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793章 豇豆红釉长颈瓶

    只见两位礼仪小姐,手中各自端着一个托盘,上面分别放着两件瓷器,缓缓的走到拍卖台,然后将这两件瓷器放在展台之上。

    这两件东西一出来,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就连秦奋的眼睛都亮了,这一对东西,竟然是豇豆红釉长颈瓶,先不说朝代,就说这罕见度,足以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了。

    “秦奋,你小子好本事啊,竟然是豇豆红釉长颈瓶,真是罕见啊!”徐鸿鸣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别说是一对了,就是这么一只,恐怕就已经算是稀有珍宝了。”陶博儒同样一脸的激动。

    “呃……两位,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这两件东西,我先前根本没有见过,不知道是哪位委托人委托的!”秦奋一脸的无奈,看来赵琼琼的确是没少搞到好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你说说,这豇豆红釉应该是什么朝代的?!”徐鸿鸣顿时来了兴趣。

    “呵呵,徐会长你这可是要考我了?!”秦奋苦笑道。

    “反正闲的也是闲的,咱们就一起研究一下呗。”徐鸿鸣笑道。

    看到徐鸿鸣这么高的雅致,秦奋也是露出一抹笑容,说道:“既然徐会长觉得无聊,那咱们就私下说说!”

    秦奋说罢,目光落在这一对豇豆红釉的长颈瓶上,只见每一只长颈瓶上面,全都萦绕着一圈浓郁的魂气,显然这东西是真的无疑,再看上面的做工,看起来胎质很厚重,而且没什么杂质,这红釉很纯颜色很正典型的豇豆红,所以,不用看底足的款识,他应该已经猜了出来。

    “徐会长,我看的像是清朝的瓷器,您觉得呢?!”

    “呵呵,你果然厉害,我想你不单单是知道是清朝的,而且也知道是清朝具体时期的吧?!”徐鸿鸣点点头,笑道。

    “看这釉色应该是康熙年间的了。”秦奋毫不隐瞒道。

    “没错,我看着也像。”徐鸿鸣再度点点头。

    两人话音一落,只听得拍卖师已经介绍起来。

    “现在大家看到的乃是一对清康熙年间的豇豆红釉长颈瓶一对,品相完好,釉色纯正,而且底足有款识,证明乃是官窑制品,肚鼓腹润颈长,是市场十分罕见的瓷器,而且还是一对,所以这收藏价值和市场价值就不用我多说了。”

    “真的是康熙年的豇豆红釉吗?!”

    这时候,台下已经有些人安奈不住了。

    “秦宝的名声,我想现在大家已经很清楚了,而且先前赵董说过,如果在我们秦宝拍到假货,不单单如数退款,还会得到大笔的赔偿金!所以,请大家放下拍吧!”拍卖师再度笑道。

    “起拍价是多少,这东西我看上了。”这时候,一个中年人更是着急道。

    “呵呵,众所周知,一般瓷器成对保存下来的很少,所以它的市场价就会越高,这对豇豆长颈瓶,本身就是一对稀世珍宝,加上是一对,所以起拍价是五百万!”

    “八百万!”

    这话一出,先前说话直接,直接举牌加了三百万,不得不说,这种拍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有些人出手就是阔绰。

    “恐怕,这一对豇豆红釉长颈瓶,要打破拍卖会的记录了。”这时候,徐鸿鸣脸上不无认真的说道。

    陶博儒在一旁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我现在倒是很好奇,这对长颈瓶,到底是哪位委托人的呢?!”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疑惑,朝着前排的人扫视了一下。

    只见众人的脸上全都是爱慕之色,唯有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却格外的淡定,看起来,这东西根本没有吸引他一般。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韵古堂的老板郑伯元,看到对方的表情,秦奋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随后跟徐鸿鸣和陶博儒耳语了一下,直接朝着郑伯元走了过去。

    郑伯元正一脸悠闲的看着拍卖的时候,发现秦奋已经一脸笑意的走过来,急忙腾出一个座位来。

    “秦少,恭喜你了,这么痛快的就将鸿盛给收拾了,而且你这次做的是大快人心,你没见今天你这里多了很多人吗??!我刚才打量了一下,有不少人,之前都是鸿盛拍卖公司的常客,现在看来,他们已经全都倒戈了。”

    郑伯元朝着秦奋一脸欣慰道。

    “嘿嘿,郑老,说实话,这次的事情还是多亏了大家的帮忙,不过,对于这些人我没什么兴趣,如果是来拍东西的那我欢迎,其他的我看就算了,毕竟近墨者黑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秦奋挠头轻笑道。

    “嗯,我其实还想提醒你这些呢,说白了,这些人干什么的都有,鱼龙混杂的,最好不要跟他们有什么瓜葛。”

    “郑老,这对豇豆红釉长颈瓶是您的吧?!”秦奋忽然话题一转,朝着对方问道。

    郑伯元一愣,随即很是吃惊的看了一眼秦奋,因为之前他让人送来这对长颈瓶的时候,可以交待过,不要让赵琼琼知道是他送来的,当时赵琼琼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只是没想到这丫头还是将真相告诉了秦奋。

    毕竟秦奋知道这东西的价格,他就是怕秦奋知道,然后秦奋会拒绝。

    “呵呵,是不是赵董告诉你的?!”

    “呵呵,不是,刚才我看了一下,按说如此稀世珍宝出现,一般人都是会震惊的,唯独您一脸的淡定,所以,就只有两种情况了,要么您见多识广,对这东西看的很淡,还有一种,这本身就是您手里的东西,而我的猜测,这东西是您自己珍藏之物。”

    秦奋笑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哈哈,你这家伙,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没错,这东西的确是我个人私藏的!”郑伯元这一刻已经没必要隐瞒了,笑了一下说道。

    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秦奋心里一阵感动,急忙说道:“郑老,这个真的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还让您将自己私藏的东西拿出来上拍,倒是我秦奋不懂事了。”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你对我郑家的恩情,何止是两件瓷器就能衡量的呢?!当初我就是担心你会多想,所以才叮嘱赵董不要告诉你真相呢!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只要能帮到别人,也算是福泽了。”郑伯元说道。

    “呵呵,多谢郑老了,放心这次拍卖的钱,我全部给郑老!”

    “你这家伙,再这么说的话,可是真的在打我的脸了。”郑伯元佯怒道。

    看到郑伯元的表情,秦奋只好低头苦笑了一下。

    “我出八千万!”

    就在这时,只听得有人再度高呼了一声,价格已经叫道了八千万。

    “郑老这对长颈瓶,您是多少钱收的?!”秦奋忍不住好奇道。

    “说来倒是有些年头了,记得我有次去乡下淘东西,是在一户农家看到的,当时身上就不到三万块,我给了他们两万块。”

    “这可真是天漏了。”说话间,秦奋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是啊,尤其现在市场价,瓷器市场明清时期的东西,一直是中流砥柱,虽然价格一直不被看好,但是却一直呈现着上升的趋势,尤其去年,我听说在港地,一件康熙官窑彩釉,成交价在一个亿,说实话,那件东西的成色品相还没有咱这个好呢,所以,我想,今天不出意外的话,能上两个亿!”

    郑伯元点点头,朝着秦奋解释了一下。

    “嗯,我看差不多,康熙年的彩釉一直都是很神秘的存在,尤其这豇豆釉色,可是康熙年间,最为名贵的釉色之一了,因为其颜色如同豇豆颜色,所以得这名,豇豆釉瓷器就因为其很难烧制而成,所以,现在流传下来的,很少有大器件,这一对长颈瓶,算是特例了,所以即便是两个亿,也不能完全代表他的价值。”

    秦奋很是赞同的说道。

    “其实到后来,仿制豇豆红釉的有很多,但是却因为其烧制难度太高,所以仿起来也格外的困难,雍正时期也有豇豆釉,但是已经没有那么纯正,明初的仿品依旧达不到康熙年的水平,总是少了几分韵味,所以,这价值不是金钱就能衡量的!”郑伯元再度说道。

    “所以,我就说郑老,你这么拿出来没跟我商量一下,多少有些欠妥,我这不是明摆着夺人所爱吗?!”秦奋有些不好意思道。

    “你小子,我知道你的心思就好了,再珍贵不都是身外之物吗?!就比如潘明,一生收藏,可是到后来命都搭进去了,有什么用?!”郑伯元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无奈。

    “是啊,好在现在也算是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这都得感谢你,以后雨月你要多照顾一些,她和其他女孩子不太一样。”

    “不太一样?!您是指她从小没了父亲吗?!”秦奋问道。

    “嗯……算是吧,有些事情都过去了,不说也好!”

    郑伯元脸色一变,最终有些无奈道。

    看到对方这样的反应,秦奋的心里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这豇豆红釉长颈瓶,已经被叫到了两亿三的高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