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810章 一进市场遇做局

    这摊主看到又有人过来,眼珠子一转,再度开始说了起来,“大家看这胎釉,典型的清代工艺,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青花碗的底足,你们仔细瞅瞅这露胎处,这可是没有任何差错啊,尤其这款识,可是大清乾隆年制青花双圈款识!识货的赶快瞧瞧吧!”

    秦奋目光撇了这人一眼,发现他在扯着嗓子叫卖的时候,余光一直在扫视自己,当下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果然,话音一落,就有人开始按耐不住了,朝着这摊主叫道:“老板,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这些人争先恐后的伸出手要争抢这个青花碗,秦奋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些人表演。

    不用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仙人跳了,对于这种小伎俩,秦奋也只能是呵呵了。

    最终,这摊主将青花碗递给其中一个中年人,这人拿起来,还真的假模假式的从兜里掏出一个放大镜,小心翼翼一寸寸的看起来,片刻之后,眉头一皱,朝着摊主说道:“看起来和清代瓷器没有分别,只是这地摊上恐怕赝品居多吧?!”

    “我说这位先生,你这话说的可是有些不懂行了吧?!自古捡漏的,不都是在地摊上出现的吗?!你要是不想要就给别人去瞧,别耽误我做生意。”这摊主说话间,脸上还浮现出一丝不悦。

    这中年人随即摇摇头,将青花碗放在了摊子上。

    刚一放好,另外一个中年人再度拿了起来,同样的套路,一寸寸的观察之后,直接抬起头,朝着摊主问道:“这青花碗多少钱能让!”

    听到这话,秦奋倒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看来这些人还真是做足了功夫啊。

    “听听,这位先生才是懂行识货之人,这样吧,冲您这句话,我忍痛转给你,您给我三万块就行!”摊主顿时激动道。

    “嗯……如果真的是清代青花,那这三万可真的是捡漏了。”周围有人已经小声议论起来。

    “我也觉得像是清代青花,只是不知道最近市场上到底走俏不走俏!”另外一人同样说道。

    “你忘记了,前几天有两个港商,在我们这里淘到了两件元代青花,直接在国外上拍,拍出了三千多万好像,赚大发了,这清代的虽然不如元代的值钱,但是这三万块的价格,可是相当合适了。”

    这时候,再度有人说道。

    这摊主嘴角闪过一抹笑意,眼睛再度在秦奋和陈阿生身上扫视了一眼,随即朝着众人说道:“你们说的没错,其实先开始那两件元代青花,就是我手里的货,可惜我给看走眼了,低价卖给了店铺,然后港地人又从店里淘走的,现在想起来我心里都在滴血啊!”

    这人说话间,脸上竟然还真的浮现出一丝后悔和肉痛。

    这种演技,让秦奋都忍不住有些想笑,这家伙还是个慢热的,越来越演的逼真了。

    “真的是这样吗?!”有人提出质疑道。

    “千真万确,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前面的沃古堂去问问。”这摊主一脸认真道。

    “他说的没错,当时他去五谷堂卖瓷器,正好我也在,我见过那两件元青花!”又有人开始附和了起来。

    “行了,啥话也别说了,这件青花碗我要了!”

    一个壮汉忽然上前一步,从手提包里拿出三沓钱,不多不少正好三万块。

    众人顿时露出惊异的目光,不过正当这摊主要去接钱的时候,又有一个小白脸挤过人群,说道:“自古谁出价高,东西归谁,我出三万五,这东西我要了。”

    “哼,你懂不懂规矩,先来后到不知道吗?!”这壮汉当下就不干了。

    “你要是没钱就靠后些,不信你问问摊主,他要卖给谁!”这小白脸,说话间直接将目光落在摊主身上。

    摊主露出一脸笑意,朝着壮汉抱歉道:“兄弟,真不是我不卖给你,这位先生足足比你多五千块呢,对不住了,要不您在看看我这里其他的东西。”

    “哼,你什么东西,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这壮汉听罢,直接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这摊主看到壮汉离开,无奈的摇摇头,不过下一秒,便再度满脸堆笑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搞个拍卖了,谁的出价高,这件青花瓷就归谁!”

    看到这里,秦奋已经没有什么心思了,拉了一下专心致志的陈阿生之后,直接转身欲离去。

    这摊主看到秦奋要走,急忙喊道:“喂……这位小兄弟,你这看了半天了,不想参与一下吗?!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儿了。”

    秦奋知道对方是在叫自己,缓缓的回过头,朝着摊主看了一眼,淡淡说道:“抱歉,这东西我吃不准,所以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吃不准?!”这摊主顿时脸色一变,说道:“吃不准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东西是假的了?!”

    看到对方脸色变化,秦奋倒是很稀奇,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做局不成,这是想来硬的了。

    “这位老板,你在这里摆你的地摊,我也没碍着你事吧?!再说这么多人要买,你不会卖给他们吗?!干嘛非要招呼我呢?!我是摸过你的瓷器还是发表过自己的意见呢?!”

    秦奋当下脸色一寒,问道。

    这摊主顿时脸色一红,犹豫了一下,说道:“不买赶紧走,别在这里打扰我做生意。”

    听到这话,秦奋脸色顿时一变,直接就要朝着摊主走去,一旁的陈阿生见状,急忙一把将他拉住,小声说道:“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里起码有三四个人是他们一伙的,很显然就是做局的,我看我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秦奋听到这话,倒是来了一丝兴趣,原本他还以为陈阿生什么都没看出来呢,没想到他居然也发现了端倪,只不过他没说对,这里围拢的十多个人,全都是一伙的,就连那走了的壮汉,都是他们一起的。

    “你这人有毛病吧?!你故意将东西放在这架子边儿,掉在地上摔碎了,现在竟然污蔑我,再说了,这东西不就是普通玻璃的吗?!你开口就要我十万块,你抢劫呢?!”

    就在这时候,秦奋忽然听到不远处慕芷柔的声音传了过来,顿时眉头一皱,急忙循声望去。

    只见不远处已经围拢了不少的人,慕芷柔和谷若灵被围在了中间。

    “看来这里碰瓷做局遍地都是啊!”秦奋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无心跟眼前的摊主理论,大步朝着不远处的摊子走去。

    等到秦奋和陈阿生挤过人群,果然看到拇指揉和谷若灵全都一脸冷漠的盯着一个中年摊主。

    “你别说那么多废话,我这可是极品帝王绿,要你十万块钱,也是因为你们长得漂亮,要不然一百万都打不住!”这中年摊主一脸猥亵的盯着慕芷柔和谷若灵。

    就连围观的人,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一丝异样。

    “你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就在慕芷柔和谷若灵一脸恼怒的时候,忽然听到秦奋的声音响起。

    转身一看,秦奋已经站在自己的身边,两个美女心里顿时有底了,而且这一刻慕芷柔更是意识到,秦奋在自己的身边,是多么的幸福。

    “你是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这中年人一脸的猥琐样,指着秦奋怒道。

    “哼,你这是要碰瓷对吧?!”秦奋根本没理会对方的话,弯腰从地上捡起碎掉的镯子,拿在手里粗略的扫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冷漠。

    “什么碰瓷,看来你们是一起的了,那正好,我不跟女流之辈理论,我跟你说,她刚才将我的镯子捧在地上打碎了,这可是极品帝王绿,我你们赔十万块多吗?!”

    “极品帝王绿?!”秦奋露出一抹不屑,道:“那还真不多,一个极品帝王绿的镯子,起码要上百万呢?!你才要十万块,的确是不多!”

    “哼,那你知道就好,我看你也不是本地人,我不想让人说我欺负外地人,你就赔我十万块,剩下的算我倒霉!”这摊主直接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耳朵是哑巴了吗?!还是你嘴聋了?!小爷说的是帝王绿,你这是什么东西,玻璃的啊,你要赔也行,我这里有个钢镚,正还愁没处处理呢,给你吧!”

    秦奋说话间,竟然真的从包里掏出一个钢镚,然后扔在了这人脚跟前。

    “你……你这是不打算赔了是吧?!来来,大家给评评理,到底是谁对谁错!”这人看到这情况,当下脸上闪过一抹怒色,朝着围观的人叫道。

    这一叫不要紧,还真的吸引过来不少围观的人,当然秦奋知道,后过来这些人,跟他们不是一伙的,而前面围拢的这十多个人,就是他们一起的。

    所以,当这人话音一落,这些人就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先生,我看你也是外地人,赶快赔钱了事吧,毕竟这是帝王绿翡翠啊!”

    “就是,看你也不是差钱的主!”

    “这还不简单,这种事情直接报警不就可以了吗?!”

    听到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慕芷柔和谷若灵的脸上露出一抹紧张,执行任务和收拾坏人,这两个美女绝不含糊,但是今天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总不能直接大打出手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