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819章 各自下套谁更狠

    “那我还是问问我女朋友吧,我是打算给他们做首饰的!”秦奋说罢,一脸得意的走到慕芷柔和谷若灵身旁,小声的说道:“你们喜欢这块吗?!不喜欢的话,我待会儿再给你们切一块好的。”

    “你还要切啊,你没看那摊主脸都绿了,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你三千块买的,切出三十万,他能高兴吗?!”慕芷柔小声说道。

    “原本我也是这么想,可是这人不地道,是个奸商,所以,我必须要让他付出一些代价!”秦奋再度说道。

    “反正小心点,毕竟这里咱们人生地不熟,而且还有任务在身呢!”慕芷柔再度小声道。

    “我知道了,放心吧!”

    秦奋说罢,直接回过头,朝着刚才那个想买翡翠的人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打算出什么价呢?!”

    这人一听这话有门儿,急忙挤过人群,来到秦奋跟前,很是隐晦的伸出三个手指头,小声道:“三十万!”

    “呼……”

    这下人群中有耳朵尖的,直接是惊呼了起来。

    秦奋朝着这人轻笑一下,说道:“先生,看来您也是个外行了,这里不乏有识货的主,大家说说,我这块极品冰种,到底能值多少钱?!”

    “按照这大小和成色,现在市场价起码在五十到七十万!”这时候有人已经按耐不住道。

    “差不多,前几天我在一个翡翠拍卖会上,见到一块跟这个类似的,最后成交价是六十二万,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手续费。”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这个中年人有些尴尬,急忙改口道:“行了兄弟,咱们折中一下,我出六十万!”

    秦奋再度露出一抹笑意,点点头说道:“既然先生喜欢,那我就把他让给你吧!”

    “谢谢谢谢!”这时顿时一阵激动,伸手就要去接这翡翠。

    秦奋一侧身,直接躲过去,随后说道:“看来您的确是个外行了,这样,我不喜欢用支票,这是我的卡号,你现在给我先打一半的钱,东西我给你,然后你付另一半!要不然咱们这买卖谈不成!”

    这人一愣,急忙回头挥了挥手,一个年轻人已经跑了过来,看起来应该是这人的秘书。

    “去给这位先生打钱,不用一半了,直接全部支付!”这中年人朝着自己的秘书,命令了一下,对方直接朝着不远处的银行跑去。

    “呵呵,这位老板倒是痛快!”听到这话,秦奋多少有些意外道。

    “没办法,这东西是打算送给一个朋友的,这可是我的敲门砖啊!”

    看到对方脸上的尴尬和无奈,秦奋基本明白了,对方嘴里的朋友是什么意思了,显然是为了求人办事的,雅贿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运用在了实践之中。

    片刻功夫,秦奋的手机‘滴滴’响了一声,拿出来一看,是银行的短信通知,里面已经多了六十万,至于这张卡的总额,秦奋也没有细说,毕竟这里面每个月都有钱打进来,多到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又过了几分钟,中年老板的秘书已经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然后对中年人点点头。

    “这个……”这中年人随即朝着秦奋示意了一下。

    “呵呵,这东西归您了,不过我小心劝您一句,拿着东西赶快离开这里,古玩街鱼龙混杂,而且人多眼杂,不一定有什么人眼热盯上了呢,所以,千万不要逗留,赶快离开这里。”

    这人毕竟敞亮,所以秦奋也好心提醒了对方一句。

    这中年人脑门直接渗出一丝冷汗,朝着秦奋露出一个感激的目光之后,急忙带着秘书,朝着古玩街外面快步走去。

    那个摊主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气的牙根直痒痒,本来想要招呼自己的手下,可是刚一转身,就看到秦奋正一脸冷笑的盯着自己,当下身体一个哆嗦,暂时不敢再动弹。

    “恭喜啊,秦少,没想到分分钟你就赚了一大笔!”这时候梁俊直接上前朝着秦奋笑道。

    “呵呵,别着急,赚钱这种事情,当然要大家一起分享的,只是不知道梁少信不信得过我?!”秦奋轻笑一下,神秘道。

    “说什么呢?!没有秦少你的帮忙,今天我恐怕早就去见阎王了。”梁俊当即摆手道。

    “那好,咱们一人再买几块原石!”秦奋说话间,目光落在这个摊主身上。

    “好啊,这次我听你的!”梁俊顿时一脸惊喜道。

    听到这话,众人再度将目光聚集过来,刚才三千块钱直接卖了六十万,哪里还敢有人小瞧秦奋呢。

    “陈哥,你也来买一块吧!”这时候秦奋回头朝着陈阿生说道。

    原本陈阿生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之中,听到秦奋这么一说,急忙摇头道:“我可没钱玩这个,还是算了吧!”

    “哎呀,钱不是问题,刚才我俩打赌,我已经输给你十万块了,买一块原石够了!”梁俊急忙凑热闹道。

    “那我怎么好意思要呢?!再说,您是捐给我给孩子治病的,我用来赌石,太不是东西了。”陈阿生急忙说道。

    “呵呵,这次不一样,万一咱们还赚了呢!”秦奋说罢,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块原石,说道:“老板,那块八千块的原石,我朋友要了!”

    摊主一听,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刚才自己白白损失了几十万,没想到他们还不走,当下有些不爽道:“不好意思,今天原石不卖了。”

    “呵呵,怎么?!你怕我们切出翡翠,你心疼吗?!”秦奋早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

    “哼,那是你自己的本事,跟我没有关系,而且正好给我做了个广告呢,只不过今天我还有事不卖了。”

    “老板,有你这样的吗?!看到别人用你的原石切出翡翠你就不玩了,你这什么赌石摊子啊,连这点魄力都没有,怎么出来混呢?!”梁俊顿时不干了。

    “就是啊,再说你又没赔钱,这些原石你多少钱进的心里有数吧?!”

    这时候有些不是托的围观人同样是一脸的鄙夷。

    “哼,不卖就是不卖了!”这摊主说话间,脸色逐渐的阴沉下来。

    “刚才那位兄弟说的没错,这些原石,都是你自己进来的,情况你比我清楚,咱们两个赌一场怎么样,当然不要赌注太大,我真没什么钱,咱们就十万块的赌注,就赌我看上的呃这块石头,到底是涨还是垮,敢吗?!”

    秦奋早就猜到对方的心思,看到自己切出来一块价值六十万的翡翠,心里已经有些紧张了,加上刚才识破对方作假的原石,心里更是对自己有了几分抵触。

    这摊主回头瞥了一眼这块原石,这块原石是他在国外,人家论斤卖给他的,根本没有出绿的可能,就是一块普通粗砂皮料子,没想到秦奋会看上这么一块破石头,不过想起刚才那块原石,他的心里又开始打鼓。

    所以,想了片刻之后,眼珠子一转,直接朝着秦奋说道:“既然这位老板想玩,那我陪你,我赌这块原石之中有绿!”

    听到对方的话,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随后无奈道:“原本我想赌这石头里有绿呢,既然你先说了,那我就赌没有绿吧!”

    “秦少你可有点准啊,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十万块呢!”这时候梁俊上前小声劝道。

    “赌石行当里没有行家和专家,三分运气七分赌,我也是靠蒙的!”秦奋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这摊主听到秦奋这话,心里多少有些窃喜,心想,“你还想骗老子呢,我玩赌石的时候,你还玩尿泥呢!”

    的确,这摊主看到秦奋先前要买这块原石,心里就犯嘀咕了,尤其想起刚才一系列的事情,他认定秦奋是有赌石本事的,既然他又选择了这么一块不起眼的原石,那肯定证明对方心里是有数的,所以,他才断定这里面是很可能出绿的。

    不得不说这摊主很鸡贼,但是他还是小看了秦奋的本事,因为秦奋一早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所以,当他决定买原石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打算,随便指了一块原石,给对方下了一个套。

    赌石行当套路深,就看自己自己会不会玩儿了,这一次,秦奋的目的就是要让对方付出一些代价,如果对方就是普通摊主,那他肯定不会给他设套,只可惜,对方为了牟取暴利,竟然在做起了移花接木的勾当。

    其实说白了就是假的原石,这移花接木就是将切出高档翡翠的皮壳留下来,然后将一些一般的原石放进去,然后粘合好之后,高价售出,一般眼力不够的人,肯定会直接上当的。

    “呵呵,那摊主你可是想好了,咱们现在切吗?!”

    “切!”

    这摊主冷到。

    “那好,各位都做个见证,我跟这摊主是十万块的赌注!”秦奋说罢,直接抱起石头,朝着切石台走去。

    “师傅麻烦了。”秦奋笑着说道。

    这切石师傅刚才一共拿了秦奋三千块的彩头,这时候当然是一脸的开心,连忙点头。

    “哼,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切!”

    这时候摊主已经背着手,一脸不屑的走了过来,切石师傅一阵紧张,再度点点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