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伤

    “这么说是李开盛那混蛋没本事,生不出儿子,却把错处归到大姐身上,这太不公平了!”曲三宁恨恨然。

    不知不觉间,曲大婉泪流成线,哽咽道:“这世间不公平的事多了去,这算什么。”

    显然姐妹几人信了曲飒的话,就连沉默不言的曲安国也有所触动,嘴唇动了动,不过终究没说出什么。

    曲飒眉眼一挑,淡然瞥了曲安国一眼,语气带着三分嘲讽,“这世间不公平的事情是多,在我看来,最不公平的就是男人迁怒女人,自己生不出儿子,却一次又一次让女人遭罪不说,还让她抬不起头,这样的人,活该断子绝孙。”

    曲二顺最先反应过来,倒抽一口冷气,怔怔看向小妹。这话,真够恶毒,并且这种恶毒效果只有将来才能显出。啸天不是爹的儿子,可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自然意识不到小妹话中恶意,若是将来某天他知道真相,再回想起今天小妹所言,该有多痛心……

    其实这些天曲二顺早有察觉,小妹对爹似乎有种若有若无的敌意,她并不像她们,虽然有时候对爹十分不满,可是骨子里,她们是敬畏爹,维护爹的。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很快都明白过来,曲大婉面色苍白,一会儿看看曲飒,一会儿望望曲安国,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张不开口,那些话别说不能说,就是现在可以说,她也不知从何说起。

    指责小妹?可是她说的对啊,当年娘为了她们几个,可是受尽了人世磨难。可怜爹?爹是可怜,然而这一切都是命,可怜有什么用呢?

    曲安国还以为众姐妹很为曲大婉伤感,叹口气指指菜盘子,嘱咐大家快吃,曲大婉等人连忙端起饭碗,埋头吃饭,直到结束再也没人挑起这个话题。

    曲飒心情安好,晚饭又露了一手,做了一道酸溜醋里白,满满一盆大白菜不稍十分钟下去大半。曲安国一口气吃了三个窝窝头,汤都没顾上喝一口。曲大婉看的直心疼,“爸,您慢点儿,喝口汤,不伤胃。”

    老汉顾不上说话,直点头,并照吩咐喝了几口汤,好一会儿才赞道:“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吃过这样好吃的白菜,二丫头,你咋做的?”

    “咳咳。”曲二顺眨眨眼,“这是小五做的。”

    啊,这就很让人惊讶了,中午的小鱼汤鲜美可口,他喝了三碗都没知足,可是那汤锅已经见底,大女儿光顾伤心都没喝几口,便不好意思和闺女抢嘴才作罢,没想到这醋里白竟然也是出自小丫头之手。

    “这也是跟灶上师傅学的,去年学校组织一次活动,我被分到校食堂帮工,那些师傅看我年龄小,不仅照顾我,见我对做菜感兴趣,教我不少,当然,耳濡目染也很重要。”曲飒自动解释,且比较详细。

    众人点头,原来如此。

    “我看脑瓜子管用最重要!”曲大婉与有荣焉的夸赞。

    曲飒笑笑,装作不经意的道:“大姐多住几天,我好好给你做几道拿手的。”

    曲大婉迅速瞄了曲安国一眼,一则她和李家大闹一场,二则她想会会刘桃花,自然有心留下,就是不知老爹啥意见。曲安国反应慢半拍,好一阵儿才开口,“你不走亲戚啦?”

    一般来说,年初一走干亲,初二初三走娘家,初三往后开始走一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今儿初三,曲大婉婆家的亲戚还没开始走,她这样留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当然,曲安国只猜出女儿、女婿闹别扭,并不知内幕。

    “走什么亲戚,李开盛都不过来,大姐为什么要跟着他四处走亲戚?再者,就冲现在这情形,跟出去也是被人家说三道四,羞的抬不起头。依我看大姐就留下,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至于以后的事情,再说。”

    曲飒语气十分强硬,那种冰冷强大的气场瞬间上身,曲二顺和双胞胎再次冷到。

    曲飒心中盘算着事情没有注意,她话虽这么说,实际上打着把曲大婉永久留下的主意。算算日子,大姐第三胎就是出了正月怀上的,前世大姐为了这一胎摔沟里活活痛死都没人发现,所以,现在就算有人拿刀架她脖子上,她也不会让大姐受孕。

    当然,就算没有前世这档子事儿,她也不会再让大姐跟那渣过下去,一个只会吃酒打女人的男人,要他做什么?

    曲安国心里不自主的哆嗦一下,有心再问问,不过看看大女儿和小女儿的情形,最后决定闭嘴。

    当晚,曲安国怕东厢房住不下悄悄拉住曲大婉,让她睡刘桃花的床,并小声道:“你妈一般都会在刘家沟住个三四天回来,这几天你就先带孩子睡她那儿,等她回来再说。”

    曲飒见不惯曲安国那副做贼的样子,就算刘桃花不在,可是她的神威仍深深印刻在曲安国心中,一点没减。

    熟料曲大婉连连摆手,再三拒绝,曲安国以为大女儿怕刘桃花回来嫌弃,又嘱咐她悄悄的,待刘桃花回来不告诉她。曲大婉咽了口恶气,果断抱着孩子进东厢房,这时曲二顺探出脑袋,高声道:“爸,我把地铺打好了,铺的厚实,老三老四睡地铺,高兴着呢,天晚啦,您早点歇!”

    曲安国这才作罢。

    曲大婉抱着妞妞径直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恨恨道:“谁怕她知道啦,我是恶心,别说悄悄的,就是她亲自请我,我都不沾。”

    众姐妹当然知道大姐真实心意,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怕曲安国听见,她们声音压的低低,话也说的含蓄,曲大婉说到兴头上便没注意自身,忽然背上一凉才回神,小妹,她竟然把她衣服撩了起来……曲大婉几乎第一时间猛的把绒衣往下拉,曲飒拳头紧握低吼,“遮住就没了?!”

    那密密麻麻的伤痕纵横交织,旧的未去新的又来,有的地方还冒着血丝。两世为人,曲飒知道大姐的日子艰难,李开盛不是个好人,可是没想到,他竟渣到这地步!

    “这都是他打的?”只一句,曲二顺便哗哗落泪,恨不得当场撕烂了那畜生。

    妮妮围上来用小手摸了摸那些伤口,小嘴儿嘘嘘道:“吹吹,妈妈不疼……”

    姐妹几人泣不成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