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情人泪解情人结

    “秦少,你不用再说了,我只想我女儿有个好的归宿,其他的我想开了,麻烦您还是救救萌萌吧!”牛逸最终叹了一口气,朝着秦奋略显无奈道。

    看到对方的表现,秦奋也不多说其他,回头看了一眼牛萌萌,只见牛萌萌的脸色越发的发灰,此刻张栓柱更是急忙跑到牛萌萌跟前,满脸紧张的观察着。

    “萌萌,你放心吧,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等你好了,只要你愿意我就娶你!”张栓柱说话间,眼眶再度发红,哽咽的声音,伴随着几颗滚烫的泪珠滑了下来。

    秦奋见状,从包里掏出掏出一张黄纸符咒,趁着张栓柱流泪,秦奋直接在张栓柱的脸上抹了一下,眼泪落在符咒上面,张栓柱顿时一愣,急忙问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壮壮去准备一杯水,记住是一半开水一半凉水!”秦奋没有理会张栓柱的问话,而是朝着牛壮壮直接命令道。

    牛壮壮不敢怠慢,急忙朝着楼下跑去。

    “秦少,你要准备的应该是阴阳水吧?!”这时候牛逸忽然疑惑的问道。

    “呵呵,牛老的确见多识广,的确是阴阳水,我手里的乃是除煞咒,因为我说过萌萌有情结,所以必须要情人泪,她和栓柱相爱,那栓柱的眼泪就是情人泪了,所以配合这情人泪,萌萌才能彻底苏醒,而且以后也不会在沾染任何不干净的东西!”

    秦奋轻笑一下,朝着牛逸解释道。

    看着秦奋脸上的认真,牛逸深信不疑。

    不过,秦奋却知道,这不过自己是故意要吓唬牛逸的,毕竟使用手段怎么也要有始有终,而且尽量是做的逼真一些,这样才能彻底吓唬住牛逸,以后他不会再反悔。

    秦奋趁着对方不注意,手腕佛珠一动,一道佛气直接落在牛萌萌的印堂上,开始吞噬萌萌体内的煞气。

    就在这时候,牛壮壮已经端着一杯水,来到老婆秦奋跟前。

    “秦少,按你说的,一半开水一半凉水!”牛壮壮急忙将满满一杯水递给了秦奋。

    秦奋微笑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几人,食指和中指将符咒夹住,三清诀一动。

    “砰!”

    一声轻微的声音之后,只见秦奋手上的符咒竟然自燃起来,在场三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满脸的惊讶,尤其是牛逸更是满脸的震惊,心想,看来秦奋根本不是略懂玄术,而且技艺相当的精湛了,这可不是拍电视,而是实打实的本事了。

    符咒不断的燃烧,纸灰落入水杯之中,须臾,整张符咒全部烧尽,纸灰全部落入水杯之中。

    “栓柱,将这杯阴阳水给萌萌喝下去。”秦奋转脸看了一下张栓柱,随后很是认真的说道。

    张栓柱对秦奋是百分百相信的,所以并没有多考虑,直接接过水杯,蹲在了牛萌萌跟前,然后小心的将她的头扶起来一些。

    牛逸父子见状,脸上虽然有些担心,但是看到秦奋做的一系列事情,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耐心的等待着。

    很快,张栓柱将一杯阴阳水给牛萌萌服下,随后张栓柱将牛萌萌扶起来,搂在了怀里,等着对方苏醒。

    “咳咳”

    不到一分钟,众人忽然看到牛萌萌嘴角动了一下,随后忍不住咳了几声。

    “醒了!”

    牛壮壮见状,急忙是说道。

    几人目光全都落在牛萌萌身上,只见对方的脸色已经逐渐的恢复红润,随后柳眉一蹙,略显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萌萌,你醒了?!吓死我了!”

    张栓柱看到牛萌萌睁开眼睛,当下激动道。

    牛萌萌眼睛动了几下,最终将目光落在张栓柱脸上,尤其感觉到自己是在对方的怀里,牛萌萌满脸意外的问道:“栓柱,你怎么在这里,我刚才是怎么了?!”

    “萌萌,刚刚你晕倒了,幸亏秦奋和栓柱过来,才将你救醒,爸爸知道错了,只要你好好的,爸爸答应你和栓柱的事情!”

    没等张栓柱说话,一旁的牛逸已经是激动的说道。

    “就是,哥哥也同意你和栓柱的事情,你们两个以后一定会幸福的!”

    牛壮壮也是一脸激动道。

    “爸你们?!”牛萌萌顿时露出一抹意外,随后满脸好奇的看向牛逸。

    “呵呵,萌萌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秦奋轻笑一下,说到。

    “我没事了,就是刚才有些虚,但是现在好多了。”

    “我抱你去楼下!”

    张栓柱看到牛萌萌没事,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眼下也不害怕和担心了,当下直接将牛萌萌抱起来,然后缓缓朝着楼下走去,牛萌萌俏脸一红,毕竟父亲和哥哥在一旁呢,不过最终还是一脸小幸福的双手搂住张栓柱的脖子,将头靠在对方的胸膛上。

    望着两人这幅样子,牛逸脸上的凝重逐渐的舒展开,随后回头朝着秦奋说道:“秦少,这一次的确是我错了,他们能在一起,看来是命中注定了。”

    “呵呵,做父母的都是这个心思,希望自己的儿女好,而且栓柱当初说自己是保安,明显就是不应该!理解!”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众人回到一楼沙发落座之后,这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跟牛萌萌说了一遍,同时,将给牛萌萌祛除煞气的事情说了一下,牛萌萌听完之后,一双美目直接落在了张栓柱的身上。

    被牛萌萌这么盯着看,张栓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牛萌萌直接将头靠在了对方的怀里,仿佛旁边没有人一般。

    “这么说,是你救了我,对吗?!”牛萌萌很是温柔的朝着张栓柱说道。

    “嘿嘿,其实还是大哥救了你!”张栓柱憨笑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腻歪了,当我们是空气呢!”牛壮壮是在看不下去了,一脸无奈的说道。

    “哥,你真讨厌!”牛萌萌直接白了牛壮壮一眼。

    “你们两个的事情,我同意了!”

    最终牛逸朝着牛萌萌和张栓柱认真的说了一句。

    “谢谢爸,你放心吧,我们以后一定会好的!”牛萌萌顿时一脸激动的朝着牛逸说道。

    “谢谢牛淑!”张栓柱当下也是有些高兴到。

    “嗯,先别谢我,你要是以后欺负萌萌了,我可不答应!”牛逸直接冷道。

    “嘿嘿,不会了,一辈子都不会,您放心吧!”张栓柱再度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在楼下先坐,牛老帮我把你二楼你那存放古董的房间打开,我想进去瞧瞧!”

    秦奋看了几人一眼,这才满脸欣慰道。

    “好吧,你们在楼下聊天,我先带秦少上去。”

    牛逸说罢,急忙站起身,带着秦奋朝着二楼走去。

    “牛老,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你在一楼等着吧,顺便和栓柱聊聊天吧。”当牛逸将门打开之后,秦奋回头朝着牛逸说道。

    牛逸知道对方的意思,当下朝着秦奋点点头,然后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等到牛逸下楼之后,秦奋这才将房门打开,当门被打开,一道煞气直接朝着他冲来,秦奋阴阳眼开启,三清诀一动,手腕佛珠,顿时抖动了起来,瞬间一道金色佛气朝着煞气而去。

    秦奋定睛一瞧,先前自己设置的封印,已经被煞气击溃,这也超过了秦奋的想象,没想到这煞气竟然这么的厉害,当下眉头一皱,将目光落在角落里的一件重器上面。

    “原来你躲在这里!”

    秦奋冷哼一声,直接朝着将这件重器走了过去,秦奋认得这重器,正是一件清朝乾隆年间的青花将军罐。

    而且上面青花山水画栩栩如生,而且器型很大,而且秦奋一眼就看出,这件瓷器应该是乾隆年间的官窑制品,高有五十多厘米,瓶口直接有十七八厘米。如果按照市场价格来估算的话,起码在几千万以上了。

    不过,此刻这青花将军罐上面,环绕着一层浓重的煞气,而且罐口里面,不断的朝着外面释放着煞气。

    秦奋手腕佛珠一动,又是一道佛气,直接冲出来,朝着将将军罐包围住,就在秦奋准备上前之际,将军罐猛烈的震动了一下,接着就是一道煞气,从罐子里钻了出来,朝着佛气而去。

    秦奋脸色一变,身体急忙朝后一退,自己释放的佛气,竟然没有阻挡住煞气,瞬间佛气被打散,那一道强大的煞气,朝着秦奋就冲了过来。

    “哼,看来还不少一般的东西啊!”

    秦奋见状,脸色一寒,三清诀一动,一道七彩精气,将秦奋的身体环绕住。

    “砰!”

    煞气接触到精气之后,瞬间散开,秦奋手腕再度一动,一道金色佛气,直接将煞气全部吞噬。

    随后秦奋目光再度落在将军罐上,只见此刻这将军罐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秦奋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一抹惊讶,忍不住暗忖道,看来这家伙还有些不简单了。

    “吼”

    就在这时候,忽然将军罐里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吼声,秦奋目光紧紧盯着将军罐,下一秒,只见一道浓重的煞气从将军罐里钻了出来,下一秒直接幻化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形。

    “你打扰我安宁!我今天就让你跟我一样,永世不得超生!”就在秦奋意外间,一道声音已经传入了秦奋的耳朵里。

    “哼,原来是魂化煞!”秦奋冷哼一声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