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知天命尘埃落定_第829章 陈阿生磕头报恩

    这时候,外面的陈阿生一脸紧张,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子,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拉着窗帘的屋子。

    至于阿莲同样担心自己的孩子,只是谷若灵这时候,已经开始帮她检查双腿,时不时的问她一些问题,这也正好将她的注意力转移了一些,让她的担心减少了不少。

    “陈哥,你放心吧,你儿子一定不会有事的!”慕芷柔看到陈阿生脑门不断的淌着冷汗,柳眉一蹙,只好安慰道。

    “嘿嘿,我知道,我知道……”陈阿生苦笑一下,朝着慕芷柔说道。

    不过话虽如此,可是看得出来,他的担心一点都没有减轻。

    与此同时,秦奋已经帮小男孩儿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对方因为被这煞气沾染后,体内的三阳之火有些微弱,缓缓将一道精气输入对方的身体之后,片刻之后,三阳之火重新开始旺盛起来,同时他体内的精气已经恢复了过来。

    因为小孩儿是很容易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而且还会在心里留下阴影,秦奋考虑了一下,掏出伏魔神笔,在小男孩儿的印堂处轻轻的一点,随后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七彩光芒在印堂一闪,随即进入对方的身体之中。

    秦奋在小男孩儿的印堂种下一枚镇煞印,以后一般的不干净东西,根本不会敢靠近他。

    其实,这是天道不允许的,可是秦奋看到小男孩儿遭此大难,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所以便帮了他一把。

    只不过,这一下之后,外面的慕芷柔却感觉到秦奋又在逆天而为了,毕竟她同样是玄术高手,而且属于天命阴体,加上她的玄术修为,是跟秦奋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的,所以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只是这一次,慕芷柔只是柳眉微蹙了一下,并没有多想,因为她知道,秦奋这是在救人。

    这时候,秦奋已经将一道被阴*给小男孩服下,时间过去五分钟左右,这小男孩儿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不过房间里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见,秦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等到小男孩儿的眼睛完全适应了之后,秦奋这才将屋子里的灯打开。

    即便如此,小男孩儿还是没忍住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过来几秒钟,才缓缓的将手挪开。

    不过,当他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他面前之后,眼中还是有些害怕。

    “呵呵……”秦奋轻笑一下,三清诀一动,伸手在小男孩儿眼前轻轻一挡,这才笑道:“别害怕,我是医生,你生病了,你爸爸请我过来给你治病呢!”

    “我生病了吗?!”小男孩儿怯生生的说道。

    “没错,不过现在基本已经好了,只要让你爸爸给你做一顿红烧肉,吃了之后就彻底痊愈了。”

    小男孩儿因为被煞气沾染,意识之中已经留下了那个煞气化作的婴儿,所以,刚才秦奋一伸手,直接将他那一段的意识全都给清除掉了。

    “谢谢叔叔,现在天黑了吗?!我怎么没看到我爸爸妈妈呢?!”小男孩儿一脸疑惑的问道。

    “哦,没有,是因为你在休息,所以你爸爸就把窗帘给你拉上了,他们现在都在外面等着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兵兵!”小男孩儿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好了,兵兵,现在没事了,咱们就下床,去院子里好吗?!”秦奋点点头,问道。

    “好啊,好啊,我好像好长时间都没出去玩儿了。”兵兵顿时兴高采烈的拍着手,说道。

    “呵呵,是啊,你生病好长时间了,一直在床上躺着呢!走吧,叔叔带你出去。”

    说话间,秦奋直接将兵兵抱起来放在了地上,兵兵则是高兴的推开门,朝着外面跑去。

    一边跑,一边还喊着:“爸爸……妈妈……”

    正一脸担心的陈阿生,听到儿子的呼叫,身体猛的一阵颤抖,急忙朝着门口跑去。

    秦奋将门的插销打开之后,小兵兵直接跑了出去,钻进了陈阿生的怀里。

    陈阿生当下就愣住了,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使劲的搂着自己的儿子,确定这不是梦之后,眼里已经满是泪水。

    “兵兵,你真的没事了?!”

    “爸爸,我生病的这段时间,让你和妈妈担心了。”兵兵很懂事的用小胳膊搂住了陈阿生的脖子。

    “好孩子,快去让你妈看看!”陈阿生急忙抱起兵兵来到阿莲身边。

    这时候,慕芷柔和谷若灵已经站在一旁,阿莲已经是泪水涟涟,当陈阿生将孩子放在自己跟前之后,阿莲更是心疼的用双手抚摸着自己儿子的脸蛋,说道:“兵兵……我的孩子,你真的好了吗?!”

    “嗯……都是叔叔给我治的病!”兵兵这时候,急忙用手指了指一旁一脸笑意的秦奋。

    “好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阿莲紧紧的搂住自己的孩子,泣不成声起来。

    看到这一幕,慕芷柔和谷若灵的眼圈均是已经泛红,一家团聚的场面,的确让人动容。

    “噗通!”

    好半晌之后,陈阿生忽然跪在了秦奋面前。

    秦奋一愣,身体急忙一动,直接侧身闪开。

    “陈哥,你这是作什么啊?!快起来!”秦奋急忙说道。

    “秦少,你听我说,我代表全家谢谢秦少了,你不单单给我们捐钱,还救了我儿子的命,我陈阿生没啥报答你的,从此,我这条命就是你的!”陈阿生带着哭腔,一脸激动道。

    “阿生,替我给秦少磕头!”这时候阿莲也是一脸激动的说道。

    陈阿生当下就要给秦奋磕头,可是却被秦奋双手托住,硬生生的拽了起来。

    “陈哥,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你有困难我帮一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在夏州,你不也替我出头吗?!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千万不要这样,孩子还在一旁看着呢,你要给他做个好榜样的!”

    陈阿生回头看了一眼兵兵,发现兵兵也正一脸好奇的望着他,急忙走到兵兵跟前,说道:“孩子,你记住了,这是你的救命恩人,也是咱们陈家的救命恩人,以后一定要报恩,懂吗?!”

    小兵兵虽然还不太懂陈阿生的话,但是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倔强,重重的点点头。

    “好了,不要说其他的了,若灵,阿莲嫂子的双腿,还有的治吗?!”秦奋直接将话题转移开,说实话,这种场面,他也受不了。

    听到这话,陈阿生急忙将目光落在谷若灵身上,在夏州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谷若灵可以召唤出蟒蛇的,他深信对方同样不是简单人物,所以心里就多了几分期待,希望奇迹能够发生。

    谷若灵看了一眼阿莲,对方眼里同样满是期待,当下点点头,朝着秦奋说道:“我刚刚给阿莲嫂子检查过了,她的双腿虽然瘫痪了,但是这些年应该一直没有放弃治疗,而且我想陈哥应该平时一直坚持给嫂子按摩,所以她双腿神经坏死的并不太过严重。”

    “还有,阿莲嫂子是二十年前车祸导致的,不是下半身不能动弹,而紧紧是双腿,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已经很难痊愈,但是就因为陈哥的不懈努力,所以还没有到最绝望的地步,我先说一下阿莲嫂子的病情吧!”

    听到这些话,陈阿生两口子的脸上已经露出一抹笑意,因为听谷若灵话里的意思,应该还有的治。

    阿莲此刻,紧张的握着陈阿生的手,等待着谷若灵的结果。

    “其实这是典型的脊椎骨折合并脊髓损伤到这的截瘫,如果及时手术的话,当初可以痊愈的,只可惜耽误了,而现在再手术的话风险太大,按正常来说,只要回复受损神经就可以有机会站起来,耽搁时间越久,就会因为缺少血液循环而导致肌肉萎缩,而阿莲嫂子却是个例外,还是因为陈哥几十年如一日的照顾,所以,他的萎缩情况很微小。”

    “呵呵,若灵,你快说说结果吧,你看把陈哥和阿莲嫂子急的。”秦奋听着谷若灵耐心的叙述,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不急,不急,若灵姑娘慢慢说……”这时候阿莲急忙朝着秦奋说道。

    谷若灵本来就一心想当一名中医的,看到秦奋这不耐烦的表情,直接白了对方一眼,冲着他嘟了嘟嘴。

    慕芷柔则在一旁,抿嘴轻笑。

    “呃……好吧,若灵我多嘴了,你继续!”秦奋顿时一阵无奈,急忙说道。

    谷若灵看了一眼阿莲,随后再度认真道:“所以现在我们要用中医治疗,具体方法呢,就是要刺激双腿经脉和神经,激活经络,让血液循环正常,加上中药调理,完全可以康复!”

    “真的吗?!”陈阿生听到谷若灵这么肯定的答复,当下激动的问道:“阿莲真的能站起来吗?!”

    “一定会站起来!”谷若灵点点头,说道。

    “那需要多长时间呢?!”秦奋再度问道。

    “哼……”谷若灵直接白了秦奋一眼,然后看向阿莲,轻声说道:“一般中医大概需要半年时间,不过若是按照我的方法,估计只要七天就可以了。”

    “啊……这么快?!”阿莲顿时一脸震惊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