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新的盘算

    家里两处宅子,没有兄弟,两个妹子均已出嫁,为人老实忠厚,勤恳,家里地里样样精通不说,还会盖房子的手艺,去年一年靠着农闲时出去接散活就挣了上千块,可就是死了媳妇儿的,人也三十出头。

    曲安国窝在小凳子上眼睛眨啊眨,心里盘算着这门亲,到底是算好的还是坏的。

    刘桃花仿佛知道他的顾及,又道:“虽然死了媳妇儿,再结婚就算二婚,可是头一个老婆又没留下个一儿半女,二顺嫁过去用不着当后娘。至于年龄嘛,他是比二顺大十多岁,可常言道老夫少妻,年龄大有经历才知冷知热,别的不说,你看咱们两个,你不是也大我十多岁?况且我一来就给五个女孩子当后娘,这样比比,二顺可比我命好多了!再者,人家虽然三十出头,可长的年轻,看着顶多二十六七岁,身材高大魁梧,说实在的,他丧妻刚满一年,家里的门槛儿都快被媒人踏烂了……”

    女人最后几句深深触动了曲安国,当年王家铺的刘神婆给他做媒说亲时,他当场就呆了,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一桩美事砸到自己头上。刘桃花嫁过来时刚二十四五,男人死时身边也没留下一儿半女,就那样一朵鲜艳艳的桃花落在他怀里,让他爱不释手,尤其是进门第一个月就怀上,七个月后给他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打那起,他觉得自己就是把刘桃花宠到天上去也不过分。

    “这些年,委屈你了。”曲安国木讷道。

    刘桃花一看就知自己的话起了该有的作用,心中得意笑了笑道:“只要孩子们将来有个好去处,我就是再委屈也不觉得,二顺这门亲你要觉得好我明儿就去王家铺一趟,也不找别人,还让我老姑当媒人。”

    “这……这,不用告诉二顺一声吗?”曲安国虽然答应,可想想最近家里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儿,到底有些忐忑。

    “婚姻大事不都是咱们当父母的做主?你同意,我同意,媒人看着好就是一门好亲,她小孩子家家懂什么?难不成还能自己跑到刘家沟去相亲?”刘桃花面上不悦。

    曲安国脑袋缩了缩,话虽如此,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他又不想刘桃花生气,便压了压,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这件事曲家姐妹并不知晓。

    第二天刘桃花起了个大早往王家铺赶,人没走多久,曲飒便借口去镇上买学习用品和曲二顺一起出门。

    俩人待刘桃花背影消失才动身,所以她并未察觉到有人跟随。

    这次刘神婆和刘桃花倒没关门,曲飒猜测估计俩人平时见面也这样落落大方,而上次则是为了防备她们姐妹才把门从里面上锁。

    门大开,正方便。曲飒悄悄溜进去把二人的密谋大大方方听个干净,这次倒听到不少有用的东西。譬如,刘神婆的大女儿,刘桃花的大表姐嫁到了子集镇,距离李家沟比较近。而这些年刘桃花与监狱里那位的联系全靠她大表姐夫,无论是往里面递钱还是送东西,都是由她大表姐一家子经手。

    再譬如,监狱里那位叫杨泉的,家就在刘家沟,只不过他很小的时候娘便死了,爹跟人私奔去了北疆,他自幼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杨泉服刑的第三个年头,两位老人先后离世,如今他算是真正的孤家寡人。而他服刑的监狱,就在茂城区老城,与项歌县隔着一个县城的距离。

    除了有关刘桃花那档子破事之外,曲飒还意外收获了这个女人新的盘算,竟要把她二姐嫁给一个老鳏夫,还是个坡脚,她可真敢想!

    曲飒心里冷笑两声,悄悄离开刘神婆的小院儿,里面,两个女人正盘算的火热,“那刘瘸子真许诺你事成后给两百块谢礼?”

    “那还有假,他再三说的,只要媳妇年轻漂亮能生养,决不食言!”刘桃花得意洋洋,“彩礼除了该有的东西之外,另有五百块聘金。”

    “我的老天爷,这门亲事要是做成,桃花,你岂不是净落手里七百,这还不算那些好东西……”刘神婆掰着手指头,两只眼睛亮闪闪的。

    刘桃花得意一会儿便收了神色,冷哼道:“这都是我该得的,伺候那个窝囊废这么些年,若连这点好处都没,我岂不是太冤?二顺那丫头虽然个儿高,五官漂亮,可皮面儿比不上她几个妹妹白,要说她们姐妹五人,最漂亮的还是五丫头那贱货。不过人家学习好,人人都夸赞她状元的命,若是今年夏天中了,那可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别看那丫头不吭不响,鬼主意多着呢,大年初一我吃了那样的亏……不过,她也在家待不了几天,将来她上她的大学,我管我的家,井水不犯河水。到明年,给老三老四各找一门亲,再把曲大婉那便宜货打发出去,我的任务也算完成,走也走的顺心、干净。”

    “说是这样说,定亲的人家还是要相看相看,就比如二丫头这事,她若是知道会乐意?”刘神婆面色有些忧虑。

    “哼,同意不同意的,由不得她!别看平时张牙舞爪的,在曲安国那老东西面前,要多服帖有多服帖。她要是敢闹,我就有一千种法子治她,到时候传出去人家只能说她不听父母安排,十有**暗地里相中了野汉子,毁的是她自己的名声。”

    俩人絮絮叨叨说到大中午,刘桃花在刘神婆家吃了饭才走。老婆子把侄女送出胡同目送好一会儿才回家,临近家门正巧碰上邻居出门,只听她道:“大娘,亲戚走了?”

    “嗨,啥亲戚,我隔房的侄女桃花儿,你知道的。”刘神婆笑道,那妇人愣了愣,“咦?我之前见一个俊俏的小姑娘从你家里出来,还以为是亲戚呢……”

    刘神婆僵在原地,顿了两三秒才迫切问道:“你说啥?”随即抓住邻居的衣袖让她细细说来,邻居被唬了一跳,不过看刘神婆那郑重模样,只好把看见的一五一十说了。

    老婆子半天才动地儿,撒腿进门,边走边道:“我看看家里少了什么没有!”

    实际上刚进门便捂住胸口,脸色煞白,虽不十分确认来人,但也猜出七八分。隐隐的,刘婆子总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