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赶出门去

    谁知曲大婉睡了一觉竟生了反悔之意,这让曲飒有些无语。不过,她到底了解大姐的性子,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急不得,只有缓缓图之。

    而曲大婉反悔乃是仔细思考之后的结果。譬如离婚之后她和孩子们住哪里,如何生活?李开盛和沈桂兰都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她骤然提出离婚就等于打李家的脸,他们岂能轻易撒手放过两个孩子,到时候指定会拿孩子当筹码。还有,老爹那个人最是传统规矩的,他若知道她要离婚,还不得掂着扫把打她?

    一堆理由,看着都挺有道理。然而曲飒仔细分析发现,说来说去,大姐最在乎的还是曲安国的意见。

    曲二顺怕曲飒着急,特地把她扯出去说悄悄话,“大姐那个人一向耳根子软,很少有主见,否则,当初若是强硬一点儿也不会着了刘桃花的道儿,嫁给李家那样人家,何况她最在乎爹的意思,在没确认前,肯定心里没着没落,所以才变卦的。”

    “二姐你不用细说,我都知道的。”曲飒点点头,曲二顺欣喜握住她的手叫了一声“小五”,神情竟然很激动。

    这边,姐妹们见缝插针的劝慰曲大婉尚未成功,那边,李开盛却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了。

    别管怎么说,李开盛是曲家的女婿,上门是客,怎么着都该有个客人的样子,然而这渣并没这个自觉。前两年碍于脸面还能装一装斯文,如今和曲大婉发生那样一场轰动全村的打闹,连脸也不要了。

    进了曲家门连个招呼也不打直接冲曲大婉吆喝,说什么走个亲戚都能走二年,不回家也不知道说一声,眼里是不是没有他们李家?又说他妈在家里各种操持,忙里忙外,你曲大婉倒躲得清闲。还说大过年的住娘家,没规没矩云云。几句话说的曲大婉红了眼,悲愤交加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婆家给自己没脸就算了,现在竟然追到娘家打她脸,还当着她所有娘家人的面儿,简直……

    曲大婉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

    曲安国原本打算好声好语的和女婿讲两句,哪知他劈头盖脸的说这么难听,眼里根本没有他这个老丈人,何况他又说过年闺女走娘家小住两天就是没规矩,瞬间便想起刘桃花,更加不悦。

    老汉拉着脸道:“开盛,有话好好说,这是做啥?大婉轻易不回来,回来一趟住两天咋啦?住娘家就是没规矩了?谁说的?”

    李开盛斜眼撇撇曲安国,面色不虞,不过碍于对方年长,到底没顶回去。但是他并未搭理曲安国,而是对曲大婉道:“家里一堆事,还不收拾收拾跟我回去!”

    曲大婉顾不上羞愧,气急败坏质问,“爸和你说话你没听见?”

    她就是见不得别人无缘无故给爹脸色看。

    “给您老请安啦!”李开盛忍住气,不伦不类的冲曲安国说一句,然后就要拉曲大婉走。

    这说了还不如不说,曲安国憋的脸通红,这李开盛,欺人太甚!

    曲大婉手一甩说自己不回去,要再住几天。李开盛似乎早就料到似的,没再坚持,转身抱起妞妞大步出了屋。

    曲大婉一声咋呼,像是被剜心一般,“李开盛,你要干啥?快放下妞妞!”

    “放下?”李开盛回头,“哼,我抱自己闺女回自己家,谁敢说什么?”

    话毕,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刚几步,突然停下,原来大门被曲飒关了,不,严格来说,是上了锁。

    曲飒把手里的钥匙晃荡两下,高空抛给曲三宁,吩咐道:“给我拿好,若是被抢去,你也可以跟着去李家沟坐坐了。”

    曲三宁得了军令似的死死攥住钥匙,像个小豹子一般瞪着李开盛,那模样仿佛他只要过来抢钥匙,她就敢和他拼命。

    李开盛怔怔望着小姨子,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上下打量。曲家的女儿个个漂亮,他早就知道的,否则,当年也不会不顾老娘反对坚持娶曲大婉进门。不过那时曲飒小豆芽似的根本不值得细看,没想到现在竟出落成这样漂亮,再过两年指定超过曲大婉。

    前世,曲飒是在人堆里滚到高峰的,生意场上男人尤多,什么货色没见过。

    只是没想到李开盛除了重男轻女,人品恶劣之外,还是个色胚!可惜呀可惜,有那色心没那色命,没投胎到真正的富二代富三代家里。

    李开盛打量曲飒的同时,曲飒也饶有兴趣的盯着李开盛,眼睛里闪着异样的火光,似乎已经看见数年之后李开盛以及他那家子狼狈猥琐不堪的生活,到时候只能像一条狗一样匍匐在曲大婉脚下痛哭忏悔,然后被她一脚踢开,连根骨头都不会赏。

    “原来是飒飒,这怎么说?”李开盛眼里闪着光彩,显然,他误会了曲飒那异样火光的含义。

    曲飒也不废话,转头弯腰,从旁边的柴禾堆上掂起一把锃光瓦亮的东西,吓的李开盛顿时色变。

    “刀刀刀……你你你要做什么?”

    “把妞妞放下!”曲飒步步紧逼,“数到三,一!二……”三未出,动作却到位,从李开盛的方向看来,那一刀下去他指定要两半儿。

    六神无主的李开盛立刻扔下哭闹不止的妞妞,小丫头脚刚落地便被曲大婉死死抱进怀里,娘俩一起痛哭。

    这时曲飒对曲三宁道:“把门打开。”

    须臾,门开了。

    “请吧。”曲飒拿着菜刀指向李开盛,男人又怒又怕,头一低跨步出了大门。曲飒把菜刀递给曲三宁,转手拿起大扫把,大喝一声追了出去。

    李开盛出了门心里正骂骂咧咧寻思着如何找回面子,结果就见小姨子拿着大扫把如狼似虎的追来,那神色,简直要把自己撕碎了才罢。

    “我滴娘来……”李开盛再顾不上面子里子,推着破车飞似的逃走,因速度太过没注意脚下,扑通甩泥地里,来了个狗啃泥。

    曲三宁等人忙跟来,看见李开盛那副狼狈不堪的德性不由哈哈大笑,曲四静嘲讽道:“我当是个有种的,原来只是个银样镴枪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