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留底牌对抗到底

    鬼手刘看到秦奋的脸色,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抱歉的摇摇头说道:“对不起秦少,最后一点遗训,我想遵守一下,先祖说过,不要让外人知道他的名号!”

    看到鬼手刘脸上的表情,秦奋最终只是淡淡的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也不强迫你,不过,既然你将这东西交给我了,你不怕先祖怪罪你吗?!”

    “已经违背了遗训,这东西留下来就是个祸害,我不希望,等我有了后代之后,他们还会经历和我一样的事情,秦少这东西您帮着处理了吧!”鬼手刘黯然的说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这东西就我帮着你处理吧!最终秦奋点点头,说道。

    “多谢!”

    “现在鸿盛已经知道了地下室的事情,他正满世界的在找你,今明两天,你就待在这里,后天我会让高飞带你去指证他!”秦奋淡淡的说道。

    听到鸿盛在找他,鬼手刘脸上浮现出浓重的紧张,急忙朝着秦奋问道:“鸿盛不会找到这里吧!”

    “放心他不会找到这里的,即便是找到,高飞也能保护你的!”秦奋说罢,目光落在阮高飞身上,说道:“这两天辛苦你了,高飞!”

    “大哥你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阮高飞一脸认真道。

    “那好,过后,我让秋生给你们送些吃的和用的过来!”

    秦奋说罢,直接起身离开了。

    离开小区之后,秦奋给李秋生打了一个电话,将情况说明了一下,李秋生就着手去准备了。

    后天就是秋拍了,本打算先搞一次预拍的,可是因为时间紧迫,还有鸿盛的窥探,秦奋直接取消了这次预拍,后天直接开始秋拍。

    赵琼琼可以说是忙得晕头转向,沈安璐和周子媛都将手头的事情放下,过来给赵琼琼帮忙,有了这两位职场女强人的帮忙,赵琼琼这才轻松了一些。

    从策划到宣传,再到拍卖现场的布置,终于是完成了,这一次,赵琼琼不惜重金,请了一个很著名的广告公司,甚至在京城各大商场的荧幕上,全都投放了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的宣传广告。

    相比之下,鸿盛这边,同样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这秋拍的事宜,现在鸿盛已经知道了鬼手刘就是秦奋救走的,那鬼手刘肯定是将自己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秦奋,好在鸿盛有先见之明,那地下室写的名字,并不是自己,而且还是个死人,死无对证,即便鬼手刘将事情说出去,他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所以,现在他经历了愤怒之后,现在倒显得淡定了起来,这一次秋拍,他必须要将秦奋彻底打垮!

    “老板,秦宝艺术品那边现在宣传力度很大,而且我听说,牛逸将手里的三件官窑重器,全都委托给了他们公司,而且,因为有牛逸的因素,京城大部分的收藏家,全都将手里的东西,委托给了他们,主要是牛逸的影响力,我听说,这次有很多人,都是冲着牛逸而去的!”鸿盛拍卖公司的一个员工,一脸紧张到。

    “哼,牛逸有瓷迷的称号,这些年只收藏不拍卖,这一次竟然愿意将东西交给秦奋,那我就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得不偿失!跟我鸿盛作对,只有死路一条!”鸿盛当下脸色一变,冷声哼道。

    “老板,其实还有一件事情”

    这人看到鸿盛的表情,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说!”

    “听说,秋拍之后,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还要举办一场潘明的专场拍卖会,这个消息已经在京城传开了,只要是圈子内的人,都在等着一次专场呢!”

    “不用担心,咱们就跟他们同一天举办专场,海外专场!”鸿盛当下咬牙道。

    “我知道了老板!”这人再度说道。

    “拍卖会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老板,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有些委托客户,有想要解除协议的迹象,估计是跟秦宝那边的动作有关!”

    “告诉他们,解约可以,一切按照协议办事,我就不相信,这些人,哪一个没得过我鸿盛的好处!”鸿盛再度冷道。

    “我明白了。”这人再度说了一句。

    “秦奋,你真的以为,我手里就那点货吗?!这一次,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鸿盛的本事!”

    其实,鸿盛现在已经是被秦奋搞得失去了理智,这一次,就是要破釜沉舟跟秦奋全力斗一次。

    因为,经过上次的事情,鸿盛并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而且即便是家族出面,也没能将秦奋如何,这就足以证明,而且家族也正式告诫过他,让他收敛一些,所以,要出这口恶气,只能靠自己了。

    话分两头,此刻秦奋刚刚回到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正好遇到郑伯元和徐鸿鸣还有陶博儒三位大家从公司走出来。

    当秦奋看到三人之后,急忙迎接了上去。

    “没想到,三位泰斗级专家都来我公司捧场了,谢谢谢谢!”

    “哈哈,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郑伯元当下大笑道。

    “呵呵这次秋拍的事情,的确是要好好谢谢三位的帮忙了。”秦奋轻笑一下,急忙说道。

    “这也是你自己的本事啊,没想到牛逸那牛脾气竟然也委托了你们公司,而且还是三件重器!”郑伯元再度感叹道。

    “呵呵,这件事情还是要感谢徐会长的,要不是徐会长,我怎么能跟牛老接触上呢!”秦奋急忙将功劳,转到了徐鸿鸣身上。

    “不提这个了,不提这个了,牛逸的事情,说实话跟我没什么关系,要不是你帮了他大忙,即便我面子再大,也不可能让他这么慷慨的!而且我听说,现在栓柱和萌萌已经处于热恋期了。”徐鸿鸣说到最后,脸上露出一抹欣慰。

    “呵呵,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栓柱的**,我也不好多过问,不过,只要他们好就行了。”秦奋轻笑了一下,说道。

    “几位,说实话,还是要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这次秋拍不会引来这么多人的!”秦奋看了几人一眼,再度笑道。

    “好了,比起你帮我们的,我们做这点事情算的了什么呢?!后天秋拍的时候,我们一定过来,不过这几天协会有些事情,我和老徐先回去了。”陶博儒摆摆手说道。

    “韵古堂也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后天我准时过来!”郑伯元同样一脸欣慰的说道。

    “那好三位慢走,秋拍结束之后,我请各位吃饭!”秦奋微笑一下说道。

    送走三人之后,秦奋这才回到赵琼琼的办公室,赵琼琼看到秦奋进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幽怨。

    “怎么了?!谁又惹大美女不高兴了?!”看到赵琼琼的脸色,秦奋急忙赔笑的来到办公桌跟前。

    “哼,还不是因为你,这几天公司都快忙死了,你倒好,直接玩起了消失!”赵琼琼没好气的白了秦奋一眼。

    “天地良心,我这几天都快累死了,帮你们搬家之后,我就去找鸿盛的罪证了!”秦奋顿时一脸无奈道。

    “鸿盛的罪证?!”赵琼琼一愣,随后心中一动,一双美目紧张的落在秦奋身上,说道:“莫非你是说,今天查货的那些假瓷器,全都是鸿盛的?!”

    “呵呵,要不说琼琼聪明呢,的确鸿盛的,不过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我手里只有人证!”秦奋露出一丝笑意,再度说道。

    “是这样啊,那人证呢,不能作为证据吗?!”

    “当然算了,但是需要一些直接证据!”秦奋说道。

    “看来真是这样,现在鸿盛正在准备秋拍的事情,看来根本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赵琼琼点点头说道。

    “其实,他如果真要逃或者其他,那就证明做贼心虚了,现在不过是故作镇定,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还有其他的底牌,想要跟我斗一次!”秦奋分析道。

    “不管怎么说了,我感觉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所以,我们还是当心点好!”

    “我知道了,别担心,对了,雨月去哪里了?!”话题一转,秦奋再度问道。

    “哦我让她去准备专场的事情了,毕竟是他父亲生前留下的东西,具体怎么弄,全看他自己了,而且我也不想插手,让她自己去准备吧!”

    “你的心思细腻,雨月应该会感激你的!”听到这话,秦奋欣慰的说道。

    “一个人接连失去两位至亲,那种打击,我们根本不能想象,索性,现在她还有你,或许能让她心里好受一些吧!”赵琼琼再度说道。

    “放心吧,她能走出阴霾的!”

    “我知道,有你在,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我觉得她有时候很奇怪!”赵琼琼考虑了一下,柳眉一簇,朝着秦奋说道。

    “怎么?!”

    “她有时候总是一个人发呆,而且跟她聊天也总是心不在焉,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赵琼琼犹豫了一下说道。

    秦奋心中一愣,不由得说道:“或许还是因为她哥哥的事情吧,放心吧,抽空我去和她聊一聊!”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潘雨月已经走了进来,秦奋看到潘雨月之后,急忙朝着对方轻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