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再施压秦奋淡定

    秦奋一进协会大门,就看到陶博儒已经在等他了,急忙上前问道:“陶老,徐会长这么急着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今天协会有个重要会议,你也得参加一下!”陶博儒说罢,引着秦奋就朝着会议室走去。

    秦奋倒是有些好奇起来,一头雾水的问道:“陶老,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啊?!”

    “你先别问了,去了你就知道了,我提醒你一下,这次会议的主题有关于这次假瓷器的事情!”陶博儒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秦奋透露了一些消息。

    假瓷器?!

    秦奋心中一愣,忽然想起昨天夜里云倩跟他说的事情,心里多少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

    须臾,两人一同进入会议室,此刻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看起来应该就是在等秦奋的到来,秦奋看了一眼众人,急忙笑着打招呼道:“各位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秦副会长过来坐!”

    徐鸿鸣看了一眼秦奋,急忙朝着他招呼了一下,随后秦奋直接坐在了徐鸿鸣的旁边。

    虽然秦奋很少到协会来,但是他的本事大家都知道,所以,在场的人,对于秦奋的迟到,倒是没有一个人心里不舒服,同时,他们中的一些人,这时候,心里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其实,这些人都知道,现在古玩街的如日中天的正德斋,就是秦奋的古玩店,还有最近广告满天飞的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同样跟秦奋有关系,不说其他的,眼下秦宝这次秋拍,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尤其还有一些从来都不参与这些事情的大收藏家,全都出来了,可见秦宝的影响力。

    所以,他们中的一些人就想着,可以到秦宝拍卖公司,或者是正德斋,做一个客座的话,那对他们来说都是莫大的荣光,而且还有钱赚,所以,他们必须要跟秦奋搞好关系。

    “好了,时间到了,咱们现在开会!”徐鸿鸣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基本上已经是到齐了,清了清嗓子说道。

    台下的议论声嘎然而止,徐鸿鸣一脸认真的看了看众人,再度说道:“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关于这次京城出现大量仿瓷器的事情。”

    徐鸿鸣话音一落,底下的人再度小声议论了起来,毕竟这次仿瓷的事情,已经震荡了整个圈子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一次发现这么多的仿瓷,影响力可见一斑。

    不过此刻最为淡定的当属秦奋了,刚才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所以,就等着徐鸿鸣继续说下去。

    “这次仿瓷的事情,已经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而且相关部门已经着手开始调查,那我现在就传达一下,上级文物局的要求,上级领导希望我们不要在私下议论这件事情,而且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要妄加猜测这些仿瓷的来源,不信谣不传谣!”

    徐鸿鸣说完这一句,再度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原本还在小声议论的人,这时候全都正襟危坐在那里,因为他们私下的确是在议论这些东西的来源,幕后主使是谁,加上前段时间潘明的事情,再度被挖出来。

    所以,他们心里都有自己一个判断。

    坐在徐鸿鸣旁边的秦奋,心里忍不住动了一下,心想,看来上级的确是出手了,这是故意想要压制这件事情,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上面的人肯定听说了这件事情跟什么人有关系,所以,才会让大家闭嘴,不要去议论这件事情。

    说白了,他们还是忌惮鸿家的实力。

    “对于这次仿瓷的事情,虽然震动很大,但是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大家还是不要说了,我说这些也是为了大家好,毕竟祸从口出,而且谣言这东西真的很可怕,万一冤枉了好人呢?!”

    徐鸿鸣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脸看向秦奋,一脸微笑道:“秦副会长,你好久也没来协会,给大家讲两句吧!”

    听到这话,这些人的耳朵全都竖了起来,因为前几天秦奋和鸿盛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秦奋和鸿盛之间的恩怨,而且秦奋暴打鸿盛的事情,让他们心里格外的爽快,鸿盛本身就是做拍卖公司的,所以,协会之中很多人,都跟对方直接或者间接的打过交道,鸿盛的为人,他们清楚的很,其中一些没少受到鸿盛的打击和威胁。

    “呵呵,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遵守上级的要求就对了,在没有真相大白之前,我们的确不要去议论,即便心里有看法,那也暂时留在心里就好,不过我相信,公道自在人间,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而且这一天不会很晚,这次仿瓷的事情,的确震动了整个圈子,而幕后的人,终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哗哗哗!”

    秦奋一席话落下,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徐鸿鸣和陶博儒同样是相视一笑,他们知道,秦奋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很隐晦,但是还是说到了众人的心里。

    接下来会议比较无聊,大体就是最近的工作安排云云,秦奋也无心听这些,半个小时之后会议结束。

    徐鸿鸣和秦奋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两人先行离开了会议室,直接去了徐鸿鸣的办公室,陶博儒简单整理了一下会议室之后,急忙也赶了过来。

    “你小子哈,要不是我打电话,你肯定也不会回来参加会议的了。”徐鸿鸣一边给秦奋倒茶,一边笑着说道。

    “呵呵,徐会长你知道我真的不喜欢这种体制生活,我平时懒散惯了。”秦奋苦笑着接过茶杯。

    “今天你说的那番话很到位,其实关起门来,咱们三个人都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实话跟你说,现在文物局那边要求我们不要议论这些事情,分明是有意要往下压了,所以,没办法咱们只能按要求传达了。”

    看到徐鸿鸣脸上浮现出的一丝无奈,秦奋也是点点头说道:“其实,这也是不愿意在体制内的缘故了,说话都要谨小慎微,不过这次上面这么做,显然是刻意为之的。”

    “我知道,结合潘明的事情,这次的仿瓷大量出现,恐怕是跟鸿盛脱不了干系了,但是鸿家的背景在那里摆着,恐怕是有人在施压了。”徐鸿鸣眉头一皱说道。

    虽然是当着秦奋的面,但是徐鸿鸣和陶博儒和秦奋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当然秦奋对两人也是充满了信任,除去徐鸿鸣喜欢做官之外,其他的毛病倒是没有。

    “两位既然说起来了,那我也说说自己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有四个字,那就是邪不压正,人在做天在看,他早晚是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秦奋说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冷漠,徐鸿鸣和陶博儒看到秦奋脸上的变化,基本上已经明白了秦奋的意思。

    “好了,秦奋,先不说这件事情了,这次叫你回来,其实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片刻之后,徐鸿鸣忽然面色凝重的朝着秦奋说道。

    秦奋喝了一口茶,神情恢复了一下,说道:“徐会长您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只要我秦奋能办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哦不是,不是我们的事情,也不是协会的事情,是关于欧老的事情!”徐鸿鸣急忙摆手道。

    “欧辰欧老?!”秦奋顿时心中一动。

    之前文物研讨会的时候,秦奋跟欧辰有过接触,而且欧冶子的残剑乃是秦奋帮着将上面的煞气抹除的,当初欧辰就说过,一定要让秦奋去一趟建州。

    只不过后来因为事情太多,秦奋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而且欧辰也一直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他以为欧家没什么事情了,现在欧家人跟徐鸿鸣联系了,那很可能欧家已经是发生了什么。

    “没错,昨天接到欧老儿子的电话,欧老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

    “生病了?!”秦奋再问道。

    “欧老儿子说,欧老现在昏迷了,不过欧老在昏迷之前,曾经告诉过他的儿子,一旦他出现什么意外,一定要联系你,所以,欧辰儿子的电话就打到了我这里了。”

    徐鸿鸣满脸凝重的说道。

    听到这话,秦奋心中一动,急忙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非欧老的昏迷,属于非正常昏迷吗?!”

    “对方没说,但是欧老说,如果他出现什么意外,那只有你可以帮他欧家!”徐鸿鸣同样是一脸的茫然。

    秦奋想起之前欧老跟他说的,关于欧冶池的事情,心里顿时一紧,恐怕欧老是去过欧冶池了,而且遇到了不寻常的事情。

    想到这些,秦奋急忙跟徐鸿鸣点头道:“我知道了,等到秋拍结束之后,我便去一趟建州!”

    徐鸿鸣和陶博儒看到秦奋点头,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轻松,说道:“秦奋,这次又得麻烦你了,欧老的身份可不一般,他对我们国家文物事业的贡献可是相当巨大的,这次你一定要尽全力了。”

    “放心吧,我知道了!”秦奋点点头。

    随后,三人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包括最近协会内发生的一些事情,秦奋这才起身离开徐鸿鸣的办公室,可是刚一出办公室,就被几个协会的同事给围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