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断个干净

    “民警”一词唬的许多人四下观望,果然见一队身穿制服的小分队快步朝这边走来,众人立刻连蹦带跳的朝一旁躲避,很快,一条道儿自动清理出来。李开盛等人傻眼,奶奶的,这谁多管闲事把民警给叫来的?这几天他压根听不得“民警”“派出所”这样的字眼,但凡听见不仅眼皮跳,心也跳的厉害。

    “有人举报这里打架闹事,怎么回事儿?参与者都谁?”民警队长板着国字脸,严肃喝道。

    沈桂兰第一个跳出来哭丧,“哎呀你们可来了,再不来我儿子就要被打死了!”

    众人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听见沈桂兰的话,几个柳家堡的妇女忍不住回击,“是呀,你儿子快被打死了,好端端的从李家沟跑到我们柳家堡,就是为的挨这顿打。”

    “哈哈……”人群笑出声来,然而看见民警队长那张严肃的脸,便又突然噤声。

    未等曲家这边的人讲话,那民警队长盯着李开盛道:“呀,怎么又是你!?”语气颇为惊讶,还带着几分厌恶,几分鄙夷。

    哟,这怎么回事儿?莫非李开盛认识这队长?

    就在众人猜测纷纷时,王笑颜和柴大娘早在人群散播开了,“能不认识嘛,前几天才从所里放出去……”

    “为啥?”

    “卖孩子呗,把人贩子当成好人家,以为能得到一大笔钱,谁知捅了人贩子窝了。”

    “我的老天爷,还有这事儿?”

    “那还有假,说起来,那窝人贩子能被抓获,还有我大哥的功劳呢!”王笑颜与有荣焉,简明了当的把那天的事说一遍,从曲飒的怀疑,到之前李家有过把闺女送人的打算,一直说到王笑川带着曲家二姐妹悄悄去李家沟取证,然后发现这惊天秘密。

    就在民警们盘问曲、李两家人时,王笑颜与其老娘也顺利完成王笑川交代的任务,把李家做的那些畜生不如的事给捅个底朝天。

    众人这才沸腾炸锅。要说刚才曲家小五说她大姐要离婚,他们还不大相信,以为她十有**只是闹闹,借此拿捏拿捏李家,现在看来千真万确。别说她,村里任何一个人家的闺女遭遇这事,就算闺女不愿,他们做娘家人的也会竭尽全力说服闺女离婚。

    这样畜生不如的人家,连亲闺女都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早了断早解脱。

    沈桂兰见众人都议论他家,气的火冒三丈,转着圈的冲众人解释,“谁要把闺女卖给人贩子啦,你们不要瞎说,我们也是受害者,谁能想到那穿着打扮城里人一般的夫妇是人贩子,我们是被骗啦……”

    她拍着巴掌大声嚷嚷,借以引起人群注意,谁知就在这时一民警站出来道:“就算那夫妇不是人贩子,你们这样私底下把闺女送人也是违法犯罪行为,鉴于事情并未发生,李开盛认错态度良好并保证不再犯,我们才不予追究,你要再嚷嚷,那就重新计较!”

    沈桂兰立即闭嘴,再不敢瞎说。

    老婆子吃瘪,众人皆乐的不行。而另一边,民警队长正在认真盘问李开盛,“所以你们今天这样兴师动众来柳家堡,到底为什么?”

    李开盛早没了刚才的气焰,低头道:“来接媳妇儿和孩子们回家。”

    语气极为诚恳柔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良夫慈父。曲家姐妹均撇撇嘴,差点儿没把年夜饭吐出来。

    曲飒道:“那是不可能的,曲大婉已经起诉离婚,在此期间,她只能住在娘家,哪里都不会去。”

    民警队长点点头,“原来要离婚,女方做法完全没问题。”说完又看向李开盛,“接个人需要把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叫来吗?还闹成这样子,李开盛,你是不是当我们傻?”语气不依不饶,并不打算放过李开盛。

    曲飒又道:“一则曲大婉正在起诉离婚,李开盛不日将收到法院传票。二则,李开盛及其家人有严重的家暴行为,为了原告的生命安全起见,曲大婉一定要与被告及其家人隔离。”

    “我没有!!”李开盛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凭第一反应急吼吼的否认。

    就在这时,王笑川拿着相机走来,“队长同志,这是我刚才录的像,内容是李开盛扑倒曲大婉并要殴打的情形,请您看一下并做个证明,您的证明对将来我们的胜诉至关重要。”

    “呵呵,又是你小子,之前就是你报的案吧。”

    “是我,对方人多势众,怕出乱子,真是辛苦你们了。”王笑川把相机交给民警队长前,还很郑重的和他握了握手,打开相机后,三言两语分析干净,民警队长连连点头,给予证明。

    曲飒彻底松口气,家暴取证光有医院伤痕鉴定是不够的,最强有力的证明是家暴当时警务人员在场,并给予证明,这将成为对方无论如何也推不翻的证据。

    如此,这场离婚于大姐来说,胜券在握。

    李家人气汹汹而来,灰溜溜的土鳖一样溜回。面子、里子什么的一点没捞到,还惹一身骚,重要的是,让曲家人取到强有力的家暴证据,简直狼狈到极点。

    十天后,正式开庭。

    曲大婉这边准备充分,证据充足而强有力,法院当场做了判决,双方婚姻关系解除,两个女儿归女方抚养,鉴于男方种种不良行为,若将来要看孩子,必须由孩子监护人在场的情况下才可。另外,婚内财产女方分割百分之五十,男方要赔偿女方精神损失费、医药费等各项费用共计一千七百六十八元。在两个孩子未满十八周岁前,男方每年需向女方支付抚养费六百元。

    虽然判决是这样判决,在九十年代初的农村,谁家有能力执行这样的判决?更何况是李开盛那家子,判决当天,曲家姐妹在二叔曲安民以及两个堂兄弟的帮助下,把曲大婉的嫁妆拉回了柳家堡,并且,把曲大婉下半年做手艺挣的两百多块钱给要了回来,除此之外,什么精神损失费、医药费,两个孩子的抚养费,一分没得。

    沈桂兰往大门前直接挺尸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曲大婉大步从沈桂兰身上跨过,嘲讽,“你的命咋这么值钱?谁稀罕!只求从此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