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难言之隐被看破

    “大哥,真不是我们干的,都是那几个杀手,他们见到对方之后,根本没跟我说,直接就开枪了,而且分明就是冲着人去的,要不是对方有个保镖很厉害,恐怕那两个女的早就见阎王爷了。”一个小弟站在当下,战战兢兢的说道。

    “哼,这些个王八蛋,我让他们开枪打人了吗?!现在他们在哪里?!”

    “已经跑了,估计现在已经出城了,不过老板,我倒是有些怀疑,这些杀手,好像就是冲着人去的,莫非他们跟秦奋之间有什么过节吗?!”这年轻人满脸疑惑道。

    “这个不清楚,,不过这个血魔组织,是国外最大的一个杀手组织了,这次花了五百万,才请来三个三等杀手,没想到给我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鸿盛冷声道。

    “恐怕秦奋会怀疑我们,眼下我们该怎么办呢?!”这人有些担心的朝着鸿盛说道。

    “哼,怀疑又能怎么样?!他必须得拿出证据来,对了,他跟牛家接触,你们调查清楚了吗?!”

    “没调查出来,我们的三个人跟牛壮壮合谋,但是后来好像是牛家找到了帮手,而且听说牛壮壮去了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所以,我们就不跟牛壮壮联系了。”

    “哼,不用担心,你让那几个人再跟牛壮壮联系,从他嘴里必须套出话来,牛逸那老东西手里,可是有着不少的好东西呢!”

    “我们这就去安排!”这人点头说罢,急忙朝外走去。

    等到这人离开,鸿盛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自语道:“秦奋,这一次就是一点小小的警告,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之后,鸿盛直接点了一根雪茄,随后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你现在就去找那几个要跟秦奋收藏家,务必让他们跟我们签订委托协议,如果谁不肯的话,不用我教你们怎么做了吧?!”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云倩和慕芷柔局里有事情,只好先走了,剩下沈安璐和周子媛还有谷若灵则是一直陪在病房之中。

    “秦奋,你不是说,晚上六点要去跟那几个收藏家谈委托的事情吗?!你快去吧,我们和雨月没事了。”赵琼琼看了看时间,急忙朝着秦奋说道。

    “你们两个都受伤了,我当然得留下来照顾你们了,其他的事情没有你们重要!”秦奋朝着对方微笑一下说道。

    “好了,我们都没事了,你快去忙你的吧!”潘雨月也是急忙劝解道。

    秦奋看到两人的态度,沉默了一下,只好说道:“那好,你们留下陪琼琼和雨月,而且有若灵在我也放心一些,还有,我让秋生和栓柱带人守在外面,我去会会这几个人。”

    “你一个人怎么可以呢?!”赵琼琼当下反对道。

    “白锋他们来了没有?!”秦奋没有理会赵琼琼,而是将目光落在沈安璐和周子媛身上。

    “白锋一家三口已经到了,小丽给安排了住处!”沈安璐点头道。

    “那好,我带白锋去!”

    秦奋说罢,再度安抚了一下赵琼琼和潘雨月,这才独自离开了病房,在门口跟李秋生和张栓柱交代了一下,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秦奋给小丽打了一个电话,让生财和白锋准备一下,自己去公司找他们。

    半个小时之后,秦奋回到公司,白锋和生财已经在等他了。

    “锋哥,你终于来了。”

    看到白锋之后,秦奋顿时露出一抹激动的笑意。

    “秦少,赵董的事情我刚刚听说了,知道是谁干的吗?!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白锋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白锋曾经的身份比张栓柱他们还是神秘几分,要不是那次任务的话,现在职位恐怕比云倩都要高,而且这人做事相当决断,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呵呵,锋哥,这件事情线不着急,陪我去办另外一件事情!”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在白锋眼里,秦奋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这条命就是秦奋给的,所以对方说什么,他绝对无条件服从,所以,当下点了点头。

    三人上车之后,李生财负责开车,秦奋则是坐在后座上,白锋坐在副驾驶,双眼一直盯着前方,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看到这一幕,秦奋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说道:“锋哥不用紧张,放心吧,今天没人敢再出来搞事了。”

    听到秦奋的话,白锋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锋哥,当年你是特勤三局的人,那你认识云中天吗?!”

    “认识,当年他是三局的副局长!”白锋毫不掩饰道。

    “呵呵,现在是局长,而且还是我女朋友的父亲。”

    白锋一愣,随扈说道:“你说的是云倩吧?!”

    “你认识她?!”秦奋好奇道。

    “当年他还是个小姑娘呢,我记得还教过他一些防身术。”白锋点头说道。

    “真是巧了,好吧,找机会,我带你去见见他们!”秦奋微笑说道。

    “秦少,我不见了,现在我不想再见三局的人了,虽然云局长人不错,但是我的行踪一旦暴露,我担心有人会找我的麻烦,毕竟当初那次任务失败后,我们都是不能活下来的!”

    “我明白了,放心吧,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一下的!”秦奋冲着对方认真说道。

    说话间,车子已经是停到了一间茶馆的门前,这也是徐鸿鸣帮他们约好见面的地点。

    三人进入茶馆之后,说了包厢的名字,服务员直接将三人带到了二楼一间包厢之中,此刻包厢之中已经有三个人,正在喝茶聊天。

    三人看到有人进来,目光全都转了过来,他们认出李生财就是跟他们见过面的人。

    “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老,这位是王老,这位是孟老,他们三人可都是京城鼎鼎有名的收藏家了。”

    李生财看了一眼,依次将三人介绍给秦奋。

    “这位是我们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的鉴宝师秦奋!”李生财再度朝着三人介绍道。

    “哦,原来是秦少,徐会长已经跟我们说过了,几位请坐吧!”其中那个李老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朝着秦奋微笑说道。

    “是啊,秦少请坐!”中间这位看起来有些微胖的老头,正是王老。

    最边上看起来有些瘦弱头发花白的老头,就是孟老了。

    “三位,听徐会长说,三位在京城可都是收藏界的泰斗了,这次我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可就仰仗几位仗义出手了。”

    先礼后兵,秦奋算是做到了极致。

    不过,这三人听到秦奋如此开门见山,眉头不禁一皱,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中间的王老,则是有些为难的说道:“按说,徐会长都说话了,我们三个肯定没问题的!”

    “对啊,三位先前我不是都跟你们谈好了吗?!为什么会临时变卦呢?!”李生财当下问道。

    “这个”王老顿时陷入了为难之中。

    “唉还是我老孟说吧,的确之前我们说好了,甚至达成了口头协议,但是中间出了一些变故,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说到底,是我们三个人失信了。”

    孟老说罢,三人全都低下头,脸上是满满的羞愧之色。

    “三位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秦奋心中一动,朝着三人试探道。

    “这个”

    “唉秦少您就别问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委托你们公司,可是这次真的不行!”李老叹了口气,再度说道。

    看到几人的脸色,秦奋更加深信自己的怀疑,这三人一定是受到了别人的胁迫,而且最大的可能就是鸿盛了。

    “呵呵,其实三位不说,我都知道你们心里的想法,如果我猜测的没错,是不是鸿盛拍卖公司的人找过你们?!”秦奋忽然露出一抹笑意,问道。

    这话一出,顿时让三个人心中一惊,满脸惊愕的望着秦奋,随后对视了一眼,谁都不敢开口说话。

    看到三人的表现,秦奋已经全都明白了过来,沉默了一下说道:“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我想鸿盛的为人,你们比我清楚,我只想告诉几位,这一次,我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之所以极力邀请几位,就是在跟鸿盛在赌一场,二十天之后的秋拍,只要我赢了,那鸿盛就彻底在京城消失,到时候这不单单对我秦宝有好处,我想对于你们也有着不小的好处吧?!”

    三个人听到秦奋的话,脸色再度一变,这和徐鸿鸣跟他们说的差不多,而且还隐晦的头颅了一些秦奋的信息,所以这一刻,他们心里多少有些动摇起来。

    “秦少,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们说实话,也想让鸿盛完蛋,所以当初才答应委托拍卖的事情,可是现在鸿盛的人,威胁我们,如果我们把东西交给你们秦宝,那不单单是我们就连我们的家人都要受到牵连!”

    孟老最终将心里的实话说了出来。

    “这是鸿盛本人跟你们说的吗?!”秦奋听到这话,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

    “不是,是鸿盛公司的人!”三人急忙说道。

    “原来是这样”秦奋眉头一皱,考虑了一下,当下说道:“这件事情你们大可放心,他们要敢动你们家人一下,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什么人这么厉害,敢跟我们鸿盛拍卖公司叫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