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使手段唬住牛逸

    “派两个人暗中跟上,不要被他发现,你们继续留在那里,秦宝连货车都准备好了,肯定是要去潘家拉那些古董,到时候正好趁着秦奋不在,好好的搞一下!”电话里传来森冷的声音。

    须臾,一辆越野车,直接上路,朝着秦奋坐着的出租车尾随而去。

    “大哥萌萌不会有事吧?!”张栓柱一边开车,一边一脸紧张的问道。

    秦奋看到了一眼张栓柱,知道对方心里的担心,神秘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不过我之所以让你跟我过去,就是要让牛逸对你改变看法,继而同意你们两个的事情!毕竟有父母祝福的婚姻,才更加的幸福!”

    “大哥,我知道了!”张栓柱点点头道。

    “嗯,到时候去了牛家,一切看我的眼色就好了!”

    秦奋轻笑一下再次说道。

    不过话音刚落,脸上就露出一抹异色,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后视镜,只见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辆黑色越野车。

    “栓柱,后面有辆车在跟着我们,想办法甩掉!”秦奋朝着张栓柱命令道。

    张栓柱急忙看了一眼后视镜,随后很是认真的点头道:“放心吧大哥,前面是路口,你坐好了!”

    说罢,张栓柱用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的速度瞬间提了上来,等到路口,黄灯闪烁,张栓柱左右观察了一下,直接冲了过去,身后不远处跟着的越野车见状,看到秦奋的车子加速,同样是加快了速度,可是到路口已经是红灯,根本走不了了。

    “给老板打电话,就说跟丢了。”

    车上的司机朝着副驾的人气愤的说了一句。

    再说张栓柱,过了路口之后,直接右转进入一条小马路,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再次汇入主干道上,这时候跟踪他们的越野车已经彻底没了影子。

    “大哥,那些人会是什么人呢?!”张栓柱有些担心道。

    “不好说,不过现在想要对付我们的,恐怕鸿盛的嫌疑最大了。”秦奋说罢,心中忽然一动,急忙掏出了电话,拨打了出去。

    “秋生,你去潘家拉东西的时候,一定要特别注意,我怀疑鸿盛的人在暗中窥探咱们!”秦奋直接给李秋生拨打了一个电话。

    “大哥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嗯,不行让高飞也过来,白锋已经在来京城的飞机上了,到时候他也能帮上你!”秦奋点点头,对着电话说道。

    安顿好这些之后,秦奋心里这才放松一些,有秋生在,应该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已经来到了牛家,牛逸看到秦奋赶来,急忙是打开门迎接。

    “秦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和儿子吧!”牛逸直接是老泪纵横的说道。

    “牛老,先别担心,他们在什么地方?!”秦奋急忙安慰了一句。

    “两人全都在二楼,现在全都昏迷了过去,我也不敢动,所以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牛逸急忙说道。

    “栓柱,走跟我上去看看!”

    秦奋说罢,张栓柱首当其冲朝着二楼跑去,而且脸上是满满的担心。

    牛逸看到张栓柱,倒是也没有说什么,眼下没什么事能比得上自己一双儿女的性命重要了。

    上了二楼之后,只见拐角处靠近牛逸存放古董的房间门口,两人赫然倒在地上。

    秦奋阴阳眼一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果然两人周身正环绕这一丝丝煞气,秦奋没想到这道煞气,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

    “大哥,你快看看!”

    张栓柱急忙蹲在牛萌萌跟前,只见牛萌萌的脸色发灰,而且气若游丝一般,顿时满脸紧张的看向秦奋。

    秦奋眉头一皱,走过去一瞧,心中已经有了定论,不过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凝重下来。

    “牛老,萌萌这次昏迷,虽然和煞气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我觉得怕是她心里有情结打不开啊!即便我帮她治疗,但是她潜意识里如果抵抗的话,我怕是有些力不从心啊!”

    秦奋回头朝着牛逸,露出一丝歉意,淡淡的说道。

    “情结?!”牛逸一愣,顿时明白秦奋的意思,当下将目光落在张栓柱的身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秦奋,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现在只想我的女儿和儿子能够醒过来,其余的事情都好说!”

    “好吧,牛老,我先看看壮壮去!”秦奋说罢,直接走到牛壮壮跟前,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两人全都是因为煞气入体的缘故昏迷的,当下三清诀一动,一道精气,已经晦涩的进入了牛壮壮的体内,随后手腕一动,手上的佛珠释放一道精气,直接落入对方的印堂之上,上面的煞气,顿时一阵扭曲,须臾便被佛气全都吞噬。

    须臾牛壮壮的脸色出现了一些好转,而且呼吸也匀称了下来,秦奋见状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随后站起身,回头朝着牛逸说道:“壮壮应该没事了,待会儿就会醒过来。”

    “那萌萌呢?!”牛逸一脸紧张道。

    “萌萌的情况我跟你说了,单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没有办法救醒她。”

    “秦少,你就直接跟我说吧,怎么样才能救醒萌萌呢?!”牛逸一脸的担心。

    “我说了,萌萌是情结,因为你先前阻挠栓柱和萌萌在一起,她心里就已经充满了忧伤,一方面是自己的父亲,一方面是自己爱着的男人,她左右都不能割舍,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结,打开还好,一旦打不开,那她就会在潜意识里不配合我的治疗,所以苏醒就成了一大难题。”

    听到秦奋这话,不单单是牛逸,就连张栓柱都是慢慢,都是满满的紧张,急忙朝着秦奋说道:“大哥,我求你了,一定要救活萌萌,哪怕用我的命换也可以!”

    张栓柱说这话时候,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男儿泪再次在眼眶里打转。

    一旁的牛逸看到这一幕,顿时脸上浮现出满满的忏悔之色,低头沉思了一下,终于是抬起头朝着张栓柱说道:“栓柱,这件事情都怪我了,说实话听说你是保安之后,我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看到萌萌这样我心里真的很难过,这样吧,只要萌萌能好起来,你们如果真心相爱的话,我绝对不会再阻拦!”

    听到这话,秦奋的心里顿时乐了一下,心想,就你个老家伙,我还吓唬不了你!

    不过,此刻秦奋的脸上却依旧是满满的凝重。

    “爸我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牛壮壮终于是苏醒过来,看到几个人站在二楼,当下有些意外的问道。

    “壮壮你醒了?!你吓死我了,没事了,没事了,你刚刚就是昏迷了过去。”牛逸担心将实情告诉牛壮壮,对方心里会更加的害怕,只好隐晦的说道。

    不过秦奋却不这么想,眼下栓柱和萌萌的事情才是最要紧的,考虑了一下,直接说道:“壮壮,你父亲是担心你太过害怕,不过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告诉你的好,牛家现在有点不太正常,有些东西在作怪,所以你才会无缘无故的晕倒,不过你放心,我略懂一些玄术,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只不过你妹妹情况比较严重!”

    “我妹妹?!”

    牛壮壮根本顾不上秦奋说的其他,而是急忙将目光落在还在昏迷的牛萌萌身上,顿时满脸担心的问道:“秦少,我妹妹到底是什么情况?!”

    秦奋心中一动,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是成功了,当下看向牛逸,略显无奈的说道:“这还是问问你父亲吧!”

    “爸,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妹妹他到底怎么了?!”

    听到牛壮壮问话,牛逸脸上露出一抹凝重,悄然的看了秦奋一眼,心中也明白了秦奋的意思,分明就是在逼迫自己同意萌萌和栓柱的事情,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但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安危,最终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牛壮壮说了一下。

    果然,牛壮壮听到这些之后,同样是沉默了下来,不过很快便抬起头朝着牛逸说道:“爸为了萌萌的健康,还有未来的幸福,您就同意他和栓柱的事情吧,我想他们以后一定会幸福的!”

    一旁的张栓柱听到这话,心中一阵感动,牛家终于是有人站在自己这一边了,当然他也清楚,这一切都是大哥秦奋的功劳,当下朝着秦奋露出一抹感激来。

    “唉罢了,这都是命,我答应了,不过栓柱,你要是以后敢对萌萌不好,我第一个不答应!”

    “牛叔,你放心吧,这辈子我只会呵护和保护她,不会让萌萌受半点的委屈!”这一刻,张栓柱也是认真的朝着牛逸点头道。

    “秦少,其实我知道你这么做的意思,放心吧,只要我牛家度过这次危机,两个孩子愿意的话,我会尽快为他们操办婚事,而且我牛家的东西,全都可以委托给你的公司拍卖,我已经老了,以后就想着抱孙子了。”

    牛逸最终朝着秦奋无奈的说道。

    “呵呵,牛老,其实不是我想这么做,而是你的确是有些棒打鸳鸯了,如果你真的顾忌脸面的话,那就更应该支持他们俩个了,因为栓柱不是保安,而是我兄弟,而且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对你牛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