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声名再次大噪

    别的姜秀云都能容忍,唯有这点。她也是有闺女的,何况曲香香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儿,人美又能干,咋就突然名声不好愁嫁了呢?再说老大家的那几个闺女,虽说比不上她的香香,模样也是出挑的,也都勤快能干,娘死的早,可怜见的就这样被人当众作践!

    各种原因之下,姜秀云动怒,扯住刘桃花不放。在其身后更有两个儿子及村民帮腔,刘桃花憋了半天只憋了几声“我,我”,再也没别的。

    这感觉,真是比死还难受。

    刘桃花严重吃瘪,模样狼狈至极,姜秀云仍不肯放过,她猛的把刘桃花一推,将曲香香、曲二顺以及双胞胎姐妹拉过来对众人道:“俺们家的姑娘个个漂亮能干,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平时在村里谁人不夸,哪个不赞?可是到那娼妇嘴里就变成不干净,愁嫁,这口气,我姜秀云就是死了也不能咽下!”

    一溜儿的水葱让刘保军瞪大眼,虽不知哪个是曲二顺,可是在他看来,个个都是顶好的。

    原本他以为刘桃花这么急着把继女嫁给他这样的,指定有啥毛病,现在看来,这女人百分百打着作践继女的主意,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

    看到刘保军滴溜溜的眼珠子,姜秀云再次怒火冲天,一把拉过曲二顺对刘保军骂道:“你想娶俺二姑娘?也不撒泡尿照照,是模样匹配,还是年龄匹配!又或者说你家门庭显赫,是那富贵少爷、皇太子,又或者说你家财万贯,金山银山用不完?不要脸的死瘸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呸!!!”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漂亮娇嫩的曲二顺,刘保军只觉自惭形愧,面上又不肯认错,只道是刘桃花掰扯的缘故,若不是她说家里的姑娘名声不好,愁嫁,他岂会答应?又说刘桃花拿了他二百块好处,除了该有的聘礼外,又张口要五百块彩礼钱,他这才当真的。

    说到此,刘保军忽然冲刘桃花骂道:“贱女人,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信了你,快把那二百块钱还我,从此往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实际上那二百块刘桃花并未得,当初商量的结果是,刘桃花得把他和曲二顺的婚事定下来才算事成,到时候他再给她二百块钱。

    可是现在,事没成不说,他平白惹了一身骚,名声都臭到这五十里开外的大泽乡,而这一切都是拜刘桃花所赐,现在恶心她一把,割她一块肉,也是她活该!

    打定主意,刘保军便一心一意讨那二百块钱,说的有声有色,众人看向刘桃花的目光,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鄙夷了,都纷纷纳罕,这样无耻愚蠢又狠毒的女人,老天爷怎么还不收了她

    “谁拿你钱了?刘保军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刘桃花炸毛,没有哪一刻像现在一般想杀人。

    钱,她一分没得,落一身骚不说,结果刘保军张口反问她要二百,今儿她刘桃花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让这贱男人得逞!

    打定主意的刘桃花仿佛吃了大力丸,只说几句便和刘保军撕扯在一起,虽然刘保军是个瘸子,到底是个男人,力气比刘桃花大的多,没几个回合刘桃花便吃了亏,脸上、手上全是印子。

    众人乐的看她出洋相,没一个肯上前拉架。

    曲安国急的围着俩人打转,却找不到空隙插手。

    别管怎样,刘桃花是他媳妇儿,是她儿子的娘,他不能任由别的男人欺负。

    在曲安国那张老脸挂了三道彩的情况下,刘桃花才挣扎脱离刘保军的束缚,事情到了这般地步,刘保军索性破罐子破摔,“刘桃花,今儿你要是敢昧下那二百块钱,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拉你个贱货陪葬!”

    “刘保军,我根本就没拿你的钱,今儿老娘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给你这个钱!”刘桃花披头散发,棉袄上的扣子散落一地,露出里面的大红绒衣,绒衣下,是两座鼓囊囊的东西。

    这里的大多数女人,还没穿一种叫做胸罩的东西,所以,透过绒衣,那两团东西,格外逼真。

    她不管不顾的躺地上挺尸,一副谁敢靠近我就是轻薄我的架势,让男人看了纷纷挤眉弄眼,让女人看了面红耳赤,只觉刘桃花不要脸至极。

    刘保军不敢再靠近,嘴巴却没停,“刘桃花,臭不要脸的,你坑蒙拐骗无恶不作,不得好死”仿佛越骂越上瘾,什么男人的脸面、尊严全不要了,刘保军铁定心要那二百块钱作为这件事的补偿,便一副比刘桃花更无赖相,到后面,说的话简直不堪入耳。

    曲安国再也听不下去,径直跑到堂屋,翻到钥匙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刘桃花的“宝盒”,而后数出二百块钱,又一口气跑到刘保军面前,把钱扔给他。

    原本挺尸的刘桃花看见,顿时尖叫去夺,夺不成便像块狗皮膏药死死贴住刘保军,瘸子窘迫无比,却死死护住兜儿里的钱。

    到最后,曲安国在众人帮助下才把这疯女人拉开,刘保军一瘸一拐离开柳家堡。

    刘桃花拼死没讨回那二百块钱,便把火气全部撒到曲安国头上,对着老汉又打又骂,想想这两天发生的事,鬼哭狼嚎的不能自已。

    看戏的人逐渐散去,临走前谁也没上前劝慰刘桃花,更没人同情曲安国,任由他两口子相爱相杀。曲安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拖进屋里。

    刘神婆冷眼看戏到现在,已经懒得去想这其中曲折,她目光复杂的瞅了刘桃花一眼,然后离开。

    经此一闹,刘桃花更是声名大噪,没几天,整个大泽乡都知道了她的精彩事迹,一个恶毒的继母,因为厌烦继女而算计继女的婚事,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弄的里外不是人。茶余饭后,她和她做的那些蠢事成了人们闲谈时最好的谈资。

    而那二百块钱真的把刘桃花打击到了,加之白天敞开棉袄躺地上着了凉,当晚便高烧不退,这一病七八天才渐渐好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