下,这次参与绑架的那几个人,都是什么人,能联系上他们吗?!”

    “我也不清楚,就是前几天在酒吧认识的几个哥们,在一起挺聊得来的,他们知道我的事情后,都很同情我,所以就配合我一起演了这么一出。”

    牛壮壮说完之后,低着头不敢去看几人的眼睛。

    “好吧,既然这样,你现在就联系他们,就说你爸同意给你瓷器了,为了感谢他们,约他们去个什么地方见面。”秦奋考虑了一下,说道。

    “秦少,你不会让警察抓他们吧?!这件事情一旦报警的话,那我肯定也脱不了干系,到时候我肯定是要坐牢的!”牛壮壮顿时一脸紧张道。

    “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呢,这样,把他们约出来,到时候我跟你过去,我觉得这几人的接近你的目的不简单!”秦奋冷冷的说道。

    “好,秦少我明白了,我现在就打电话!”

    牛壮壮说罢,直接拨打了出去,可是一分钟之后,牛壮壮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朝着秦奋说道:“他们几个的电话都关机了”

    “看来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你这样,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电话一通立马通知我!”秦奋眉头一皱,说道。

    “我记住了。”牛壮壮急忙说道。

    “秦奋,这件事情不管是谁在背后指使,我看就这样过去吧,再这么查下去,我担心他们更会对付我牛家了,我实在不想找事了!”

    牛逸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朝着秦奋说道。

    秦奋扭脸看了一眼牛逸,其实他也明白,人越老胆子越现在牛逸应该就是担心自己的一双儿女,所以秦奋也没多想,直接说道:“既然牛老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我想对方肯定不会这么算了的!”

    “到时候再说吧,秦奋你提出的事情,我考虑过了,准备拿三件东西出来,委托你们拍卖公司拍卖!”

    这个想法牛逸已经想好了,三件东西虽然不算多,但是有牛逸的名气在那里摆着,到时候肯定会引起轰动的。

    “牛老,一切看你的意愿了,即便你不委托也没有关系!”

    “唉先前是我错了,有眼不识泰山了,你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要是在不知趣的话,那我真就是老糊涂了。”

    牛逸有些惭愧道。

    “呵呵,牛老言重了,那今天先到这里,我先走了,我兄弟还在外面等着我呢!”秦奋轻笑一下,然后朝着牛逸说罢,直接站起了身。

    “那我明天能去秦宝上班吗?!”牛壮壮急忙问道。

    “明天先去应聘吧,只要你过关了,那随时可以上班!”

    “好,那我明天一早就去。”牛壮壮急忙说道。

    “秦少,那那件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帮我呢?!”牛逸说话间,很隐晦的朝着二楼看了一眼。

    “呵呵,牛老,这件事情不着急,回头再说吧!”此刻的秦奋心里多少有些不爽,因为牛逸对于张栓柱这件事情上,让秦奋对牛逸更多了一份了解,当下也无心再帮他什么,说白了,这次如果牛逸主动委托,他欣然接受,如果不委托,那秦奋也不会再搭理对方,至于他家里的事情,秦奋跟没必要去帮忙了,这种人还真不值得帮。

    “那那好吧,秦少,替我跟张先生道个歉,我刚才说的话和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了。”牛逸犹豫了一下,再次说道。

    “我兄弟没那么脆弱也不是玻璃心,说实话,我觉得你倒是应该安抚一下你的女儿,有时候人们的终生幸福,就是被所谓的门当户对和家长给摧毁的!”秦奋说完之后,直接朝外走去。

    “老徐,我出去看看!”徐鸿鸣这时候也无心待下去,跟牛逸说完之后,直接追着秦奋而去。

    “爸,我错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学本事!”等到几人离开之后,牛逸脸色露出一丝凝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都怪我,没有很好的去了解你的心思,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一行,那你就去做吧,秦奋这人的确不错,跟着他不会错的!”牛逸望着自己的儿子,当下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了,不过我看秦奋刚才好像有些不高兴了!”

    “或许是我刚才的举动伤到了他了吧!”牛逸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倒是觉得那个张栓柱是条汉子,而且我妹妹自小就有英雄情结,这次张栓柱救了她,她肯定是动心思了,这么多年了,我妹妹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这种感觉呢!我觉得要不咱们就别拦着了。”

    话说,打小牛逸就一直鼓捣他的那些瓷器,对两兄妹根本疏于照顾,长这么大,甚至都没有跟一双儿女好好的谈过心,所以,要说了解牛萌萌,那还真是非牛壮壮莫属了。

    尤其现在牛壮壮经过这次事情之后,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许多,一席话说的也是让牛逸有些汗颜和痛苦。

    “其实,这些年都是我对你们的照顾太少了,我一直反对你做这一行,其实就是怕你重走我的老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爸,我现在开始也不晚,再说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放弃过,眼下,还是我妹妹的事情,我觉得你总得有个态度吧!”

    瞬间,气氛陷入了沉默之中,好一会儿之后,牛逸终于抬起头说道:“那个小子就是个保安,要是传出去,我牛逸的女儿童找了一个保安,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呢?!”

    “爸是你的脸面重要,还是我妹妹的幸福重要呢?!”

    “这唉,不管怎么说,今天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你妹妹,让我好好考虑了一下。”

    牛逸说罢,直接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牛壮壮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

    回头再说秦奋,离开别墅之后,只见张栓柱一个人站在别墅区的大门口等着他,秦奋急忙加快步子走了过去。

    “大哥”

    张栓柱看到秦奋,急忙低头喊了一声。

    秦奋看了一眼张栓柱,忽然露出一抹笑意,“呵呵,没想到堂堂铁血男儿,竟然还哭了。”

    张栓柱急忙揉了揉眼睛,解释道:“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风太大眯眼了。”

    “好了,咱们兄弟间不说这些,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上牛萌萌了?!”

    张栓柱一愣,须臾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呵呵,这就好,我告诉你,我觉得萌萌真的不错,你难道没感觉到吗?!其实她对你也很有好感!”

    “可是牛逸不答应,恐怕这件事情不好办了。”张栓柱犹豫一下,终于说出实话。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其实刚才你就不应该说你是保安,再说你怎么就是保安了,你可是我秦奋的兄弟,现在天璐的保安部经理,那工资都不过是给你每个月的生活费,年底你和秋生他们可都是有分红的!”

    “我我那也是实话实说啊!”

    “嗯,你的实话,直接把那老头吓到了,不管怎么说,牛逸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说自己女儿嫁给一个保安,别人会怎么看他,这种人是最要脸面的人了,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态度让我很气愤,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我必须要好好考虑一下!”

    “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这种事情强求不来,再说,我一个人也挺好的!”张栓柱是在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再麻烦秦奋了,急忙说道。

    “呵呵,这件事情我来安排吧,用不了多久他牛逸就的来求我!”

    秦奋说罢,朝着张栓柱露出一抹笑意,随后大步朝着徐鸿鸣的车子走去,这时候,徐鸿鸣也赶了过来。

    当然无非就是跟秦奋又解释了一些牛逸的事情,希望他能理解一下。

    回到天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正好看到沈安璐和周子媛正在办公室聊天,秦奋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两位美女还在生气呢?!”秦奋推门进去,急忙朝着两人露出一抹笑意。

    “哼,你这是又去哪里鬼混了呢?!”周子媛当下没好气道。

    “天地良心,我这次可是为了正事,你们要不信的话,可是直接去问栓柱。”秦奋急忙解释道。

    “拉倒吧,栓柱是你兄弟,他当然会替你打掩护了。”

    “哎呦,我说两位大美女,我是带着栓柱去救人了,而且顺便给栓柱解决下个人问题。”

    “个人问题?!”沈安璐顿时一愣。

    秦奋看到这状况,急忙将张栓柱和牛萌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下,说完之后,沈安璐和周子媛的脸色全都发生了变化。

    “这牛逸是什么人啊?!竟然狗眼看人低!”

    “其实,现在很多人都讲究门当户对,作为父母倒是情有可原,这件事情说实话,也是怪栓柱,干嘛说自己是保安呢!”

    “就是啊,哪有保安一个月五万块钱,年底还有好几百万的分红呢?!”周子媛更是气不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