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取证离婚

    曲飒发现王笑川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情怀,那是对弱势群体、幼小生命深深的关怀,是对毫无人性的渣滓的嫉恶如仇,更是对这方土地的热爱和维护。这一切无形中形成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这是驱使他积极参与这件事的原因。

    路上,王笑川问询曲飒今年夏天高考后准备报哪所学校哪个专业,这问题问的,曲飒一时不知如何答,想了想只说自己还没盘算好。王笑川便开始讲起他们法学系如何如何,将来他们走向社会对我国的法制建设会有多大的帮助云云。

    曲飒知道他在隐隐做自己的工作,希望自己将来也能从事法律行业,又说他不止一次劝过王笑颜,可惜他老妹儿对法律丝毫不感兴趣,而是一心想当老师。曲飒笑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书育人的事业同样重要,人各有志,笑川哥不该勉强。”

    “也对。”他若有所思点头。

    俩人之间的对话曲二顺丝毫插不上嘴,从那一刻起她才真正明白,她和这个群体之间有多么深的鸿沟,并且这鸿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宽,无法跨越。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对二人的钦佩,小妹就不说了,聪明绝顶,大事小事在她面前,仿佛都不是事儿,那种气场,不是她这种泼辣厉害风格所能相比的。而就在刚刚,王笑川的举动彻底让她震撼了。

    他说的她根本没听太懂,有的地方像天书一样,然而那种从容不迫的节奏,严谨不苟的态度让她觉得非常崇拜。

    所以说,还是多读点书好啊,曲二顺深深感叹。

    事情当晚就有了结果,不过曲飒等人知道已经到第二天了。经过民警对那两人的一番审讯和对证,竟拽出了一窝人贩子,并且直抵其老巢,在县公安局的指挥以及数个乡镇共同联手下,不出十天将其全部抓获。当然这是后话。

    曲安国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之前曲飒扬言李家要把妞妞送人他还有所怀疑。

    别管他人怎么想,这回曲大婉是铁心要跟李开盛离婚,没别的,她的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远远望去,看不见一丝一毫希望。

    甚至,想起与其四年的婚姻生活,她只觉后怕,那家子畜生到现在没把她和两个闺女活吃了,是她们母女的幸运。

    曲大婉想通,事情就好办的多。第二天,曲飒、曲二顺和曲大婉一起去了县医院做检查和鉴定,她们要对李开盛家暴行为取证,将来诉讼离婚时,她们也能掌握些主动权。

    从县城回到家,天已经黑了。

    曲安国像只大黑熊一样蜷缩在家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旱烟。自傍晚起他便这样的姿势,双胞胎烧好饭叫他回去吃,他也不肯动一动。

    直到听见三姐妹说话声才骤然起身,烟锅子“铛铛”冲墙角打几下方才迎上,“回来啦?咋样啊?”

    对大女儿要离婚的事,他现在谈不上赞同不赞同,骨子里深深的害怕。在他人生四十余年里,他还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况且面对的是李开盛那家子土匪,觉得万一处理不好,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

    “都弄好了,爸别担心。”曲二顺十分了解老爹的性子,轻声安慰。

    “那,那,那接下来要咋做?”曲安国觉得不问清楚,他是不会心安的。

    “自然是起诉离婚,告李开盛那混蛋,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以及抚养费。”曲飒简明了当,看在大姐二姐的份儿上难得缓和语气,“一切有我们呢,您别担心。”

    听这话,曲安国吃了秤砣一样松口气,跟着闺女们回家吃饭。

    ……

    法院的传票还没到达李开盛手中,沈桂兰便带着李家一大家子上门闹事。这些天他们家非常憋屈,因为年三十和曲大婉那场闹,村里处处有人说他们家闲话,尤其是曲大婉现在住在娘家不回去,村里都传是他们把媳妇打跑了,还有那些不三不四的小人传言,媳妇不跟他们家过了。

    另外,把妞妞送人这件事上,李开盛几乎憋出内伤。人没送走,大笔的“断绝费”没落着,还被小姨子拿刀子、拿扫把唬一顿,摔一跤,到现在腿还疼呢。后来派出所的民警突然到他们村里抓人,弄得人心惶惶,鸡飞狗跳,最后他们才得知,那两个长相温和,穿戴贵气的夫妇竟然是人贩子,真是晦气!

    因为和人贩子牵扯上关系,村里人在他们背后更是指指点点,尤其是他和另一家男人被民警带走问话,回村后大家看他们的目光更加异样。

    这一切都拜曲大婉所赐!去年她若答应把妞妞送走,然后再老老实实生个男孩儿,哪会生出这等事儿?现在这女人更疯,仗着有几个妹子,爹还没死,就敢作天作地,今儿一定要让他曲家丢脸丢到姥姥家去!

    一家子开机动三轮过来的,乌压压一车人停到曲家门口,场面甚是威壮。左邻右舍的听见动静纷纷出门,都问发生何事。

    沈桂兰舔着大脸盘子神气万分的爬下车,挽了挽碎发,然后对着曲家大门狠狠啐了口,“曲大婉!你给我出来!”

    却不进门,开始拉开架子在门口谩骂,从年三十的事一直说到李开盛来接她却被赶出门,中间夹杂着诸多污言秽语,那叫一个天花乱坠,以及唾沫星子乱飞。

    沈桂兰身后站着李开盛,他的两个姐姐,两个姐夫,四个舅舅并两个妗子,十来个人面无表情,站的笔直,均不说话,却无形中给人一种说不出口的气势。

    刚听见门外的动静,曲安国已吓的魂飞半个,整个人都呆住。曲飒皱皱眉,把两个外甥女一并交给他,拿了好多零嘴放桌子上嘱咐道:“别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许出去,好好哄孩子,我们出去解决。”

    曲安国连连点头。曲飒等人不放心,走的时候把东厢房的门从外面锁上才罢。

    须臾,姐妹五人一字排开,并排出现在众人面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