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刘家沟之行

    曲飒把刘桃花的新盘算给二姐一讲,曲二顺当场便冷笑,说了句“她做梦”,除此之外并未多说。如今的日子并不是四年前,她曲二顺也不是曲大婉,当然,她刘桃花再也不是原来的刘桃花,所以,纵使她盘算打到天上去,也没个屁用,她犯不着着急上火。

    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根据小妹所掌握的“情报”分别去往刘家沟和陈家庄看看,既然有了方向,那就要去找线索、证据,只有这样才能让这女人“早死早超生”。

    第二天早饭后,曲大婉送曲飒上学。开学已经第三个周,上周末王笑颜回来告诉曲飒,她若再不去,班主任真的要来家里请了。因此,无论曲飒再说什么,几个姐姐一个劲儿把她往外推,非让她进学不可。

    在她们眼中,所有的事情都不及读书的万分之一重要。

    不过,经过曲飒进一步争取,曲大婉已经答应今天先把行李送到宿舍,然后俩人往刘家沟跑一趟,到第二天她再正式上课。

    曲大婉拗不过,同时心里惦记着曲二顺那门所谓的好亲,更惦记着刘桃花过往种种“秘史”,觉得往刘家沟一趟势在必行,便答应小妹的请求。

    大约半晌,俩人到了项歌县第一中学,按照之前所说,曲飒把行李往宿舍床上一扔便走人,尽管她来去匆匆,可在校园里还是遇到几个同班同学,打完招呼便一路小跑,唯恐碰见班主任老李头儿。

    出了校门方才松口气。

    姐妹二人又步行半个多小时才到达破旧不堪的老车站,曲大婉像个瞎子一样到处乱窜,寻找去往刘家沟方向的篷篷车(九十年代初农村公路上特有的一道风景,机动三轮车厢上搭个篷,就成了乡村、城镇之间奔跑运营的车辆),找不到逢人就开口问询。来往的都是乘客,十个有九个摇头,曲飒索性把大姐牵住,耐着性子一辆车一辆车筛选,不出两分钟,便在空旷的停车场找到目标。

    “还是小五能耐,大姐刚才真是瞎操心。”

    坐车上,曲大婉觉得自己刚才的行径有些丢人,脸上热热的。

    “丢啥人?鼻子下面一张嘴,出门在外不知道路就得问,不过大姐别急,到地方有你要操心的。”曲飒明白她的心理,温柔的拍拍她肩膀,曲大婉一听自己有重要任务,连连点头。

    待二人下车,日头已经正南。正月还没过去,前几天又飘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麦田、树梢,间或还有白色残留,虽然今天的风不大,但坐了那么久的车,曲飒手都快冻僵了。

    “司机师傅说这里距刘家沟还有二里路,咱走走就暖和了。”曲大婉一边给小妹暖手一边道。

    曲飒跟随大姐走上田间小路,趁此机会开始交代她需要注意的事项,譬如见到不相干的村民盘问她们从什么地方来的,来做什么,她该怎么回答,回答不上来又该怎么做等等。

    大姐并不蠢,可是因为老实,心思淳厚,并不像二姐那样心思活泛,能够随机应变。本来,二姐要和她一起过来,可曲飒心中有计较,综合来看,大姐更合适。

    话说的差不多,刘家沟也出现在眼前。

    搭眼望去,一个破破溜溜的小村庄连一家新房都没,这光景远不如她们柳家堡,曲大婉当场啐了口,“死女人,整天夸耀她娘家日子好,这一眼望去连座新房都看不见,这就叫好?真是十句有九句都在屙屎放屁……”

    “大姐。”曲飒打断曲大婉的牢骚,朝前面的小路努努嘴,有两个背箩筐的老太太正向这边走来。

    看她们的动作,是出来拾柴禾的。

    “眼下离村子还有一段路,四下无人,若她们是刘家沟的,那便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大姐,上!”曲飒说完抬脚向前,曲大婉一时紧张,定了定神才抬步。

    “敢问大娘,这前面是刘家沟吗?”曲飒声音嫩嫩的,甜甜的,加上那张娇俏的红扑扑的小脸儿,十分讨喜。

    两个老太太当即停下脚步,其中一个裹头巾的道:“是刘家沟,你们是?”随即好奇的望向曲大婉。

    “那个,我们,我们是外乡的,来,来刘家沟,有事。”曲大婉磕磕绊绊说完,长舒一口气,缓了缓,得知两个老太太是刘家沟人,便道:“有人给俺二妹说了一门亲,就在你们刘家沟,俺妈死的早,是俺把两个妹妹拉扯大的,俗话说长姐如母,俺妈没了,俺怕妹妹上当受骗,就过来看看……”

    后面说的还算顺畅,曲飒悄悄松口气,补充道:“媒人说,他家里没兄弟,两个妹妹已经出嫁,不仅里里外外是一把好手,还能给人家盖房子挣钱。”

    说了一堆好话,就不说那人是谁,果然,两个老太太相视一眼,均好奇问道:“谁呀?叫什么?”

    “叫刘保军。”曲大婉抢道,又问,“大娘,这个刘保军怎样?”

    “原来是他。”裹头巾的笑笑,看了戴棉帽的一眼,那戴棉帽的老太太便追问,“你二妹今年多大啦?你是她姐,可我瞧着你也不大。”

    “嗯,俺今年二十二,俺二妹比俺小五岁。”

    “啥?才,才十七呀!”戴棉帽的惊呼,裹头巾的也不笑了,“大姑娘,谁给你二妹说的媒啊……那个,先说你们是哪里人啊?”

    “我们是大泽乡柳家堡的。”曲飒甜甜回答完毕,面色凝重问道:“大娘,这门亲有什么不妥吗?噢,媒人说了,那人比我二姐大十多岁,可是看着年轻,只有二十六七的模样,个子高高大大,长的还好看,死了媳妇儿的,但没有孩子。”

    “呸!什么年轻,他今年都三十五啦,都能当你二姐的爹啦!况且,长的也就那样。”戴棉帽的老太太不知是和刘保军有过节,还是纯粹为这件事气愤不平,语气不善,“怪不得你们不知情,竟和我们不是一个乡的。”

    裹头巾的老太太显然也注意到这点,十分好奇,“咱们两个乡之间还隔着两个乡镇,这么老远,几十里路,你们咋忍心把她嫁那么远?那媒人咋知道这个地儿?”

    终于问到关键点,曲飒若无其事的跟曲大婉使了个眼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