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809章 带二美逛古玩街

    说到儿子,陈阿生的脸上先是浮现出一丝笑意,接着便再度陷入忧伤之中。

    “大爱!”

    秦奋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是啊,原本一家三口生活的正好,我也刚好买了一处房子,可是前不久,我儿子却生病了!”

    “什么病?!”秦奋急忙问道。

    陈阿生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跑了好几家医院,可是医生都没诊断出来,说是没什么毛病!”

    “什么症状?!”秦奋顿时心中一紧道。

    “整天浑浑噩噩,一天不见一点笑容,整天一个人躲在家里,除了我和他妈,谁都不见,一见生人就大喊大叫的,甚至还有自残的现象。”

    陈阿生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窝里已经满是泪水。

    听到这话,秦奋心中再度一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多半真的就不是病了。

    “陈哥,你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出现这种状况的?!出现这种状况之前,你带他到过什么地方?!”秦奋急忙问道。

    陈阿生虽然不理解秦奋为什么这么问,但是心里的不痛快说出来也是能好受一些,所以也没多想,直接说道:“大概三个月之前吧,我记得是我们一家三口在建州的各大景点玩了一天,带他去了一次游乐场,然后回来的路上,路过欧冶池,我就给他讲了一下剑祖的传说。后来回到家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现他开始出现异常了。”

    “欧冶池?!”秦奋心中一动,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过眼下,他却不能跟对方说太多,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女朋友是中医,等到回到建州之后,我们过去帮着看看,或许还能有些办法呢!”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老板了。”陈阿生虽然有些醉意,但是听到秦奋这么一说,顿时激动的握住了秦奋的手。

    “呵呵,陈哥千万不要这样,认识一场也算缘分,再说,您因为来夏州,这也见不到孩子和老婆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这是为了赚钱,要不是钱多,我也不能来,我这人性子直,说的是实话!”

    “嗯,我明白,生活不就是这样吗?!首先的问题就是想办法活下去啊!好了,吃过饭之后,咱们直接回酒店,你先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去古玩街转一转,尽量能早回去就早回去。”

    秦奋点点头说道。

    一个小时之后,几人离开了饭店,陈阿生因为说起家庭的事情,一个人将将近四瓶啤酒全都喝了下去,已经是彻底的醉过去了,秦奋只好架着他的胳膊,将他装进了车里,秦奋因为也喝了一点啤酒,只好让慕芷柔开车。

    慕芷柔白了秦奋一眼,最终还是坐在了驾驶位上,一脚油门,直接朝着宾馆驶去。

    到了宾馆之后,秦奋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将陈阿生送到了房间,随后才上了八楼。

    “我说你真是的,干嘛让他喝酒呢?!你这样对待一个陌生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所图呢?!”慕芷柔看到秦奋回来,当下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我的确是有所图,他是本地人,而且是出租司机,他们的消息都是很灵通的,我想跟他打听一些建州和夏州这边的事情,同时,虽然他只是同一个开出租的,但是并不低人一等,我这样对他,也算是做好事吧,当然我不要求什么回报,我只希望,社会上少一点冷漠,多一点温暖。”

    秦奋轻笑了一下,一脸认真道。

    “嗯,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都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啊!做好事可以,但是别忘记咱们身上的任务好吗?!”慕芷柔有些愠怒道。

    “好啦,你就别生气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情,这陈阿生身上,还真的有不少事情!我们这次不帮他恐怕都很难了。”秦奋忽然朝着两个美女神秘道。

    “什么意思?!”

    两个美女急忙问道。

    看到两人脸上的好奇,秦奋脸上再度露出神秘一笑,说道:“陈阿生的儿子,很可能沾染了煞气!”

    “煞气?!”

    慕芷柔登时脸色一变。

    “没错,陈阿生说,带着孩子去过一次欧冶池,然后孩子就变了,整天郁郁寡欢,而且不喜欢见生人,一个人整天躲在家里,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被煞气入体了。”秦奋说道。

    “看来这煞气是无处不在了!”慕芷柔柳眉一蹙,咬牙道。

    “没错,只是我想不明白,这煞气为什么会选中一个孩子下手呢?!”秦奋眉头一皱说道。

    “不管它有什么阴谋,这一次,我们必须将它铲除!”

    “嘿嘿,放心吧,咱们也累了,早点休息吧!”秦奋说话间,脸上露出一抹坏笑。

    看到对方这种笑意,谷若灵和慕芷柔,同时朝后退了一步,齐声说道:“大坏蛋,今天你休想碰我们一下。”

    “呃……好吧,那我就独守空房吧!”秦奋看到两个美女这样的表情,当下无奈道。

    谷若灵和慕芷柔这才逃也是的钻到了各自的房间之中。

    “嘿嘿,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秦奋坏笑一下,直接进入了浴室。

    可想而知,这一晚,两个美女还是没能逃过秦奋的魔爪……

    第二天一早,三人洗漱一番,直接离开宾馆,陈阿生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们了,不过陈阿生看到秦奋之后,脸上露出一抹尴尬,说道:“老板,对不起昨天喝的有点大了,麻烦您了。”

    “呵呵,陈哥说这话可是太见外了,夏州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们回到建州,先去你家,帮你看看孩子!”秦奋轻笑着摆摆手,说道。

    “多谢老板了。”

    “好了,以后别叫老板了,叫我秦奋就可以!”秦奋再度说道。

    “秦……秦少,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代表我们全家谢谢你!”最终陈阿生还是没敢直呼秦奋的名字。

    几人吃了一点早点之后,陈阿生轻车熟路的直接驾车朝着古玩街驶去。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之后,陈阿生找了个停车位,将车子停好,朝着秦奋说道:“前面一百米,就是白鹭古玩街了!”

    “好,那咱们就过去吧!”秦奋点点头,首先下了车。

    慕芷柔和谷若灵下车后,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建筑,只见远处依旧是仿古建筑,看来这里还真有点古色古香的意思了。

    “秦少,我在这里等着你们,还是跟你们一起过去呢?!”陈阿生将车停好之后,下车后朝着秦奋问道。

    “走吧,一起去看看,万一你也看到喜欢的东西,顺便捡个漏呢!”秦奋笑道。

    “呃……我哪有那种好命呢?!”陈阿生说话间,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不说命的事情,单说他现在基本上是身无分文,钱都给孩子和老婆治病花了,现在还欠着人家不少的钱呢!

    “呵呵,这可说不准啊,走吧!”

    秦奋轻笑一下,直接朝着古玩街的入口走去。

    此刻,正值上午时分,可是古玩街却已经是人满为患,而且地摊基本都将道路给占满了。

    “这里的人可真多啊!”慕芷柔看到这阵仗,忍不住感叹道。

    “呵呵,你是第一次来,以后习惯就好了,古玩热之后,这些古玩街每天都是这个样子,有捡漏的,也有打眼的!”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嗯,芷柔姐,你看地摊上的那些东西,还真的是千奇百怪,咱们去瞧瞧。”谷若灵跟秦奋去过好几次古玩街了,所以,看起来要兴奋不少,不等慕芷柔说话,拉着她就朝着一个卖玉器的摊子走去。

    秦奋苦笑着摇摇头,抬眼打量了一下,这条古玩街,从资料上他知道,这白鹭古玩街起码有五百多家店铺,每天的交易量不计其数。

    “秦少,最好小心一些,这些摆地摊的,大多数都是假东西,千万不能买啊!”陈阿生小心的提醒了一句。

    到了现在他都没看出秦奋其实是一个行家!

    “呵呵,多谢陈哥提醒了,我知道!放心吧,想要骗我,恐怕他们还不够资格呢!”

    说罢,秦奋径直朝着前面走去,此刻慕芷柔和谷若灵,已经逛了几个摊子,不过却一直没有看上中意的东西。

    秦奋看了一眼人群,发现这些人,还真的是什么肤色的都有,看来这白鹭古玩街,还真是火爆啊,不过想想也是,当初的克拉克瓷器,最早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应该算古董的集散地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这里是沿海城市,很多古董都可以从这里,悄悄的运到海外,所以,走私文物的人,多半会选择在这里交易。

    “各位,你们仔细瞧瞧,我这件青花,可是乾隆年间的,虽然不及元代的值钱,但是却也有着不小的价值,如果你们识货的话,我保证你们倒手就能翻倍!”

    这时候,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传入了秦奋的耳朵里。

    秦奋眼睛一扫,只见不远处一个地摊的老板,手里拿着一只青花碗,朝着围观的人讲解着。

    “呵呵……”秦奋轻笑一下,抬起脚走了过去,陈阿生急忙跟上了秦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