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对质

    略微沉思片刻,刘桃花央求道:“老姑,你明天就去一趟刘家沟,赶紧以媒人的身份把曲二顺那贱货的亲事定下来,挑个好日子让刘保军过来送彩礼,别管怎么说,钱拿到自己手里才算自己的钱,何况,那个曲二顺,猖狂的让人想立马打死,我就不信,治不了她”

    明的不行,咱来暗的!

    刘桃花对刘婆子许诺重金谢礼,老婆子乐得跑一趟。

    谁料第二天,当她老胳膊老腿跑到刘家沟,上了刘保军的门儿,话没说完便被那糙汉子打脸上,老婆子被打个趔趄不说,还被生生赶出门去,惹得许多村民围着她看笑话。

    半晌后,刘婆子终于弄清缘由,气的一口老血闷在胸口,差点儿背过去。她把那口气狠狠咽下,一口气奔到柳家堡,登上曲家的门儿,看见刘桃花,二话不说,“啪啪啪”给了她几巴掌。

    刘桃花被打懵逼,捂着脸瞪着眼尖声道:“老姑!凭啥打我?”

    “打你?我还要治死你呢!葬良心的小娼妇,你背地里收好处却拿我开刷,当老娘好欺负是不?我今儿就让你看看,我这把老骨头你啃动啃不动!”老婆子一蹦三跳骂完又要撕扯刘桃花,懵逼的女人慌乱之下四处乱逃,曲安国连忙上前挡住,拉住刘神婆哀求,“老姑,您老人家有什么不满就都说出来,别动手,小心闪着您的腰!”

    说完还给四个闺女使眼色,示意她们过来帮忙,曲大婉连忙低头逗妞妞,当没看见。曲二顺等人睁着大眼睛瞧好戏,就是不动。

    曲安国顾不上生气,对着刘神婆低声下气道:“桃花纵有不对的地方,您老也该说出来让俺们听听,这上来就打人”

    “呸!”刘神婆是知道内幕的,冲曲安国狠狠啐了口,骂了一声“窝囊废”。院里的人,除了曲安国不明白缘由,所有人都清清楚楚。

    “说出来?就怕你和你媳妇儿在这柳家堡再也抬不起头,既然给脸不要脸,好,老娘这就把事情掰扯清楚!你媳妇儿要给二顺说亲是吧?说的还是我们娘家刘家沟的刘保军”

    刘神婆把事情倒腾一遍继续骂道:“你拿了人家的钱不干人事,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诋毁出去,害人家一家子受人指指点点不说,还连累你娘家人遭人非议,刘桃花,你究竟安的什么心?既然你无心把曲二顺嫁过去,想要戏耍那刘瘸子一番,好,我当你吃饱撑的!可你又为什么指使老娘过去老天爷,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第一次被人打脸,还被人家拿扫把赶出门,临老临老,成了整个刘家沟的笑柄”

    刘神婆越说越气,揪住刘桃花的衣襟就打,依旧懵逼不已的刘桃花条件反射还手,老婆子哪禁得住忽然一个屁股墩儿摔地上,这下,彻底放开嗓子哭骂。

    “老姑,我没有!”刘桃花气急败坏的赌誓,“要是哪个如您所说,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使劲儿拉扯刘神婆,再三赌誓,她要把二顺说给刘保军是千真万确的事,既然如此,又怎会前后变卦打自己脸呢?一边说还一边拉扯曲安国作证。

    刘桃花懵逼那是因为对突来的变故没一点头绪,曲安国却把事情听的一清二楚,合着二丫头要嫁的人不仅是个瘸子,年龄上都能二丫头的爹了!况且,刘桃花之所以这样积极,是因为拿了人家二百块好处费,这和卖她闺女有什么区别?

    他浑身猛的打个激灵,想起五丫头那天的一句话,“但凡卖闺女的人,全都要遭报应,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曲安国面色铁青,没理会刘桃花,怯怯看向曲二顺,却见二丫头面无表情,目光却冰冷的透到人心底去。

    刘婆子才不信刘桃花的话,在刘家沟的那些耻辱经历犹在眼前,你说没有,难道是我撒谎不成?老婆子从地上爬起来,嘴里一边骂着一边把刘桃花往外推搡,刚到大门口正好看见有村民朝这里走来,立刻拍着瓜掌把事情说给众人听,让大家评理。

    刘桃花瞬间成为众矢之的,连声辩解,自己没戏弄人,李婶子讥讽道:“你没作假,意思就是真要把二顺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瘸子,呵呵,果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这样看去,大婉的委屈根本不叫委屈。”

    扯出曲大婉,众人都知何意,立刻对刘桃花指指点点,刘桃花这下百口莫辩,争辩这个就得承认那个,然而两个她都不想承认。

    这边正热闹着,北边胡同口突然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坡脚的,刘神婆看见那人立刻扯住刘桃花,“有的没的,你自己跟人家掰扯,我看看你是能说的莲花来,还是能说出大天来。”

    刘保军带着人突然出现在柳家堡,可把刘桃花惊呆了,她还没从刚才的懵逼中走出,刘保军已经骂开,“刘桃花!你个不要脸的臭娘们儿,居然敢欺负到老子头上,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那好欺负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刘桃花想撞墙。这一个二个的都说她欺负人,可挨打受骂的却是她,关键是,她还不知道原因,真他娘的憋屈死了!

    “刘保军!你莫要撒野,你说老娘欺负你,倒是说个一二三来!”刘桃花挺直胸脯子豁出去,反正她也觉得在自己家门口刘保军不敢动手。

    这时,刘保军一瘸一拐的到了刘桃花面前,指着鼻子叫道:“大年初六,你到我家,说要给我拉扯一门亲,对方年轻漂亮能生养,就是彩礼要的贵些,这女孩儿就是你家二闺女曲二顺,有没有此事?”

    “有!”刘桃花硬着脖子大声回,她话刚落地,人群立刻爆发一阵唏嘘。俗话说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人们看看水葱一样水嫩光鲜的曲二顺,再看看又老又丑还是个瘸子的刘保军,纷纷对着刘桃花责骂不已,有的声音还很大,根本不怕被听见。

    刘保军听见人群议论,脸红的如煮了一般,这两天他在村里没少被人非议,原本想找个机会对刘桃花质问一番,谁想还没等他上门,刘神婆却上门了。那贼眉鼠眼的老婆子扯一堆结果还是要给他说亲,对象还是刘桃花第二个继女曲二顺。他当场暴怒,耍人还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真当他是个软柿子捏上瘾了吧?

    把刘神婆打出去后刘保军越想越不对,他是孤家寡人一个,可爹娘还没死,老脸还要呢。气不过,一冲动,便拉着两个堂兄弟过来理论。

    “我当时就说自己结过婚,死了老婆的,怕人家小姑娘不乐意,你咋说的?你说曲家闺女多,名声又不好,个个愁嫁,若是小姑娘知道嫁给我这样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呢,有没有这话?”刘保军暂时屏蔽人群非议,指着刘桃花继续对质。

    “有!!”刘桃花声音有多尖锐,内里便有多心虚,隐约间她有预感,村里人听见这些估计要把她给骂死了。

    果然,姜秀云第一个跳出来骂道:“丧尽天良的娼妇,我曲家是缺你吃还是少你穿了,容你这样作践俺们清清白白,漂漂亮亮的姑娘们!你倒是给我说说,曲家闺女名声怎么不好,是偷鸡摸狗了还是背地里拉汉子了?刘桃花,你今儿不给我讲清楚,老娘给你拼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