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劝

    曲飒抹了抹眼泪,恢复冷静心智,制止哭泣的四个姐姐,“哭有用?”

    “我一向知道你是个能忍耐的,可没想到能忍成这样!那男渣现在畜生都不如,你一声不吭,当我们都是死的?”

    “是啊大姐。”曲二顺接道:“你为什么不说?”

    曲二顺原本以为自己是个知情的,现在才发现她也是知一半的情。

    既然这话题已经扯开,被妹妹们看的彻底,曲大婉也不保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这两年受的委屈和非人虐待讲了出来,“……尤其是我生了妞妞后,那家子简直不把我当人看,月子里不仅要自己做饭洗衣,还要伺候他们几口子,稍有不满沈桂兰便点着鼻子叫骂,有一次骂着骂着拐到咱妈头上,说咱家姐妹都承了妈的优点,生不出儿子,我气不过顶了两句,李开盛就一个大耳瓜子过来……别说我,就是他亲生的两个闺女,长到现在他何曾正眼瞧过,沈桂兰甚至还打主意要把妞妞送人……”

    “是我死活不愿几乎以命相抵才把妞妞留下,打那起,只要我出门,一定带着两个丫头,免得某天他们趁我不注意突然把孩子弄走……”曲大婉紧紧抱住妞妞,低低抽泣,哭的不能自已,嘴里说着我可怜的女儿,你的命苦云云。

    曲四静伏在三姐肩头,哭的一抽一抽的,说嫁人有什么好,她宁愿当一辈子老姑娘也不愿嫁人了。

    几个女孩子又泪如雨下,曲飒强忍住怒气,问道:“然后呢?你打算就一直这样下去?”

    否则呢?曲大婉被问的一愣。曲飒当真上火了,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在她内心深处,大姐是她自幼的依恋,前世她若不是匆匆离世,曲飒想,俩人的关系一定不会到那般地步。

    她怒其不争哀其不鸣,索性把话讲明白,“首先你已经生了两个女儿,就算你再怀一个生下来是儿子,你的生活也会越来越遭,现在外面风声多紧,你比我们清楚,二胎已经让一家子愁眉苦脸,你若有了第三个,不罚的你倾家荡产都不算,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李开盛和沈桂兰会给你好脸?贫贱夫妻百事哀,你该懂。更何况,万一你第三个还是女儿呢?大姐,这点你想过没有?”

    曲大婉沉默不语。

    曲飒继续分析,“其次,李家的人可比我们爸重男轻女多了,当年咱妈一个女孩接一个女孩的生,咱爸虽不高兴,可也没对咱妈拳脚相向。”这话她自己说着都别扭,没办法,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为了大姐,她必须这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照这情况,他们家断然不肯绝后的,那么接下来只有三条路,一,抱养一个。二,和你离婚,他再婚继续生。三,把你折磨死,她再娶一个。你觉得他们家会选择哪一条?”

    抱养的毕竟不是亲生,根据李开盛和沈桂兰的尿性肯定不愿。至于离婚,他们家若是这样明理懂法,就不会对大姐百般磨挫。

    “所以……”曲飒顿了顿,“你再跟他过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死了,他们落得干净,等上一两年再娶个进门大可重新开始。人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是妮妮和妞妞呢?”

    前世,当她有足够的能力接济外甥女,妞妞已经不在人世,据说五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没救过来。而妮妮,心性已经被继母和沈桂兰养的歪的不成样子,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到大姐仁善温婉的影子,妮妮结婚时,她悄悄给了一笔钱,可这世上,钱并不能改变一切,有时候还会让事情变的更糟。

    妮妮和她男人自此以为傍上靠山,隔三差五的伸手要钱混吃混喝,给钱就露笑脸,不给就百般无赖,简直成了吸血鬼。曲飒心寒无比,最后彻底断了和妮妮一家子的联系。

    “他们……他们……”曲大婉浑身颤抖,不敢置信,曲飒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大姐,轻声问道:“大姐还对他们抱有幻想?幻想要放到人身上才有效果。他们不是人,大姐,别再心有奢望,也别再有侥幸心理,到头来,只会一场空。”

    这些话如压垮曲大婉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放声大哭,惊的两个孩子跟着大哭不已,曲安国连忙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曲二顺吞下泪水走出去轻描淡写两句,劝走了老爹复回。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活啊……”曲大婉抱住曲飒,颤颤发问,曲飒小心的抚着她的后背,冷静接道:“离婚。”

    曲大婉身子一僵,喃喃,离婚……

    这个时代的农村,绝大多数人对离婚二字讳莫如深,甚至在很多人眼里,离婚是件丢人的事儿。尤其是女人,骨子里仍保留着传统的从一而终的思想,所以,日子再难,婆家再不堪,她们都会咬牙过下去。

    实在忍不住了,她们会向亲戚朋友哭诉一番,然后说这一切都是命,她们命苦。牢骚完便擦干眼泪,继续跟那男人过。

    所以曲大婉的顾及曲飒一清二楚,接下来的分析直指要害,“不为别的,为了妮妮和妞妞,你也该离开这烂泥坑。大人委屈些没关系,可是孩子呢?整天生活在鸡飞狗跳的环境里,目睹着父亲毫无人性的虐待母亲,时间长了,她们的心会扭曲,会留下阴影的大姐!想想咱那可怜的妈,想想我们姐妹五人,这种不幸真的没必要再延续下去了……”

    “我离!”曲大婉打断小妹的话,咬牙切齿的下了决心。

    到此,曲飒长舒一口气,原本还以为大姐要考虑几天,她要反复做几天功课,没想到这样顺利。

    “可是怎么离?”

    问题又来了,她一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几个,根本不明白离婚这件事具体怎么整。

    曲飒拍拍胸口道:“有我呢,只要你下定决心不过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和二姐,这婚不仅要离,还得把妮妮和妞妞的抚养权争取到手。”

    对对对!这是最重要的,曲大婉抱住两个女儿,直道她们是她的命根子,若是不能争取过来,她死也不会离开女儿的。

    曲飒简单说了大概步骤,四个姐姐被调动的热血沸腾,尤其是曲大婉,一会儿陷入对未来新生活的期盼中,一会儿又无比焦虑离婚这档子事儿能否照小妹所说顺利进行。

    思绪满腹的她到天朦胧亮时才昏昏睡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