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人贩子

    姐妹三个回到院儿里,曲大婉正抱着两个女儿哭天抢地,曲安国目光呆滞的望着大女儿及两个外孙女,只觉十分悲怆。大女儿打懂事起便帮着家里照顾几个妹妹,她娘没了那几年是他最艰难的时候,若不是大女儿里里外外帮衬着,他都不知道能不能熬到刘桃花进门。

    大女儿不仅勤快,还听话,善解人意,记得她娘刚死那年,她才十岁,整天小大人似的对他说,“爸,吃饭了,快洗手!”

    “爸,我带着妹妹给羊扯草去,饭在锅里闷着,一定要记得吃。”

    “爸,李婶儿给了我俩大黄梨,我和妹妹们吃一个,剩下一个你吃了吧,可甜呢……”

    “爸……”

    一转眼,那个善解人意的姑娘长大了,嫁人了,有孩子了,日子却过成这模样,到底是他的骨肉,岂能不心痛!

    可心痛又能如何?唉,摊上这样的男人,都是命啊!

    老汉正发愁,看见曲飒拖着扫把进来,顿时呵斥道:“小五!你怎么能拿着刀子吓唬你姐夫?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姐夫,你这样做,将来你姐还怎么回李家沟?”

    “刀子?”曲飒眨眨眼,故意听不懂似的,“我拿刀子吓唬他了?谁看见了?”而后装模作样的询问曲三宁、曲四静,“你们看见了?”

    两个姐姐一愣,随即异口同声说没有,只说小妹拿的扫把,并没拿刀子。

    老汉十分无语。

    正欲开口,曲飒堵道:“都到这地步,您老还想着让大姐跟那畜生过呢?您还真要把大姐往火坑里推?”

    这又是什么话!曲安国面红耳赤,却又被堵的说不出其他来。

    曲飒也不看他,直接对曲大婉分析,“看见了吧,他刚进门就要拉你走,你不走,二话不说抱妞妞,什么意思你该懂吧?”

    曲大婉也不哭了,愣愣的看向小妹,她满脑子都是李开盛带给她的屈辱和践踏,根本没细想他这行为背后的深意。

    “两层意思。”曲飒竖起两根手指,“第一,他借用孩子逼迫你回家。可是又太干脆利落些,仿佛很急,不太像接女人回家的样子。所以,我猜是第二条,他目标直指妞妞,显然,很有可能在打妞妞的主意。我记得你曾说过,他们那家子曾商量着要把妞妞送出去,可有这回事儿?”

    曲大婉恍然大悟,抱紧了妞妞直点头。

    曲安国呆愣在原地,还有这事儿?

    “所以,我和二姐要悄悄去李家沟一趟,打探打探消息,若他们真有那心思,将来你离婚的事儿就好办多了。”

    曲飒甩下这话便拉着曲二顺出门,也不管曲安国在后面的嚷嚷,“啥离婚?你要你大姐离婚?你回来,把话给我说清楚……”

    ……

    出了家门,曲飒去王家找笑颜,记得那天她曾说过,她大哥手里有一款相机,既然要取证,就得有工具,所以她希望借来用用。能取证最好,若是不成,就说明她的猜想是错的。

    熟料她把事情大概一说,王笑颜的大哥王笑川立马带着相机出屋,并且执意要跟曲飒去李家沟,“你们女孩子家家懂什么,就算会使用这傻瓜相机也不行,万一被李家的人发现为难你们怎么办?”

    柴大娘扯下围裙也要跟随,被王笑川拦回,人太多招眼,就连王笑颜要跟着他都没答应。

    曲飒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快到李家沟时心里还在为王家所有人的热忱而翻腾不已。

    临近村口,王笑川让姐妹二人留步,毕竟李家沟很多人认识她们姐妹的,而他这样一个陌生人就算有人看见疑狐,也是瞎疑狐。他说的严肃,姐妹二人只好照做。

    “笑川哥,等一等。”

    没几步,曲二顺突然叫住高高大大、面相俊秀的王笑川,“我给你说,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到第一个岔口左拐,再走过两个胡同口就是李家……”

    姐妹几人中,属曲二顺来李家沟的次数多,凭着记忆,她把李家沟大致布局给说了出来,王笑川心中有了数,郑重点头,悄悄进村。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王笑川才从李家沟出来,他神色凝重,二话不说推着自行车就走,边走边道:“去派出所。”

    啊?姐妹二人面面相觑,去派出所干啥?

    路上,王笑川告诉曲家姐妹,李家想把妞妞送人这件事,千真万确,并且经手的那两个人十有**是人贩子。他在村里转悠好几圈,不仅拍了关键照片,还悄悄弄清楚来龙去脉。这事说起也是曲折,村里并不止李开盛一家要把女孩子送人,这对人贩子来说就有压价的筹码,结果李开盛匆匆去了柳家堡并未抱回妞妞,于是那两个人贩子便一心一意讨另外那家的闺女,那孩子据说刚刚会走路。

    “这青天白日,倒卖自己的亲生闺女……”曲大婉气的脚下发抖,自行车都打了两个趔趄,“我,我真是不敢相信。”

    王笑川回头,严肃道:“所以,我们要赶快去派出所报案,别让那两个畜生跑了。”

    这几年,人贩子尤其猖獗,特别是在农村,大白天的都有人冒充买羊买狗的进村偷孩子。他们把孩子迷晕后直接放在筐里,从外面看,还以为是买的羊、狗。这事原本人们不知道,只是偶尔听说哪个村里谁家孩子走丢了,然而有一次,那人贩子往筐里装孩子时恰巧被一老头儿发现,这法子才捅出来。

    记得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但凡大姐二姐带她们下地干活,只要看见那些买羊的人,别管真假,一律躲的远远的。

    与那些偷孩子的人贩子相比,那些明知对方可能是人贩子却还要把孩子送人家的父母,才是真的畜生。

    尤其是为了有机会生男孩儿,把亲生闺女送人!

    王笑川用最简洁的话告知民警事情经过,并把自己录的相,拍的照拿给他们看,中间加了许多自己的分析。他逻辑非常强烈,且调理清晰,表情严肃,让人毋庸置疑,民警一下子重视起来,并要求把相机留下,他们一方面要把照片洗出来和资料库里的在逃嫌犯对证。另一方面,机动组小分队成员立即出动进行抓捕。

    王笑川积极配合。

    临走前,民警队长问王笑川现在在做什么,他郑重道:“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系刑法学三年级学生,王笑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