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成竹在胸何所惧

    “雨月,专场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秦奋走到对方跟前之后,轻声问道。

    “嗯”

    潘雨月看了秦奋一眼,鼻孔里只哼出一个音,随后缓缓的走到沙发上,坐下之后,脸上缓缓的平添了一抹忧伤。

    赵琼琼看到潘雨月这幅样子,很是自取的站起身,朝着秦奋示意了一下,拿着一些资料离开了办公司,并且将门轻轻的带上。

    秦奋犹豫了一下,缓步走到潘雨月跟前坐下,轻声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呜”

    潘雨月感受身旁男人的气息,一头扎进对方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秦奋慌乱了一下,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后背,安慰道:“别哭了,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我说说好吗?!”

    “我想我爸爸和哥哥”潘雨月终于泣不成声的说道。

    听到对方的声音,秦奋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其实,潘雨月心里的痛,秦奋完全能够体会,只是这一刻,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而已。

    “好了,想哭就哭吧,不过,你记住一点,以后的路,我陪你走!”秦奋说罢,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潘雨月靠在秦奋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秦奋的衣服已经被她泪湿了一大片,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之后,潘雨月才哽咽的从秦奋怀里爬起来。

    望着梨花带雨的潘雨月,秦奋的脸上更是浮现出满满的心疼,“好了,哭过就好了,我知道你是看到你爸爸留下的那些东西睹物思人,所以,我们把这些东西拍卖出去也好,过去的终会过去,我们必须要向前看,未来我陪着你!”

    “谢谢你,如果我有一天从你生命里消失了,你千万不要想我!”潘雨月毫无兆头的朝着秦奋说道。

    “傻丫头说什么呢?!你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吗?!”秦奋一脸认真,随后又俏皮的刮了一下对方的鼻子。

    “是,这一生都逃不掉了。”潘雨月望着秦奋满脸的认真,最终点点头,羞赧道。

    不过,此刻秦奋的心里,却真的有了一丝紧张,刚才赵琼琼说潘雨月好像不太对劲,现在又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起来。

    “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情,鬼手刘我已经找到了,而且我在一个地下室里,发现了大量的假瓷器!”秦奋考虑了一下,急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潘雨月。

    “真的吗?!”潘雨月止住哽咽,看向了秦奋。

    “呵呵,看你哭的妆都花了,假睫毛都掉下来了。”秦奋笑着打趣道。

    “讨厌,我根本没戴假睫毛,你少转移话题,快告诉我”潘雨月直接破涕为笑,轻轻捶打了秦奋一下。

    “嘿嘿,这就对了,笑起来才是最美的!”秦奋朝着对方傻笑一下,继续说道:“今天是在一个小区的地下室找到的假瓷器,同时鬼手刘也在那里,不过是被囚禁在那里的!”

    “是鸿盛干的对吗?!”潘雨月直接问道。

    “没错,不过现在我们手里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只有鬼手刘的人证和口供,所以,想要将鸿盛彻底绳之于法还是有些困难的!”秦奋眉头一皱说道。

    “鬼手刘都指证了,那还不够吗?!”潘雨月有些着急道。

    “你听我说,这一次,我是要让鸿盛彻底完蛋的,如果单靠鬼手刘自己,那到时候鸿家人一出面,恐怕对方又将逍遥法外了。”秦奋急忙分析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需要我做什么?!”

    “不需要,秋拍的时候,就是我将鸿盛踩在脚下的时候!”秦奋说话间,脸上隐约有寒气释放出来。

    “你没有骗我吗?!”

    “不会,我答应你的,就一定能办到!”

    “好,我相信你,谢谢你!”潘雨月说罢,再度靠在秦奋的怀里。

    为了能让潘雨月心情好一些,整个下午,秦奋便跟她呆在沙发上,直到晚上,秦奋才带着几个美女出去吃了夜宵,然后一起回到了别墅中。

    别墅里有一间很大的书房,这是专门为秦奋准备的,除去书架还有一个多宝架之外,还有一张大床。

    回到别墅之后,因为几个美女因为拍卖会的事情都累了,所以洗漱完毕,全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之中,秦奋倒成了孤家寡人,无奈的摇摇头之后,只好独自回到了书房之中。

    秦奋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别墅的门轻微的响了一下,他直接从沙发上起来,然后朝着外面走去,只见云倩正在换鞋,秦奋这才轻松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不回别墅,回云家了呢?!”

    “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这么大老远跑到这里呢!”云倩看到秦奋出现在客厅之中,当下没好气的说道。

    “呃这么说,你是为了我才回来的?!”秦奋语气怪异的说道。

    云倩一听这语气,就知道秦奋肯定又起什么坏心思了,直接白了他一眼说道:“是关于假瓷器的事情!”

    秦奋一愣,急忙朝着云倩说道:“到书房里说。”

    须臾,秦奋和云倩一前一后,进入了书房之中,秦奋将门缓缓带上,这才开口问道:“是不是事情有什么变化!”

    云倩美目看了一眼秦奋,点点头说道:“没错,现在这件事情比较棘手,嫌疑最大的就是鸿盛了,可是当我跟我父亲汇报之后,他的意思是先放一放,等待他请示汇报之后,再做定夺!”

    听到这话,秦奋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恐怕云中天是顾忌鸿家吧。

    “现在鬼手刘在我手里,他是做仿瓷高手,就是鸿盛将鬼手刘囚禁在地下室中,当初害死潘雨月父亲的那件瓷器,就是出自鬼手刘之手。”秦奋一脸凝重的说道。

    “这么说,你手里有人证了?!”云倩一脸紧张到。

    “没错,我之所以没有将鬼手刘交给警方,就是担心这件事中途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知道,你是担心鸿家的人对吗?!”云倩再问道。

    “是啊,鸿家不是一般的家族,如果去找首长,恐怕首长也很为难了,索性,我就将鬼手刘控制在我手里,到时候给他来个出其不意,当然现在鸿盛已经知道鬼手刘在我手里了,他现在没有动作,我想肯定还是会有侥幸的理由的!”秦奋再度分析道。

    “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情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即便现在我父亲都在忌讳这件事情,所以,还是隐蔽一些的好,不过,我在想你下一步是什么打算?!”云倩柳眉一簇问道。

    “嘿嘿,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就是见证我秦奋本事的时候了,到时候你只要准备好人手就行,我要让鸿盛一蹶不振!让整个鸿家都知道,不要以为对国家有恩,就可以任凭子孙后代胡作非为。”

    “可是,首长万一要出面呢?!”

    “所以,就要做得天衣无缝,铁板钉钉,让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秦奋再度认真道。

    “好吧,你自己想好就可以了,不过我提醒你,听说鸿家人今天又去见首长了。”云倩提醒道。

    “呵呵”秦奋听到这话,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一双眼睛很是怪异的落在云倩身上,就在云倩有些疑惑间,他忽然再度开口问道:“你说你,不在云家好好呆着,非要住进这别墅里,你爸他同意吗?!”

    “讨厌就知道你没鳖什么好话”云倩顿时一脸无奈道。

    “我这不是好奇嘛?!”

    “那我告诉你,我爸早就知道咱们两个已经那啥了,所以,他认定你就是他女婿,虽然这个女婿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谁让他女儿喜欢呢?!”

    “呃好吧,我权当你是在夸我,不过,既然你说我不是好东西了,那我可就不好给你看了啊”

    秦奋说罢,脸上直接闪过一抹坏笑,云倩知道对方的心思,当下站起身就要往外跑,可是没跑两步,已经被秦奋拦腰抱住,挣扎了一下之后,她整个身体都酥麻了,尤其感受到秦奋那粗狂的呼吸声,下一秒,身体缓缓的转了过来,跟秦奋四目相对,情到深处之后,两人终于是如胶似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云倩急忙从秦奋书房跑出来,深怕被其他姐妹看到,可惜,刚一到客厅,她瞬间便脸红了,因为几个美女已经在沙发上坐着等她了。

    “嘿嘿,云大美女害羞了,这有什么啊?!以后大家都会习惯的!”周子媛直接一声坏笑,朝着满脸绯红的云倩说道。

    云倩这下俏脸更烫。

    “好了,别瞎开玩笑了,收拾一下,去公司吧!”沈安璐到底冷静,急忙拽了一下周子媛说道。

    须臾,众美女收拾完,一起出了别墅,秦奋最后一个出来,正要上车,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徐会长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秦奋接起电话,急忙说道。

    “秦奋,你抽空来一趟协会,有两件事情我的跟你商量一下!”电话里,徐鸿鸣的声音有些低沉。

    “我知道了,一个小时候后我到协会!”

    秦奋挂掉电话之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两件事情?!怎么会有两件事情呢?!

    随后,秦奋直接上了云倩的车,朝着他认真说道:“先送我去一趟文物协会,徐会长他们找我有些事情要谈!”

    云倩看到秦奋的脸色,也没好多问什么,直接发动车子,一脚油门朝着别墅区外面驶去。

    一个小时之后,云倩将秦奋放在文物协会门口,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云倩就先行离开了,秦奋急忙朝着协会大楼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