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拜访刘神婆

    铺两层,盖三层,在曲二顺的吩咐下,小推车被弄的暖乎乎,焕然一新的刘桃花从堂屋走出来看见,立时拉下脸子,“天杀的,我新续的棉被也敢往外搬,几步路,哪就冷死了!”

    刘桃花入主这个家已有七个年头,早已经是女主人做派。她若是火气上来,别说几个女孩子,就是曲安国也只有忍耐的份儿。不为别的,只因为刘桃花进门第一年便为曲安国生了个儿子,单凭没让曲安国绝后这一点,她就是曲家的大恩人。

    对,曲安国常抱着宝贝儿子对刘桃花感恩载得。

    刘桃花发威,曲三宁、曲四静条件反射的脖子一缩,想要辩解,嘴唇只是干动动,却什么也没说出。不过,姐妹二人紧紧抓着新棉被,丝毫没有往屋里送回的意思。

    曲二顺勉强笑道:“咱们没啥,小五病成那副样子,万一路上再严重了……还得花更多的钱打针吃药,妈说是不是?”

    钱是刘桃花的命根子,提起这个,女人撇撇嘴,气焰消散不少,眼皮子一翻,“这冰天雪地的路上净泥水,弄脏了,谁赔给老娘?”

    就是因为冰天雪地才用新的,旧的哪有新的暖和?曲二顺压下心中火气,笑道:“哪能啊,老三、老四专门看着,不会的。”

    刘桃花心中有事急着出门,没再坚持。

    外面发生的事儿曲飒听得一清二楚,多年养成的唯我独尊的性子差点儿让她条件反射的冲出去,只是现实很骨感,曲飒双脚刚落地便眼冒金星,头有千斤重,脚比柳絮轻,一个不小心差点儿跌倒。

    她狠狠吞口气,须臾,面无表情的推开门。

    “呀,小妹!”曲三宁、曲四静异口同声,一左一右上前来搀扶。

    天虽然阴沉沉的,到底比屋里亮些,刺的曲飒一时睁不开眼,任由两个姐姐扶着上了小推车。

    出门时,曲二顺甜甜的给曲安国打招呼,只是老爹正忙着伺候宝贝儿子吃年糕、春卷,头也没抬,只说了句早些回来便没下文。

    躺在小推车的曲飒冷哼一声,闭上眼。

    曲二顺推,双胞胎一左一右帮衬,刘桃花悠哉悠哉前面带路。刚出胡同口便碰见发小王笑颜。说起来,若不是那张圆圆小脸上的两个浅浅梨涡,曲飒还真不能一眼认出。

    当年,俩人一同考上大学,虽不是同一所,到底按照约定脱离了小乡村。只不过曲飒抱着能走多远便走多远的心思去了南方一座海滨城市,王笑颜则进了本省的一所一本院校。

    最初,俩人频繁书信、电话往来,后来,曲飒家中变故,深受打击的她很怕从王笑颜嘴里听见有关曲家的事儿,便不再与她主动联系。再后来,她忙着学业,以及勤工俭学,把大学的时间安排的满满,俩人渐渐稀有联络。到毕业时,她根本不知道王笑颜去了哪里,生活怎样,后面,更没消息了。

    端着箩筐的王笑颜立刻停下脚步,握住曲飒的手惊呼,“老天爷,几天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寒假一开始,王笑颜便去了姥姥家小住,昨儿才回村儿。

    曲二顺干涩笑笑,把小妹病情说了个大概。

    曲飒摇摇头,直说没事儿,王笑颜还欲说话,刘桃花不耐烦催促,她只好松手,待小推车走了很远,突然喊道:“飒飒,我今晚去你家!”

    曲飒有心无力,曲二顺代为回答,“好的笑颜,今晚去我家吃饭!”

    刘桃花撇撇嘴,“大年三十晚上串门子,真是好规矩。”嗓门儿很大,一看就是故意的。

    曲二顺担心的朝后看了看,确信王笑颜没有听见才暗暗松口气。继母向来看东西重,可这样露骨小气,真是上不得台面儿。

    不过,虽然改革的口号已经喊了十多年,一九九零年的农村并不富裕,甚至,绝大多数农村仍然挣扎在温饱线上。就像曲飒家今天炸春卷、年糕,纯粹是为了年初待客,走亲戚用的。东西出锅后,曲家姐妹只能尝尝,也就幼弟曲啸天可以放开肚子吃。

    穷归穷,年三十的晚上家家户户还是要弄一顿年夜饭的,或几样素菜,或一点小吃,哪怕是一碗没有油水的细面条儿,也是要有的。这个时候,人们最忌讳的就是谁来串门子,这便是刘桃花对王笑颜冷嘲热讽的原因。

    “哼。”轻轻的、冷冷的一声不屑从曲飒嘴角溢出,不仅惊的三个姐姐相看,就连走在前面的刘桃花也回了头。

    这一瞧不打紧,恰巧碰上曲飒那又冷又利的眼神儿,刘桃花心惊不已,那眼神怎么瞧都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儿能有的,虽然,这五丫头向来冷言冷语冷面孔。

    难道是我眼花了?刘桃花疑狐,就在这时,远远看见俩人走来,她顿时抛下所有想法,快步迎上。

    曲三宁低头道:“是二婶和香香姐。”

    曲飒眨眨眼皮,算作反应。

    要说二婶姜秀云,在柳家堡也是个有名的,并且这名声的由来和自己的母亲相关。说来真巧,当初,曲飒的母亲怀了双胞胎,姜秀云也怀了双胞胎,俩人一前一后生产,曲飒的母亲生了俩女儿,姜秀云生了俩儿子。

    这件事在当年传遍了十里八村,姜秀云名噪一时。

    为人处事上,姜秀云精明爱算计,轻易不吃亏,这点和刘桃花有一拼。

    曲香香今年十九,是家里的老大,天生的美人儿,在附近十里八村同龄姑娘里找一找,还真没有能比得上她的。

    年初时,曲香香跟着姨家的两个表姐妹外出打工,才一年的功夫便通身大变样。只见她穿着大红高领及膝毛衣,外面配了一件款式新颖的丝绵小袄,下身穿着深色喇叭裤,脚蹬高跟小皮靴,往人前一站,越发显得别人灰头土脸。

    几天前,曲香香人还没到家村里便传开了,说她打工一年挣了三四千块,曲飒二叔曲安民正打算用这笔钱给儿子们盖新房呢。

    刘桃花早就眼红曲香香的造化,心里盘算着姜秀云只一个闺女就这样能干,她手里头有三个,若年后都被曲香香带出去,到了过年,她岂不是要变成万元户?

    刘桃花拉住曲香香不放手,热情似火的对她嘘寒问暖,全然不顾姜秀云的白眼。

    说了一会儿,刘桃花忍不住把心里话说出,只听姜秀云立刻道:“她大娘,外面的钱哪有那么好挣!也不知是哪个不要脸的整天传我们香香挣了多少多少钱,说的跟她见过似的,都是胡扯……”

    姜秀云没说完便被曲香香打断,“那些传言确实夸大,我在厂子里当牛做马一年,也只是能吃饱饭,就这还不好混呢,来的时候就听说年后厂子要裁人,现在别说往里带人,就是我自己,年后都不知能不能继续在那儿干呢。不过,大娘放心,几个妹妹我一直放心上呢,将来只要我们厂子或者其他厂子招人,我第一个往家里通知,您看可行?”

    同样是拒绝,曲香香的话比姜秀云说的中听多了,刘桃花虽然不满,面上笑着连说好。

    等人一走,却恨恨的朝姜秀云吐了一口,嘴里骂骂咧咧,说了诸多难听的。

    出了村子,路上没再遇到什么人,一行人很快到了隔壁王家铺刘神婆的家里。

    说起来,刘神婆还是刘桃花的隔房姑姑,当初,死了丈夫的刘桃花也是经过刘神婆的介绍,认识了丧妻的曲安国,后来俩人成了一家。刘神婆既是媒人,又是亲戚,刘桃花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往这里坐坐,恰巧这老婆子年轻时喜欢做“装神弄鬼”的行当,所以,当有人说曲飒魔障的时候,刘桃花第一个想见的人便是刘神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