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声名大噪

    曲飒怕大姐因为紧张而语无伦次,便开了个好头儿,“说起来,俺二姐的媒人桃花婶儿的娘家就在你们刘家沟,她和俺妈特别交好,这门亲就是她亲口告诉俺妈的。”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你妈去了?”裹头巾的挑刺儿一般指出,皱眉,曲大婉忙道:“是后妈,来家里有几年了。”

    老太太点点头,看了戴棉帽的一眼,喃喃嘟囔一句,“怪不得。”

    俩人脸色变得有些凝重,看样子不太好继续往外套话。

    曲大婉语气诚恳道:“大娘,俺今天来不为别的,就是想打听清楚这门亲事合适不合适,老话说的好,有娘的孩子像块宝,没娘的孩子只能是根草,俺妈走的时候,她才五岁……”曲大婉指着曲飒,声音哽咽,“自打后妈进门,虽然对我们也不坏,可到底不是亲娘,哪能像亲娘那样对自己操心?不瞒您说,俺才离婚,就是因为当初听了后妈的话嫁的男人是孬种,对俺非打即骂,还要把亲闺女卖给人贩子,实在是……”

    曲飒心惊,没想到大姐连这事也说,可话已至此,她就是想阻止也来不及。

    两位老人很震惊,戴棉帽的那个突然拉住曲大婉的手,神情激动,“真没想到大姑娘竟有这遭遇,真是让人……可怜见的,老婆子现在就把话给你说清,实打实的一点不虚,那个刘保军不能嫁,不光是年龄,长相,最关键的是,他是个瘸子!”

    “什么?”曲大婉抹抹泪水,尽管她早已知晓,可此时的表情却非常到位。

    裹头巾的也跟着道:“打小就是个瘸子,快三十了才娶个女人进门,那女人比他大几岁,是二婚,进门一年就得了治不好的病,去年年初走的。”

    接着,俩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刘保军的家底翻个遍,曲大婉边听边哭,到最后几乎伤心欲绝。

    曲飒这才明白大姐不是装的,是真伤心。

    若不是她们一早就看清刘桃花的真面目,若不是她们慢慢心生反抗,二姐岂不是真要嫁给那个又老又瘸的男人?前世,直到她大学毕业曲二顺才嫁人,当时她们的关系早就崩裂,所以,她并不清楚曲二顺具体嫁给了谁。

    可是却隐约知道,曲二顺的日子并不好过。确切的说,她的四个姐姐,没一个过的像样的。大姐早亡就不说了,剩下三个,都所嫁非人,守着可有可无的男人,过着麻木不仁的生活。

    两个老人对曲大婉安慰道:“幸亏你来打听,大错没有铸成,一切还来得及,你就不要伤心了。”

    曲大婉甩了一把鼻涕,往旁边老树干抹抹,愤然道:“在我们村里,谁不夸桃花婶儿好,人好心好,这些年和我家交往不浅,你们说她咋就想起坑我二妹呢?”

    “呸!她好个屁!”戴棉帽的老人又往地啐了口,“要是真的好,咋给你二妹说这样的亲?别人不清楚刘保军的情况,她能不知道?也不知背地里得了人家什么好处,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裹头巾的老太太觉得戴棉帽的说的有点多,不停地的扯她的袖头儿,就在这时,曲大婉从兜儿里掏出两张崭新的五元钞票,往裹头巾的老太太手里一塞,另一张塞给戴棉帽的,而后郑重道:“俺们不是多嘴多舌的,况且离的远,就是想多嘴也不能碍着两位大娘什么,你们就放心告诉俺们实情,说句良心话,这也是积德的事。”

    裹头巾的老太太看见五元钞票,眼睛都开始放绿光,那副贪婪的模样被曲大婉收进眼中,便知自己做对了。

    曲飒肉疼的直抽抽,十块钱啊,在这个年代,十块钱够她在学校吃半个月,若是省点儿,吃的时间更长。

    就这样没了……

    两个老人或真或假的推搡一番,最后见曲大婉是真心把钱给她们,便都收下。

    裹头巾的老太太直接道:“大姑娘,老话说的好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现在就跟我们进村儿,悄悄看看刘保军的家,再悄悄看看他的人……嗯,这会子刚吃完饭,根据他的尿性,十有**在村西头的赌场摸牌呢……至于别人问起你们的来路……嗯,就说你们要去双黄庄,走错路才走到我们刘家沟,反正从我们村穿过也能到地儿……”

    这回,轮到曲飒眼放绿光了,乖乖,千伟大万伟大,还是毛票最伟大,瞧这老太太思绪畅通,逻辑严明的样子,这可真是……

    曲飒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词汇形容。

    姐妹二人顺其自然的跟着两位老人进村,路,裹头巾的老太太也没闲着,把刘桃花的事情倒腾个清楚,“那女人,自幼便会花言巧语,投机取巧,是村里有名的神拐子方言,能说会道,八面来风之意,贬义词,模样生的好,却轻浮的不得了……我跟你们说压低了声音她刚十四那年,被村里的王麻子撞见,青天白日,在野地里,窝在她大堂哥怀里……你说要不要脸?那是她堂兄!”

    曲飒吃鲸了,刘桃花,真是人如其名,桃花债不仅一朵朵,还很奇葩啊。

    戴棉帽的老太太叹口气接道:“她那时候年幼不知轻重,别人撞见兴许还能说句她当受骗,可她嫁了男人还不老实,整天勾三搭四,男人死了她更是放开,什么寡妇门前是非多,人家全然不在乎……”

    “是呢!”裹头巾的老太太抢道:“不知多少个夜里被她村里人撞见,有野男人爬她家墙头儿,后来,她公婆受不住村里的闲言碎语直接登她娘家门儿表态,她大归也好,再嫁也罢,就是不要再待在他儿子家里……不过,当时刘桃花可闹的厉害,又是吊又是喝药的,骂的她公婆抬不起头,可是没多久就突然回了娘家重新嫁人,真是不知道咋突然想通的……听说,她嫁给了一个老男人,还有五个姑娘,不过我们村里人都说那男人老实,姑娘们听话,她在那家里说一不二的。”

    曲大婉强忍着怒意随声附和,一路攀谈,很快,一行人进了村里,看了刘保军的破房子,又瞧了他的人,最后姐妹二人从村子穿过,径直走向双黄庄的方向,绕个路,也算圆了刚才的慌。

    临走前,曲大婉再三嘱咐两位老人莫要泄露今天的事儿,而两个老太太更有此意,毕竟,她们说的都是一些陈年辛秘,还是一个村儿里的,被人知道朝外嚼口舌不好。

    两方各有所需,各有顾及,便都赌誓不往外说。

    姐妹二人离开刘家沟没两天,刘桃花这个媒人便声名大噪,始作俑者自然是那两个老太太,俩人添油加醋一番,把刘桃花如何收了刘保军的好处,以及在婆家那边如何欺骗人家小姑娘的事捅了出来,说的有鼻子有眼,这下,刘桃花以及她娘家那家子,刘保军那家子被闲言碎语顶到风口浪尖,但凡出门,总有人在其背后指指点点。

    :谢谢情雨晴天、清屏ane、书友150113152259083的打赏,新书传,感谢大家的支持。关于,架前单更,架后生产前双更,月子里可能只能保持一更。水木正努力存稿,争取架后一直双更。更的确实不多,和我本书三更四更五更甚至两万更根本没法比,但是没办法,特殊时期,还望大家理解见谅。水木诚实,一向童叟无欺,也喜欢把丑话说前头,尤其是本书还在免费阶段,以免大家觉得后来当受骗。喜欢呢,就先收着,慢慢看,不喜欢或者嫌弃慢,可以去看看其他作者的书,大家自由选择。最后,非常非常感谢新老书友对水木的支持,水木拜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