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打脸

    当曲飒和大姐回到县城,已经下午三点多。除了早上那顿,俩人一路都没吃什么,曲大婉还好,无论嫁人前还是嫁人后,都是忙碌的命。有时候农忙或者杂事太多,一整天也就一顿饭,几口水对付过去。

    今天发生的一切太让人不可思议,她思绪纷纷未感觉太饿。

    倒是曲飒,不仅饿的胃抽抽,脚下也有些打飘儿。说来也奇怪,前世这么大时,她并未有这么好的胃口。自打重生病好以后,她的胃真像换了个似的,整天想的念的就是各种美食美味。

    曲大婉领着曲飒进了一家包子铺,要了两块钱的水煎包,两碗小米汤,“今天苦了飒飒,要不是天冷,我指定带些干粮过来,快吃!”

    “大姐,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曲飒嘴里塞满水煎包,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曲大婉看了就喜欢,小妹撒娇的模样又可爱又娇俏,把人心都化了。

    曲大婉仿佛又看见曲飒小时候可人的模样。然而到后来,大约在刘桃花进门后,她便不喜说话,不爱笑,更不曾对谁撒娇。而今,幼时的小妹,又回来了还是在经历这么多糟心的事情之后,想起这些,曲大婉鼻子一酸,差点掉泪。

    “大姐快吃啊,再不吃都没了”曲飒装作没看见曲大婉伤心的样子,嘴里塞满肉包,鼓囊囊的道。

    “怕啥?”曲大婉笑道:“大姐兜儿里揣着大票儿,你放开肚子吃!”说完,又冲包子铺老板喊道:“再来三块钱的!”

    “别别别吃不了那么多。”曲飒摆手,一块钱十二个,她哪能吃的下。

    “飒飒,你就放开肚子吃,实在吃不完,我拿回家给妮妮。”

    曲飒老脸一红,她刚刚只顾自己,把小外甥女都给忘了。

    所以说,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挣钱,挣钱,挣钱曲飒狠狠吞下牛肉包,心里继续盘算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吃饱喝足,曲大婉把剩下十几个水煎包用纸包好放布袋里,又问老板买了两块钱的,对曲飒解释道:“好不容易来一趟县城,带点东西回去她们见了高兴。等天气再暖些,我就继续拿绣活做,没人干扰没人盘算,一个月下来怎么着也得有四十多块,若是有好活儿,挣的更多。”

    绣花儿的手艺是大姐结婚后学的,一年到头除了家里、地里的活儿,抽空还要做绣活挣零花钱,因为沈桂兰那个老东西专门盯着,这两年挣的钱大部分落到老妖婆手里。

    大姐离婚时那二百多块工钱还是她们姐妹拼死要回来的。

    见小妹沉默不语,曲大婉心疼抚上她的头,“你就好好,将来考个好大学,等一毕业,咱们家的日子就彻底好了,大姐没大本事,给你挣些生活费还是可以的。”

    曲飒差点将自己打算退学的事脱口而出,然而现在并不是好时机,话到嘴边生生咽了下去。只点点头,嘱咐曲大婉注意身体等等,再无话。

    人走后,她望着形单影只的背影,心酸的鼻子、眼睛、心口连环痛。

    曲大婉回到家里,妮妮和妞妞两个丫头正哭的厉害,当娘的心一下子给揪起来,曲大婉甚至没理会曲安国的招呼,把自行车歪墙角便小跑进屋。里面,曲二顺和双胞胎正在柔声细语哄慰两个小家伙。

    曲三宁快人快语的把缘由讲一遍,曲大婉顿时面色铁青,恨不得当场把曲啸天那个野种从家里赶出去。六岁多了,还从小女孩儿手里抢东西吃,不给就打,幸亏二妹手快拦着,不然他那一拳头下去,妮妮的鼻子还不得流血!

    “那芝麻糖还是上回柴大娘专门给妮妮的,他个不要脸的上来就抢知道刘桃花咋说?一包呢,妮妮小又吃不完,给啸天几根咋啦?我当时都想直接把她踹飞啸天那个野种哪是几根就能打发的?一整包都给抢走了,妮妮嚎啕大哭,咱爸从头到尾连问都没问一句”曲三宁还在愤愤不平的发泄心中不满。

    “别说了贱女人养出的野种,你能盼他多好?”曲二顺红着眼睛,强忍着怒气不去想曲安国的偏心。

    “你们这趟刘家沟之行收获怎样?”曲二顺转移话题,曲大婉打开布袋,拿出水煎包,“二顺,去锅里热一热,咱们吃,其他的,等会儿再说。”

    曲二顺点点头,照做。

    刚进厨房,还没把包子放蒸锅里,曲安国就进来了,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那包子,“你大姐买的?”

    “嗯。”曲二顺头也没抬,说完补充一句,“给妮妮买的!”虽然,她把“妮妮”二字咬的很重,然而曲安国一心扑到包子上,显然没注意。

    等包子热好,妮妮刚吃了一个,刘桃花便带着曲啸天进门,“呀,我说怎么这样香,原来是牛肉水煎包”

    说笑间就把手伸到箩筐里抓,然而下一秒,曲大婉面无表情直接端走。

    刘桃花顿时脸上火辣辣的,手僵在空中,进退无路。

    “咋啦,大姑娘买的包子,我还不能尝尝?”

    “妈,我要吃包子,我要吃包子!”曲啸天扯着刘桃花的衣袖,闹的厉害。

    妮妮条件反射的把手里的肉包抓紧,小小的身子躲在曲大婉身后,圆溜溜的黑眼珠儿动也不动的盯着曲啸天。

    “给妮妮买的,你凭什么尝?”曲二顺回击,目光冰冷如雪。

    刚才她一个不注意妮妮差点挨打,现在当着她的面儿还想撒野不成?除非她曲二顺是个死的!

    曲安国不声不响的进门,“妮妮那么能吃的完吗?还不快给啸天几个!”

    老汉一副冷脸直对曲大婉,觉得此时的大女儿一点也不懂事,再怎么不满后娘,弟弟总是她亲弟弟吧,这么小气吧啦的

    刘桃花心中快意无比,原本她正带着啸天去小卖部买麻糖,半路被曲安国叫回,老东西告诉她曲大婉买了一堆肉包子正等着她们回家吃,于是心情通畅的回来,熟料曲大婉竟这德性!

    可是,你一个离了婚厚着脸皮住娘家的闺女,不听别人的,难道连亲爹的话也不听?

    刘桃花一万个不信,等着看好戏。

    “爸要是觉得我们多余,我们娘仨现在就走。本来嘛,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就算离婚了,那也再不是这个家里的人。可是,爸再讨厌,总该看在俺死去的娘的份儿上,别这样作践我们。”

    听完这话,曲安国脸上烧的不行,急的一句话也不说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