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继续打脸

    曲安国不明白了,几个包子的事儿怎么就上升到作践不作践,甚至要把她们娘仨赶出家门的地步?谁这样说了?老汉自问他从没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她继母刘桃花也只是想着尽快给二顺说一门亲,从没说过要把她们娘仨赶出去的话。

    他非常不理解曲大婉的脑回路。

    屋里的气氛陡然冰冷,刘桃花仍然兴致盎然的看好戏,曲大婉敢这样顶撞曲安国简直吃了豹子胆,最好老头儿一怒之下呵斥她一顿,让她再没脸住下去!

    “爸不懂是吧?”曲大婉声音颤颤,愤怒、悲伤、羞辱……当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曲大婉发现自己的心都是颤的,“啸天六岁了,妮妮才三岁,从辈份上讲,啸天是舅舅,妮妮是外甥女,他上来就抢妮妮的东西,爸觉得他做的对?不给就打,爸不觉得他做的对?”

    曲大婉捂着胸口,颤的不行,她自问从来没这样顶撞、质问过曲安国,可是,为母则强,妮妮和妞妞已经摊上一个渣爹,她这个做娘的再不能保护她们,那真是命苦到黄连根儿里了。

    “你看你……小孩子争嘴而已,再说,又没打到……”曲安国面上仍旧火辣辣的烧,嘴里喃喃,道出内心真实想法。

    事实上他就是这样想的,啸天抢妮妮的麻糖时他也在场,还拦了呢,就是没拦住,后来啸天要打妮妮,二顺直接给掐住了,啸天根本没碰到妮妮,他两只眼睛瞧的真真,一点不说谎。

    小孩子为争嘴打架而已,互相又没伤着,值得这样……

    “爸说的真好!”曲二顺冷笑,因为激动,声音同样颤抖不止,“因为没打到,爸就觉得没事,若当时我不在呢?爸这样说,意思是不是以后啸天但凡没酿成大错,都不予追究?我记得,我们小时候,爸不是这样教的!”

    “你当时不是拦住了吗?再说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曲安国彻底无语,只觉这话无法再掰扯下去,他心中极为不满,可是闺女一个二个的大了,他又不能上前打骂,长叹一声,背着手离开。

    曲啸天还等着吃肉包子呢,结果自己老爹说那么多也没给他争取到一个,顿时不依坐地上打滚儿哭闹。

    刘桃花见曲安国败阵,一点用都没,她面子里子丢尽,满心的火气便都撒到曲啸天身上,“小兔崽子,快给老娘起来,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这儿又不是你的地盘儿,除了让人笑话……”曲啸天依旧哭闹不止,刘桃花气的扯着膀子把他往外拖,“哭哭哭,就知道哭,有本事就去抢,没本事就滚蛋,再哭老娘就把你扔沟里去!”

    也不知是刘桃花的话刺激了曲啸天,还是她要把他拖走,远离东厢房的举动让他不满,陡然间,这个长的又粗又壮的孩童挣脱刘桃花的手,径直朝曲大婉手里的箩筐扑去。

    曲大婉条件反射的把箩筐搁到一人高的柜子上,曲啸天没得逞立刻把怒火全撒到曲大婉身上,对她拳打脚踢。

    虽然在他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打过曲大婉,可是曲二顺和双胞胎没少挨,在他眼里,她们都是一样的,所以,他踢打起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

    千钧一发间,一只大长腿伸过来,猛的给曲啸天一脚,男孩儿倒地上,摔的哇哇大哭。

    曲二顺叫骂,“不要脸的野种杂种,这里也有你撒泼的份儿!快和你那不要脸的娘滚出去,否则我当场做了你!”

    刘桃花被眼前的情景惊的说不出话来,曲二顺,她打了啸天!她竟敢,她真敢……过了数秒,刘桃花才做出应有的反应,尖叫一声要打曲二顺为儿子报仇,双胞胎仿佛和二姐商量好似的一起上,三人一人一边架住刘桃花,顿时,巴掌、拳头密密麻麻落到刘桃花身上,她像一头被宰的肥猪,只有嚎叫的份儿。

    随后,刘桃花如死猪一般被拖到院里,原本哇哇大哭的曲啸天看见自己老娘被那样打,吓的连滚带爬跑出去,嘴里妈,妈叫个不停。

    曲安国背着手还没走出胡同便听见这鬼哭狼嚎的动静,连忙转身跑回来,一进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刘桃花像头猪一样躺在地上,狼狈不堪,而他的宝贝儿子啸天,此时正跪地上拉扯,嘴里哭着喊着,别提有多委屈。

    三姐妹打的舒畅,只觉这么些年的恶气、恨气出了大半,说话也顺溜不少,曲三宁盯着曲安国直接道:“当着我们的面儿怂恿那野种抢东西,抢不到就打,当我们都是死的,既然要打,那就痛痛快快打一场,看谁能打过谁!”

    关键不是打,不是抢,而是那声“野种”!

    曲三宁想着刚才二姐直接骂啸天野种、杂种,何况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她当着老爹的面说出来又何妨?

    一词震撼了刘桃花,惹恼了曲安国,老头子发疯似的抄起扫把要打曲三宁,曲四静连忙上前挡住,而曲二顺动作更快,直接架住了老爹手里的扫把,三姐妹齐心合力,曲安国谁也没打到,把自跟儿气的几乎吐血。

    好啊,他养大的好闺女,现在竟然,竟然……“你们,大逆不道!”

    听戏听多了,记住这样一词儿,曲安国脱口而出。

    曲二顺冷笑不已,跑进厨房把菜刀掂出来,事情到这地步,豁出去了!

    “俺们是嫌爹拿扫把打不过瘾才拦下,用刀子多好,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把俺们姐妹四个全都弄死,您也不用再养吃闲饭的,这样就可以带着那贱女人和野种逍遥快活一辈子!反正俺们都是贱命,不值钱,活着也是浪费口粮,倒不如一死百了,到了阴司阎王爷面前好好赎罪,争取下辈子投胎个男儿身,免得再教人轻看……”

    曲二顺蹦跳着到老头儿面前,妙语如珠,语速更如枪林弹雨,一个劲儿把菜刀往老汉手里塞。

    曲安国连连后退,他又气又怕,整个人已经傻掉。

    抱着看戏姿态的刘桃花更是呆的不能再呆,通过曲二顺和曲三宁的话,再想想自从大年初一到现在曲家五姐妹的态度骤变,她好像、似乎寻到些蛛丝马迹。

    她的心又乱又躁,而那几声“野种”“杂种”更像是巨大的巴掌扇到她脸上,心虚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