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生男生女的关键

    曲大婉的葬礼上,曲飒刚进门便被二姐轰出去,她扬言大姐有话,早就和她这个害死亲爹的畜生分道扬镳,所以,她也不配过来吊唁。曲飒恼怒不已,当场和曲二顺扭打在一起,更有李家以及其亲戚上前撕扯,最后也不知谁向着谁,总之当时场面极其混乱。

    在后来的日子里,她每每想起那一幕都心痛万分。她曾怀疑过二姐话中真假,也怀疑过大姐是否真的那般狠心撂话,但是一想到大姐骨子里对老爹的维护和敬畏,她便没勇气再想下去。

    “小五,你咋啦?”曲大婉和曲安国打完招呼,目光殷切的走向曲飒,正准备和小妹好好说叨两句,谁料小妹突然浑身僵硬,面色惨白,眼神空洞,吓的魂都飞了半个。

    曲二顺和双胞胎也慌了,纷纷围着曲飒摇晃、叫喊。

    过了好几秒曲飒回神,明白自己太过陷入回忆中失态了,忙摇头解释说自己无事,待她慢条斯理的和大姐说好几句话,众人才长舒一口气。

    “开盛咋没来?”曲安国也被小闺女的模样唬住,半天才想起自己要问的问题。

    提起丈夫李开盛曲大婉低了头,轻轻回了句,“家里来了亲戚,人多,走不开。”

    实际上是因为年三十的时候那男人又喝的烂醉,俩人因为孩子的事大吵一架,最后李开盛恼羞成怒动粗,抡起皮带对她狂抽不已,曲大婉挨不住便抄起擀面杖子还手,刚两下便被沈桂兰看到,这可了不得,老婆子登时寻死腻活。曲大婉哪里是他母子的对手,最后被逼的走投无路要上吊……后来,事态愈演愈烈轰动整个村庄,整个过程比刘桃花和四姐妹的大战激烈的多。

    发生这样的事儿,李开盛自然不愿跟来,这里的习俗闺女走娘家女婿无故不跟着,就等于打女方的脸。

    李开盛自然乐的打她的脸。

    曲二顺是知道内情的,她骑着破车一下子到李家沟附近的小路才停下,姐妹相见恨不得一口气把各自内心藏的话全倒出来,俩人嘟囔一路,临进村时才觉说个差不多。

    “来不来的都一样,大姐来了就好。”曲二顺帮曲大婉遮掩,说完,忙着给妮妮、妞妞拿零嘴吃,借以转移注意力。

    中午,曲二顺掌勺,曲飒在厨房转悠几圈儿,悄悄在炉子上做了一道小鱼汤,滴了香油,放了辣子,味道鲜美。

    曲二顺等人注意时,鱼汤快要出锅了。

    “小妹什么时候会的这手艺?”曲大婉惊奇,看向二妹,曲二顺才叫一个吃惊呢,曲飒随口编个理由解释,说这道汤是她偶然机会跟学校灶上的师傅学的,姐妹不再疑虑。

    小五是她们家最聪慧的,小学时跳一级,中学时又跳一级,如今才十五已经读到高三,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却是成绩最棒的,在她们眼中,只要小妹愿意,学什么像什么,且都是最好的。

    午饭,一盆白菜炖肥肉片,一盆干菜烧豆腐,一碟子凉拌粉丝,一碟子腌萝卜,再加上曲飒炖的小鱼汤,摆了满满一桌子。菜上齐后,曲二顺又端来一箩筐白面馒头,笑道:“今儿都吃白面,放开肚子吃!”

    没有刘桃花和李开盛这两个渣女渣男,曲二顺只觉呼吸顺畅,笑容直达眼底。

    唯有曲安国看着不太高兴。

    那酥炸小鱼是曲啸天的零嘴,结果被小五烧成汤,那满满一箩筐白面馒头的分量更是惊人,刘桃花留的那些白面没有用光,也剩不了多少,这回来,咋跟她们交代?

    再说,女婿又没跟来,闺女顶多算半个客,而他们曲家例外,闺女连半个客都不算,犯得着弄这样丰盛?

    简直糟蹋东西!

    曲飒瞄一眼便知老爹的想法,习以为常的她连讽刺都懒得费那劲,只又说又笑的活跃气氛,曲安国那副德性权当没看见。

    大姐受苦受难一整年,今儿好不容易逃出牢笼,曲二顺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拿出来让大姐吃,更是没注意曲安国的脸色。一家子吃的欢畅,曲安国吃了几口菜便闷头喝汤,第一口,嗯?好喝!第二口,呀,鲜美!

    忍不住问道:“这鱼汤谁烧的?”

    “是小五!刚刚我还惊讶呢,小小年纪有这手艺,不过咱家小五是最聪明的,学什么像什么,有这手艺天经地义。将来啊,一个状元是跑不了的。”曲大婉笑盈盈看向小妹,跟着又道:“汤好喝,爸多喝两碗,一锅呢。”

    曲安国咧嘴笑笑,继续喝汤,趁曲飒不注意瞄了一眼,心中叹息,当年李叔给这孩子算命,说将来定然是个大富大贵的,别管真假,这话听着就顺耳,何况他这小闺女脑袋瓜是真管用,只是可惜,到底不是个男孩儿。

    饭吃的最后,曲安国瞅着曲大婉突然道:“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说的众人一愣,旋即明白,他指的是李开盛。

    曲安国木讷老实懦弱,但不是个傻子,自曲大婉进门到现在,什么光景什么心情他早就察觉到。曲大婉不说话,他叹口气又道:“大过年的,吵啥吵呢!”

    “还不是因为孩子。”曲大婉赌气,头扭到一边,悄然落泪。

    “唉……”老汉怅然叹息,末了低道:“是我们对不起李家,没给人家续上香火。”

    这话听着就让人恶心,曲飒只觉饭都吃不下,搁下碗冷道:“生男生女关键在男人,和我大姐有什么关系?!”

    屋里顿时鸦雀无声,曲大婉惊的连泪都顾不得擦拭,怔怔的望着小妹。曲安国先是一惊,后来拉下脸训斥,“胡说啥呢,瞎扯。”

    曲飒忍不住要来一段精子、卵子以及x、y染色体论,然而想想,在座的除了她谁能听懂,便干脆道:“书上讲的。高二年级生物教科书,不信你们可以去翻书,也可以问老师……这是科学家早鉴定的真理,真的不能再真,说不定今年高考还能考着这道题呢,我若答关键在女人,说不定一个状元都没了……”

    到此,屋里静的落针可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