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808章 司机也非一般人

    “秦奋,我们干嘛还要在这里住一晚上呢?!逛一逛不就行了吗?!”慕芷柔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啊,我们随身物品什么都没带啊!”谷若灵也是有些意外的说道。

    “呵呵,原本是打算今天赶回去的,但是刚才听司机说过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多待几天,或许我们还会有意外收获呢!”

    秦奋神秘一笑,说道。

    “几天?!还意外收获?!”慕芷柔当下有些不爽道:“别忘了咱们这次来的任务!”

    “好了,芷柔,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放心吧,我观察过,短时间内那洞穴里的东西,不会有任何动静的!而且我在等一些人的到来。”

    秦奋说话间,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凝重。

    “等什么人?!”慕芷柔急忙问道。

    “过几天就知道了。”秦奋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不说拉倒,反正到时候你不让我知道都不行!”慕芷柔有些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

    秦奋只是冲着对方轻笑了一下,再没说其他的。

    “好了,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肚子有些饿了。”谷若灵忽然揉了揉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随后,秦奋带着谷若灵和慕芷柔朝着楼下走,边走边给陈阿生打了一个电话。

    等到几人来到外面的时候,陈阿生已经在车上等着他们了,“老板,我们去哪里?!”

    “你常年跑出租车,应该对夏州这边很熟悉吧?!”秦奋直接问道。

    “呵呵,那您算是问对人了,我最早就是在夏州跑出租的,可是后来找了老婆是建州人,所以我就来到了建州!”陈阿生一脸得意的说道。

    “那好,你就带我们去夏州最好的饭店吧!”秦奋点点头,说道。

    “好嘞……”

    这陈阿生经过几个小时的观察,已经明白秦奋一看就是一个富二代,根本不是差钱的主,这次来古玩市场,不过就是因为有钱,过来找刺激的。

    再说秦奋,其实要说这眼缘还真是挺奇怪的,当他坐上陈阿生的车之后,就觉得这人,虽然有着所有出租车司机的那种油嘴滑舌,可是秦奋仔细观察过,这人开车的时候,身体坐的很直,而且动作很标准,这便引起了秦奋的一些怀疑。

    还有刚刚到了宾馆之后,秦奋刻意观察过这人走路,发现身体笔直,而且不弯腰不驼背,看起来很像是走正步一般,然后从这人的气息中,秦奋分明感觉到这人的呼吸很匀,而且身上有着一种军人的气质。

    很快陈阿生将车子开到一家海鲜楼跟前,秦奋看到这家海鲜楼忍不住轻笑一下,来到建州和夏州的区域,最好的莫过于是海鲜了。

    “老板,你们进去吃吧,我就在外面等着你们!”陈阿生将车子停好之后,跟秦奋说到。

    “呵呵,来了就一起吃吧!”秦奋笑道。

    “呃……这个不可以,您已经是很大度了,我可不能顺杆爬啊!”陈阿生这次急忙摆手道。

    秦奋看到对方的样子,再度笑道:“好吧,那咱们一起进去,你另外找张桌子,我们主要是需要谈点事情,不好让别人知道!”

    “我就在这里等着吧!”陈阿生急忙说道。

    “别扭捏了,都是大老爷们儿的!”秦奋说罢,径直朝着海鲜楼走去。

    陈安生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不过心里却认定秦奋这个富二代,跟许多的富二代不一样,没有瞧不起人。

    三人找了一个安静的卡间,然后又帮着陈安生找了一个位置,随后几人开始点餐,等到点完之后,秦奋告诉服务员,给陈阿生上一份跟自己一模一样的。

    “秦奋,我真是想不明白了,这里又不是没有出租车,你干嘛还要租他的呢?!多花冤枉钱不说,你了解他的底细吗?!”

    慕芷柔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陈阿生,正诚惶诚恐的打量着饭店,随后小声朝着秦奋说道。

    “呵呵,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司机,万一以后能用得着呢,再说我们在建州不可能只待几天的!”秦奋神秘一笑说道。

    对于秦奋的说辞,慕芷柔很是不理解,同时她更是看不清,秦奋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二十分钟之后,等到饭菜都上齐之后,秦奋对慕芷柔和谷若灵说了几句之后,直接起身去了陈阿生的桌子旁坐下。

    “一起喝点酒吧!”秦奋朝着陈阿生说道。

    “千万不要,老板,我开车的司机,平时出车最忌讳喝酒了。”陈阿生急忙说道。

    “呵呵,没事,待会儿让我女朋友帮着开车,咱们也算是认识一场了,坐下来聊聊天。”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话音一落,陈阿生还没反应过来,秦奋已经朝着服务员招呼了一下,“来四瓶啤酒。”

    “呃……老板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就是一个出租车拉活的,哪敢跟您这种富二代一起喝酒呢,再说了,这次您这么关照我,都算是我赶上了。”

    陈阿生急忙说道。

    “我可不是什么富二代,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靠双手闯出来的!”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您真是有本事,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吧,已经是佼佼者了,你看看我,眼看就四十岁了,依旧还得起草贪黑的拉活。”陈阿生顿时有种人比人得死的感觉。

    “呵呵,都一样,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老板,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又是让我住大酒店,又吃这么好的海鲜,那我就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既然您的钱也是自己双手挣出来的,那我倒是觉得,咱们还是别去那什么古玩街了,那里的*,真的,稍不留神就会让你损失惨重的!”

    “呵呵,我这人天生喜欢冒险,不是有句话吗?!富贵险中求,有时候该赌也得赌一把,我听说有人在古玩街赚大发了,所以我就想来试试。”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这陈阿生看到秦奋一脸的认真,就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用,再说,人家虽然把咱当盘菜,但是自己却得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啊!所以,只好点点头说道:“嗯,那我就不说了,反正老板到时候多留个心眼就好,要是遇到地痞流氓什么的,我陈阿生也能帮你对付!”

    “哦……这么说,陈哥还是个练家子了?!”秦奋顿时露出一抹笑意,问道。

    “千万不要叫我哥,我担当不起,不过,要说是练家子咱也算不上,但是我在部队待了七年,对付几个普通混混还是没问题的!这次您对我这么好,咱也得懂得知恩图报啊!”

    陈阿生说话间,啤酒已经上来,他急忙给秦奋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哈哈,真没看出来,原来陈哥之前是在部队啊?!这还真巧了,我身边好多退役的军人,有是特种部队的,有的是地方部队的,不知道陈哥先前是什么兵种。”秦奋顿时笑了一下。

    这下,秦奋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陈阿生还真的是军人出生。

    “侦察兵!不如你说的特种兵那么厉害,不过当年我也是参加过选拔的,经过地狱般的选拔之后,我成了最后为数不多的通过考验的,可是最后一个项目,我却被直接的刷下来了。”

    陈阿生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抹落寞,端起酒杯跟秦奋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干了下去。

    “看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秦奋心中忍不住腹诽了一下。

    “那陈哥这最后一道考验是什么呢?!”秦奋脸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唉,理论考试,我小时候是在海边渔村长大的,整天跟着父亲下海捕鱼,只上了小学,然后就没再继续,加上家里那时候穷,根本供不起我上学,后来参加了征兵,虽然在部队也学习,可是因为咱底子薄,根本看不懂,所以,最终离开了待了七年的部队。”

    说这话的时候,陈阿生脸上的落寞和忧伤越来越重,自顾自的喝下去两杯啤酒之后,继续说道:“回到地方之后,因为没有关系,所以,一直也安置不了工作,最后,就在家里捕鱼,后来攒了一些钱,就买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来到了夏州,后来学会了上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

    “呵呵,陈哥,你这不是也挺浪漫的吗?!还是网恋!”秦奋看到对方的脸色,急忙调侃道。

    “呵……其实,我开始并不是网恋,就是普通聊天,后来发现她,哦,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她很忧郁,而且对生活充满了悲观情绪,我就一直在开导她,久而久之我就发现自己好像是爱上她了,但是我跟她表白之后,被直接拒绝了,先开始她死活不说什么原因,后来我才知道,她出过车祸,双腿瘫痪了,只能坐轮椅,她说只想跟我做朋友,不想连累我。”

    听到这里,秦奋的眉头一皱,没想到这普通老百姓中的生活,真的是各种事情都会发生,当下对陈阿生多了几分同情。

    陈阿生自己已经喝下去一瓶半啤酒,脸色也微红起来,不过,似乎是借着酒劲,将话匣子打开了,吃了一口菜之后,继续说道:“后来我不顾家人的反对,硬是娶了她,原本我不想要孩子,因为她身体不好,我不想她冒险,可是她说,就算是死也要为我生一个孩子,后来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儿子,今年已经六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