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788章 心里防线将崩塌

    此时的云倩,正在云中天的办公室,而且看起来父女两个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显然刚才一直处于不愉快之中。

    秦奋敲门进去之后,云倩急忙起身来到秦奋秦奋跟前问道:“到底什么情况,鸿涛的事情……”

    “嘿嘿,先让我喝口水吧,刚才紧张的口干舌燥!”秦奋朝着云倩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沙发上开始倒水喝。

    就在这时候,云中天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云中天看了一眼来电,急忙站起身毕恭毕敬的接了起来。

    “嗯……我知道了。”

    “嗯,知道了。”

    只见云中天一直毕恭毕敬的点着头,具体对方说些什么,云倩并没有听到,当然现在的她也没心思搭理自己的父亲,而是一直在等着秦奋说话。

    “秦奋,你快说啊,你是要急死我吗?!”

    云倩的本来就心急,眼下更是着急了不少。

    “呵呵,等一下,云叔接完电话,你就什么都明白了。”秦奋说完之后,竟然开始悠闲的泡起了茶,完全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片刻之后云中天将电话,小心的放下,脸上露出一抹浓重的严肃。

    就在云倩一头雾水的时候,云中天终于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认真道:“提审鸿盛!”

    听到这个消息,云倩当即一愣,不过刚喝完一壶茶的秦奋,已经站起来,拉了拉云倩,说道:“怎么傻了吗?!还不快点审讯鸿盛?!”

    说完秦奋直接朝外面走去,云中天也是急忙跟了上去,云倩反应了片刻之后,这才跟了上去。

    三人一同来到审讯室,鸿盛已经被再度带了进来,云中天之所以也跟进来,完全是担心云倩和秦奋,再度克制不住情绪,做出过激的行为。

    鸿盛看到这三个人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紧张,因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可是家族还是没人过来,而且看三人的脸色,好像都很严肃,而且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就越发的紧张起来。

    “鸿盛,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吧?!”

    秦奋看了一眼鸿盛,只见他脸上的浮肿,应该已经被医护人员处理过,现在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人样了。

    “你们之前可是刑讯逼供,我肯定是要举报你们的!”鸿盛经过一段时间的单独冷静之后,心里再度有了底,不管怎么说,眼下他必须要绷住了,绝对不能让对方给吓唬住。

    “呵呵,你倒是很会反咬一口啊,不过这一点事情,跟你做的那些丧失人道的事情来说,不过是挠痒痒而已,如果你想举报就举报吧,我没什么意见!”

    秦奋直接冷笑一句,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哼,那就走着瞧!”

    鸿盛脸色一寒,再度翘起二郎腿,看起来很镇定,但是却逃不过秦奋的眼睛,秦奋看的出来,鸿盛这时候已经是有些害怕了。

    他心里知道,只要鸿家不来人,他就有办法让鸿盛的心里设防彻底崩塌。

    随后,秦奋朝着云倩使了一个眼色,云倩会心点点头。

    “啪!”

    就在鸿盛还装出一脸淡定的时候,云倩忽然将一沓资料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直接将鸿盛吓得颤抖了一下。

    “鸿盛,这些东西,具体写了一些什么,我想你应该清楚吧,不过,我现在给你机会,主动坦白和我们说出来,结果可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再说话!”

    云倩一双美目冷冷的盯着鸿盛。

    果然,这话一进入鸿盛的耳朵,只见鸿盛的眼皮不经意的跳了一下,即便是这么轻微的动作,都没能逃过秦奋的眼睛,他知道,鸿盛的心里,已经开始出现了波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鸿家的人,我要见家里的人!”鸿盛最终,只能再度搬出鸿家人。

    因为他知道,云中天在这里,秦奋和云倩是不会乱来的,只是他有一点不知道,此刻的鸿家已经是乱做了一团,对于鸿盛的事情,明显这次是有些不对劲了,尤其首长的态度很明确,所以,想要救鸿盛的机会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不过,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爸,您赶快想个办法,再晚的话恐怕来不及了。”鸿鹏宇这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子。

    “你闭嘴,这还不是因为你,早就跟你说过,让鸿盛收敛一些,可是你做了些什么都?!不单单没有警告他,而且处处袒护,如果这次将这几年的事情,全都抖出来,鸿盛可就彻底完蛋了。”

    鸿涛一脸愤怒的喝道。

    鸿鹏宇顿时闭嘴,好半晌才说道:“其实我跟他说过,可是他就是不听,可是就他弄得那些假瓷器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一直以为就是他收的一些假瓷器,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幕后。”

    “哼,你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这次要是鸿盛出什么意外,你的责任是推脱不掉的!”鸿涛再度怒道。

    “爸,您要教训我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眼下还是想办法将鸿盛给从三局弄出来吧,要不然,估计要出事了!”鸿鹏宇再度担心道。

    “哼,现在首长已经不过问这件事情了,显然是不打算袒护我鸿家了,说到底,都是我鸿家太得寸进尺了!”

    “那该怎么办?!”

    鸿涛沉默了一下之后,无奈道:“走,带着护卫队跟我去特勤三局,大不了给我把人抢回来,我就不相信,他三局的人,敢跟我鸿家过不去!”

    这时候,鸿涛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当下朝着儿子喝道。

    鸿鹏宇虽然有些吃惊,但是看到鸿涛的脸色,当下直接离开了客厅,去通知护卫队了。

    同时,对于鸿盛的审讯,还在进行着,不过鸿盛到现在,完全不承认自己做过什么,硬是坐在那里死撑着。

    “鸿盛,你知道我们给你的机会,是有时间限制的,既然你不说的话,那我就替你说!”这时候,云中天脸色一沉,直接朝着对方冷到。

    “云中天,我知道你们这些套路,不用吓唬我,我鸿盛不是被吓大了,告诉你,我鸿家人没来之前,你休想跟我说任何的话,就你们云家,在我鸿家眼里不过是如同一只蝼蚁而已!”鸿盛再度咬牙道。

    “当年潘明从你的拍卖公司,花高价买到一件假瓷器,找你理论的时候,却被你找人杀掉,这件事情你敢说不是你做的吗?!”

    “你这是污蔑!”鸿盛满脸杀气的盯着云倩。

    “我污蔑你!这里的资料可是写的清清楚楚,而且还有人证口供,你以为你当年收买的那些人,真的会守口如瓶吗?!”

    云倩再度将桌上的资料,猛地朝着桌子上一扔,让鸿盛再度吃了一惊。

    “然后你为了利益,竟然去瓷都,找到了制加持高手鬼手刘,将他囚禁在你的地下室,让他帮你制作假瓷器。”

    “那……那都是鬼手刘污蔑我!我根本不认识他,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制作过假瓷器!”鸿盛急忙反驳。

    “那今天在你拍卖会上查货的那些假瓷器呢?!”秦奋冷到。

    “那是我收的,我也是打眼了,都怪我公司的那些鉴宝师,本事不够,眼力也不行!”鸿盛冷声解释道。

    “呵呵,鬼手刘可是亲口说的,这人证加口供,还不够吗?!”

    “哈哈,秦奋,你吓唬我呢,这你就能说明是我在幕后指使吗?!”鸿盛当即冷笑道。

    看到鸿盛如此的嚣张,嘴巴如此之硬,秦奋的脸色闪过一抹冷笑说道:“那小区的监控,你以为就你知道会去查,我就不会吗?!我手里是录像,你想看,我随时给你看!”

    秦奋说话间,扬了扬手中的优盘。

    果然,当鸿盛看到秦奋手中的优盘之后,脸上再度闪过一抹紧张,双手开始不停的互相搓着,看的出来,他的心里防线正在一点点的坍塌。

    看到这样的变化,秦奋乘胜追击,继续说道:“潘家人因为一直对潘明的事情不甘,所以,一直在收集你的犯罪证据,可是你知道后,便派出了杀手,将他杀害,而且还要杀害潘雨月,幸好我及时赶到,最为可恨的是,你居然雇佣岛国的杀手,这就足以让你身首异处了!”

    “你放屁!”鸿盛的冷汗开始不断伸出,朝着秦奋大声吼道。

    不过秦奋看到对方这种表现,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冷道:“前几天你为了搞垮我秦宝艺术品拍卖公司,居然再次拍杀手,拦路打劫潘家的古董,甚至还想枪击我女朋友,这件事情,你敢说跟你没关系吗?!”

    “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想要吓唬一下你!”鸿盛终于是在紧张之下,说出了实情。

    “继续!”

    秦奋看到对方终于松开,自己的步步紧逼终于是见到了成效。

    “我……我说什么,这都是我那些员工背着我做的!”

    鸿盛也算是脑子够快,感觉到中了秦奋的圈套之后,直接改口道。

    “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把证据给他看看!”

    秦奋当下脸色一变,怒道。

    不过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想起了一片嘈杂声,而且脚步凌乱,好像是有人闯进了三局,几人脸色同时一变,尤其云中天急忙朝着外面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