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手写残本为秘籍

    “秦奋?!”这鬼手刘听到秦奋两个字之后,脸上再度露出满满的紧张和害怕,眼巴巴的望着秦奋,不可思议道:“你就是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的秦少吗?!”

    “没错是我!你是怎么知道的?!”秦奋有些好奇道。

    “前几天鸿盛说起过你,对了,他说要将我做的仿瓷,委托你们拍卖公司进行拍卖,然后将你彻底搞垮!”鬼手刘急忙说道。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去洗澡吧!”秦奋脸上闪过一抹冷淡,随后,朝着鬼手刘说了一句。

    看到秦奋脸色不对,鬼手刘也不敢多说其他的,低着头弓着身子,跟在阮高飞的后面离开了。

    秦奋望着两人离去,这才掏出电话,给云倩拨打了出去,然后将今天的事情,跟对方说了以下,云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感到一阵震惊,急忙跟秦奋交代了以下,然后挂掉电话去找自己的父亲云中天汇报。

    秦奋考虑了一下,再度给徐鸿鸣打了一个电话,徐鸿鸣急忙跟文物局做了汇报。

    不多时,国家文物局和云倩的三局,还有所在辖区的警局,全部朝着小区敢去,在小区物业的帮助下,终于是将车库打开,然后按照秦奋说的,找到地下室的入口,看到里面放着的各朝代的官窑瓷器,就连徐鸿鸣和文物局的同志都震惊了,数目庞大不说,主要是这些瓷器仿的太精细了,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些都是仿瓷的话,很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些瓷器全部是仿品。

    云倩当下展开调查,不过查来查去,房主和车库主人,竟然不是轰鸣,而是一个已经因为生病,死去好几年的人,一下子线索再度中断。

    云倩一脸气愤的给秦奋打了电话,当秦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太过震惊,因为以轰鸣的心眼儿,肯定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只不过,让秦奋头疼的是,这房子的主人,居然会是一个死人。

    当下,对于轰鸣这个人,更是多了几份提防。

    就在此时,已经出院回家的鸿盛,已经是收到了消息,只见鸿盛已经是浑身发抖,震怒的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让你们好好的给我守好,你们是怎么做的?!鬼手刘现在在什么地方?!”鸿盛朝着站在客厅中的几个手下,怒喝道。

    “对对不起老板,鬼手刘失踪了,我们看到警察去查地下室的时候,鬼手刘已经没有了影子,估计就是他跑了出来,然后报警的!”其中一个年轻人,战战兢兢的朝着鸿盛解释道。

    “放屁,鬼手刘手脚都被铁链锁着,他怎么能逃走,我那防盗门可是国外进口的安防设备,你想打开就打开的吗?!”

    “这个或许是有人发现了,然后将鬼手刘救走了”这年轻人,再度解释了一句。

    “不是有监控吗?!如果有人提前进去,那你们就没有发现吗?!”轰鸣再度冷声问道。

    厅中站着三个年轻人,这时候,身体更是不断的发抖。

    “你们别告诉我,你们全都不在监控跟前,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三人不说话,鸿盛忽然脸色一变,再度怒道。

    “我们就出去吃了个饭等回来时候,并没有发现监控异常,不过后来监控忽然就什么都不显示了,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警局的人,已经把地下室打开了,我们急忙就回来给您汇报了。”

    “整个是一群废物!那你们这么说的话,监控里什么都没有了对吗?!”

    “没没有了。”

    “滚!”鸿盛顿时暴怒,抬起一脚,直接将站在最前面的年轻人,一脚踹翻在地。

    “你们现在就给我调查,如果查不到是谁将鬼手刘救走的话,你们就别回来见我了。”鸿盛再度朝着三人喝道。

    那年轻人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三人连连朝着鸿盛点头,弯腰朝着外面退去。

    “等一下,你们想办法接近小区的物业,然后将小区的监控调出来,看看有什么陌生人出没!”

    就在三人刚到门口,鸿盛再度命令了一声。

    这三人再度点头,急忙朝着外面跑去。

    “哼,老子价值几十亿的瓷器,就这么被查了,如果让我知道是谁说出去的,我让他一辈子不好过!”

    鸿盛脸上的肌肉忍不住颤抖了几下,咬牙切齿的自语道。

    话说,虽然没有能一举将鸿盛拿下,但是起码将他的仿瓷全部都找到了,这对于国家还有文物界,已经算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值得人们庆幸和激动了。

    “果然,这件事情很快在京城传开,甚至全国各地的文物领域,全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唯一不知道的,那便是发现假瓷器的举报人,一直是个谜,当然这都是秦奋提前交代的,千万不要将自己说出去。

    下午的时候,秦奋给阮高飞打了电话,让他将鬼手刘直接带到了先前赵琼琼居住的地方,现在这里基本的摆设还在,不过赵琼琼她们已经是搬到了别墅里,所以,为了安全起见,秦奋让阮高飞将鬼手刘带了过来。

    “说说吧”秦奋看到鬼手刘焕然一新的面貌,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除去脸上有几道伤疤之外,这人倒是还算标致。

    “说什么?!”鬼手刘一愣,有些紧张到。

    “当然是你知道的事情了,就是你跟鸿盛之间的事情!”秦奋再度强调了一下。

    鬼手刘低头沉默了一下,终于是抬起头朝着秦奋说道:“当初我在瓷都,算是一个神秘的人物了,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我的模样,而我每年就靠卖一件仿瓷,维持我一年的开销,直到有一天鸿盛发现了我,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帮他仿一件重器将军罐,我原本是不答应的,可是他的手段太狠了,加上钱确实很多,我便答应了下来。”

    “就是那件害死潘明的那件重器吗?!”秦奋冷到。

    “没错,就是那件,后来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我就想知道事情的严重,本来打算逃走的,但是却被鸿盛抓住了,后来就被关在地下室里,成为了他仿瓷的奴隶!”鬼手刘说到最后,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疤痕。

    秦奋看到对方这个轻微的动作之后,心中一动,说道:“你脸上的疤痕,我可以帮你去掉,但是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鬼手刘顿时激动道。

    “很简单,必要的时候,你必须站出来指证鸿盛!”

    “啊不行,鸿盛的手段太狠,而且鸿家的背景,一旦我站出来指证他的话,那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我现在只想逃离这里,找个鸿盛找不到的地方活下去。”鬼手刘听到这话,顿时紧张的摆手道。

    “呵呵,你以为以鸿盛的本事,你真的能躲得掉吗?!”秦奋当下冷笑道。

    “这”鬼手刘脸上顿时一阵难色,低着头,说道:“可是真的不想死!”

    “告诉你,以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同样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如果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去警局,所以,你记住,眼下能救你的只有我秦奋!”

    “你?!你怎么救我?!难道我不用进监狱吗?!”

    “呵呵,你想多了,我说的救你,只是你以后的日子里,不用担心鸿盛的威胁,但是你做的那些事情,必须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好在,你只是间接犯罪,要不然,恐怕你下半辈子只能在监狱度过了。而且,只要你站出来指证鸿盛,这可是立功的表现,你在里面不会待太长时间的,而且出来之后,我可以给你提供工作,让你正大光明的活着。”

    听到秦奋面带笑意的解释之后,鬼手刘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半晌之后,终于抬起头,朝着秦奋点头道:“秦少,你说的对,我是该正大光明的活一回了,我答应你,只要能让鸿盛彻底的倒下,我可以指证。”

    “口说无凭,你总得给我一些让我信服的东西吧?!”秦奋猜到对方求生的**很强,当下再度质问道。

    “这个”鬼手刘眉头一皱,沉思了一下,然后从他放在脚跟前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已经要翻烂的本子,说道:“算了,既然要正大光明的活,那我就将这东西给你吧!”

    “这是什么?!”秦奋一愣,只见对方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线状的小本子。

    “各朝代瓷器的工艺和工序,这都是我先祖留下来的,本来是不外传的,而且先祖曾经告诫过后代人,切记不要做仿瓷,只是到了我这一代,家道中落,只好违背先祖的遗训了。”鬼手刘认真说道。

    对方说话间,秦奋一直盯着对方的眼睛,因为一个人嘴会说谎,但是眼睛却不会,这一刻,秦奋笃定的认为,鬼手刘说的都是真的。

    秦奋缓缓的接过这线状的笔记本,小心的翻看一看,眼中顿时露出一抹惊异,果然是手抄本,而且上面详细介绍了各种瓷器的制作过程。

    “你的先祖是?!”秦奋抬起头,很是认真的朝着鬼手刘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