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魔障了

    大过年的,四下里闹闹哄哄,柳家堡毫不起眼的一个小院里更甚,几个女人说笑逗骂声顺着冷冽的西北风刮进阴暗晦涩的东厢房。

    稍微一动便吱吱呀呀响个不停地老床上,曲飒眼神空洞的望着头顶的横梁。

    今天是大年三十,她已经病了七天。

    与疾病相比,让她更为头痛剧烈的是这眼前如梦似幻的世界,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看着真实,却又像一场极为荒谬的梦。

    梦里,她似乎又回到那醉生梦死的风月场,眼神迷离的看着那群互相嬉笑挑逗的男男女女。光影一转,她忽而又变成眼前病怏怏的样子,身体尊容不再是风韵犹存的景象,而是虚弱中透着鲜活的豆蔻韶华。

    七天过去,她仍旧不敢相信重生的事实,然而眼前的一切却在一点一滴侵蚀着她的记忆。

    二姐三姐四姐的悉心照料,软语宽慰;老爹时不时的叹息声,以及那令人厌恶的继母,刘桃花从早到晚的指桑骂槐声,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曲飒,自己重生的事实。

    譬如现在,院子里的女人不知何时把话题扯到她身上,“你家五丫头究竟怎样?伤风感冒这么多天还没好?”

    说话的是谁,曲飒竭尽全力搜刮记忆也没想起来。

    接着只听刘桃花气急败坏道:“谁知道呢,败家的玩意儿,从寒假开始便一病不起,这些天吃药打针不知花了多少钱……钱,算什么,就是不见一点好转,愁死人了!”

    前后的转折十分好笑,曲飒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刘桃花心里的憎恨,以及对那些花出去的毛票的肉疼之感。

    “呀,这么严重?”有两个女人异口同声。

    “何止……”刘桃花压低声音,“白天还罢,晚上有时候还哭哭啼啼,说一些颠三倒四不知所谓的糊话。”

    “她婶子,这情况,别是碰见了啥不干净的东西……”

    几人嘀嘀咕咕的,中间说了什么曲飒没听清,不过结果是,她被“诊断”为魔障了,几个女人建议刘桃花带着她去看神婆。

    一抹轻蔑的嘲讽从嘴角流出,曲飒眨眨眼皮儿,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瓜子儿脸先后探进来,是三姐曲三宁和四姐曲四静,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想当年,曲飒的老娘怀上二人时可乐坏了,肚子里一下揣两个,怎么着也得有一个男孩儿吧?可惜……

    一连四胎女儿让曲飒的老娘在村里抬不起头,在老爹曲安国面前更是卑微到极,以至于当曲飒上身时,她虔诚的拜佛烧香,日思夜想都想给曲安国生个儿子,可惜……

    曲飒降生后,曲安国扒着闺女的小腿儿左瞧右看,愣是没找到把儿,气的他把孩子往炕上一扔,大吼,“你究竟是个啥(sa,四声,方言,什么的意思)?”

    这便是曲飒名字的由来,不知道的人都解释为英姿飒爽,实际上是她爹当年质问,她为什么不是个儿子。

    后来,旁门的老考究李爷爷觉得啥,啥的写出来太古怪,便建议改成“飒”这个字,这名字英气,希望为此招来个弟弟。

    可惜……

    自打曲飒之后,她娘身上便不好,勉勉强强支撑到曲飒三岁,大冬天的某个夜里蹬腿走了。

    往事不堪回首,两世记忆最深处,她的出生是最不堪回想的一幕。

    “小妹醒了?”曲三宁笑容带着两分讨好,“饿不?我去给你拿吃的去,柳婶子、李嫂子几个过来帮忙炸年糕、春卷,刚出锅,可香了。”

    曲飒正病着,最听不得这些油腻的东西,头一歪表示厌烦。曲三宁抿抿嘴沉默,须臾才又道:“妈说等会儿要带你去看神婆。”十六岁的少女很恐惧鬼神之事,声音怕怕的。

    “去就去,有什么?”半天,曲飒吐出一句。

    躺在床上这么久,出去转转也好,她心想。

    屋子又是一片寂静,她实在不习惯三姐、四姐的亲近。记忆中,她们姐妹最后一次亲密说笑究竟何时,她没丁点儿印象。但凡想起姐妹几人的事,不是在大吵大闹,就是扭打成一团儿。在后来二十多年里,曲飒与二姐三姐四姐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就算在她生命最后一刻,也不曾有人探望。当然,也是她对身边的人再三强调,不许通知她们的结果。

    一母同胞的姐妹如何走到那般地步?

    说来话长,简单一点就是曲飒自幼便有摆脱这个家的念头,并且随着年龄增长那感觉越来越强烈。然而高考失利,曲飒并没有获得免费入学资格,对于这样一个家庭,那学费无疑是座大山。全家人都反对曲飒入学,曲飒却极为坚持。

    刘桃花死死攥住家里的大钱,曲安国被曲飒以死相逼,无奈之下便去砖窑做活儿,然而非常不幸,某天,砖窑发生意外坍塌事故,曲安国当场丧命。

    姐妹五人,双胞胎只念到初二,曲二顺念完小学,而大姐曲大婉连小学都没念完,相比之下,曲飒去读完高中,又要上大学,还是在那般境况下。于是,曲安国的死点燃了姐妹之间的矛盾,灵堂里,曲二顺当着亲戚邻人的面儿对曲飒破口大骂,骂她是自私鬼,害人精,害死了亲爹。

    在刘桃花的挑拨下,曲飒与四个姐姐反目成仇。后来,在曲大婉的葬礼上,因为曲飒过激的言行,姐妹四人更是大打出手,打那之后,曲飒与其分道扬镳。

    “我们和你一起去。”许久,曲三宁加了句。

    刚说完,门“呼”的一声开了,透心凉的西北风“嗖嗖”刮进来,曲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咋还没给小五穿好衣服?快点,妈收拾好了,这就出发。”曲二顺风风火火进来,曲四静把门关好才道:“急什么,天还早呢。”

    曲二顺白了四妹一眼,“你懂什么?看病的事儿,赶早不赶晚。”

    于是乎,姐妹三人七手八脚的帮曲飒包裹成了个大粽子,而后开始往小推车上抱被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