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姐妹变化

    从来没有过的愤怒涌上心头,让曲二顺恨不得杀人。悲愤的同时又觉得恍惚,这一切好像不是真的似的。可那些话,是刘桃花亲口说的,没人逼她。

    察觉到二姐和小妹不对劲儿,双胞胎立刻围上来,曲三宁快言快语道:“被发现了?妈有没有……骂你们?”后面说的小心翼翼,显然,她猜测着一定是被发现且挨骂了。

    曲二顺条件反射的望向曲飒,见小妹像只小乌龟一样慢慢爬上小推车,连忙架住车把,待曲飒躺好,对双胞胎厉色道:“快走!”说的咬牙切齿,仿佛这里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地。

    双胞胎面面相觑,须臾快步跟上。

    上了村道儿,曲二顺才停下,一鼓作气把她听到的全部倒出,深吸一口凉气总结,“啸天根本不是爸的儿子,那个贱女人把我们家欺负的好惨!”

    曲三宁不信,“那,那,那些话,真是妈说的?”

    曲二顺横眉怒目,吼道:“不许喊她妈,那贱女人不配!”吼的一旁的曲四静打了个冷颤,这么多年,她们从没见过二姐如此愤怒,可见是真的。

    曲三宁“唰”的面色发白,浑身发抖,这些年刘桃花凭着给曲家生了儿子,整日作威作福,在她眼里,她们这些女孩子比路上的杂草还要低贱,可谁能想到曲啸天竟然不是爹的儿子,老爹心心念念宝贝不已的儿子,竟然是个野种!

    愤怒,耻辱,憋屈……无数种感觉涌上心头,让曲三宁破口大骂,“不要脸的娼妇贱货,枉我们家对她这样好,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尽着她吃用,到头来,这女人把我们全都当猴儿耍!还有啸天那野种,小小年纪蛮横霸道,刘桃花和爸能把他宠到天上去……凭什么?凭什么?”因为太过激动,曲三宁牙齿打颤,话都说不利索了,但是她们都懂她的意思。

    顿了顿,曲三宁吼道:“走,回家!告诉爸!不把刘桃花的真面孔穿的稀巴烂,我就不姓曲!”

    话毕,头也不回的往前冲。

    三姐那副样子让曲飒心酸,而她话中意思更让她心痛。若这一切都没发生,她仍旧把刘桃花当祖宗供着,然而这一切都变了,原本贵重的东西到头来忽然被告知是赝品,那感觉……不仅仅是欺骗。曲三宁情绪激动几乎失控的背后,乃是长期压在身上的大山倾塌的缘故。

    说通俗一些,从今往后,刘桃花再也不珍贵了,她低贱了,变质了,不值钱了,而她们,再也不用小心翼翼伺候,唯她马首是瞻。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心灵的解放,却让曲飒心酸无比,因为归根结底,她们心灵解放不解放,还是因为“儿子”两个字。

    不得不说,重男轻女的思想早就在她们心中扎根落地,异常顽固。

    曲三宁往前猛冲了一会儿突然回头,见小推车离的远远,立马缓下脚步,原地跺跺脚,“你们快些!”那样子,已经迫不及待。

    一直沉默不语的曲飒这才开口,“无凭无据,就这样告诉爸,你觉得他会信?以他的脾性,你觉得他听后不会把你揍一顿?”

    这话像一盆冷水浇灌几人身上,和着冷冽的西北风,三姐妹浑身结了冰一样僵硬在原地。

    曲三宁不得不承认,小妹说的非常有道理,莫说老爹不信,就是刚刚她自己听见也有所怀疑。毕竟这事情太突然,太不可思议。曲飒瞧瞧几人,又道:“若捅到刘桃花那里,你觉得她会承认?我看到时候一哭二闹三上吊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把我们埋汰的抬不起头是真的。”

    一席话,三姐妹沉默。

    “那我们怎么办?难不成就这样算啦?”曲三宁不甘道。

    “算了?”曲飒冷笑,眼睛直直的望向远方。这天,寒的让人打颤,这风,冷的钻心刺骨,可姐妹三人却觉得,小妹周身散发的寒气比这空气还要冰冷。

    她们知道,小妹自幼性情清冷,对家里人甚至有些冷漠,尤其是最近大病一场,更是没给过谁笑脸。可是现在,为什么她们觉得,眼前的小妹和数日前的小妹,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人?

    这感觉,实在太诡异!

    曲二顺眨眨眼回神,“还没问小五,好端端的,怎么就想起来偷听刘桃花和刘婆子讲话?”

    这话她之前就想问,然而曲三宁情绪激动骂了半路,惹的她怒火冲天,便没顾上。

    怎么想起的?说起来也是电光火石之间的记忆。前世,曲飒虽然和姐妹亲人断绝来往,但刘桃花寻过她两次,第一次带着成年的曲啸天,第二次则领着一个陌生男人,当然两次的目的除了钱还是钱。

    那男人和曲啸天酷似,刘桃花介绍说他是曲啸天的一个什么表舅。当时曲飒便笑了,听说过外甥似舅,没听说过像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舅的。这其中有什么猫腻,曲飒当时懒得想,只命几个五大三粗保安将其架了出去。

    现在想来,那男人应该是曲啸天的生父无疑。根据刘桃花所言,这男人此时应该在某个监狱里蹲着。

    “就是觉得奇怪。”静默须臾的曲飒轻道:“又不是至亲姑侄,犯得着这样亲近?逢年过节也就算了,平时还跑那么勤……十趟有九趟掂着东西,我看她对自己老娘都没那么好,反常即为妖,所以我觉得古怪,这次又恰巧是个机会。”

    前世发生的事儿根本没法说,曲飒只有从现有的情况分析,好在合情合理,刘桃花在她们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她们更容易信服。

    姐妹几个边说边走,快到村口时意见达成一致,在没确凿的证据之前,她们绝不轻易开口。另外,等过了年,大姐来走亲戚时,她们一定如实告知。曲大婉嫁到小李庄,行动方便,到时候由她想法子找人去刘桃花的娘家,刘家沟转转,说不定真能发现什么。

    原本曲二顺打算明天就动身去刘家沟,可明天是年初一,她没理由跑远,而刘家沟距离柳家堡几十里,在这个年代,轻易不能走到的。这也是自打刘桃花嫁到曲家,她们姐妹从未到其娘家去过的原因之一。

    商议完毕,姐妹四人面色沉静的进了家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