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大闹王家铺

    姑侄二人一边对骂一边撕扯,“如胶似漆”的劲头众人拉都拉不开,一不小心还惹一身骚。

    譬如有人说,“老婶子,您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再说和小辈一般见识做什么?”

    那刘婆子一蹦三尺高立刻横眉怒目,“咋啦?年纪大就该被活活欺负死?年纪大了就不能伸张正义?”

    我去,连伸张正义这种词都飘出来,别人还能说什么……

    譬如又有人劝刘桃花道:“她毕竟是你老姑,是长辈,晚辈怎能掐着长辈的膀子叫骂呢?”

    刘桃花当即吐了人家一口,“小辈咋啦?长辈咋啦?我就活该被人欺负死不能有一点反抗?”

    若不是那劝架的有涵养,早就一大耳瓜子扇过去。

    众人见姑侄二人实在不值得他们规劝,便都站在一旁看戏,任谁也没再上前一步。

    刘桃花到底年轻,这回又是来真的,刘婆子很快吃亏,脸上、脖子上不仅挂了彩,还被摔了好几个屁股蹲儿。六十多岁的年纪,老胳膊老腿儿的,看的人直冒冷汗,幸亏大冬天里穿的厚实,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半身不遂。

    但是老婆子仿佛吃了兴奋剂,战斗力十足,丝毫不怯刘桃花,大有一股要与其同归于尽的势头。

    正闹着,胡同口忽然传来一声咋呼,众人闻声望去,但见王金蕊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这边飞奔。在王金蕊的身后是她那高高大大的丈夫孙虎。

    众人怕殃及自身连忙让出一条路,路出来,王金蕊也就飞到了刘桃花跟前。二话不说,她扬起巴掌给了刘桃花一个响亮,接着左一脚右一拳将刘桃花打倒,而后把她老娘从刘桃花的“魔掌”中救出来。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闹剧该结束的时候,王金蕊重新鸟上刘桃花,实力相当的俩人来了一场真正的农村妇女厮杀大戏,什么扯头发,拧耳朵,扇耳光,互相扒衣服,往彼此身上吐口水等等,但凡经典动作,她们全部上演一遍。

    待到俩人伤痕累累,精疲力尽时方才停歇。

    撒了手,王金蕊才指着刘桃花道:“刘桃花,欺负人也不能这样欺负,我娘多大年纪了你就敢那样打,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命!”

    “一家子忘恩负义的狗东西,这就算欺负了?问问你娘做的那些事,说出来让大伙儿都听听,看看到底谁欺负谁!”

    刘桃花话刚落地,王金蕊便不动声色的看了丈夫孙虎一眼,彼此心中揣着事儿都有些心虚。

    前天曲飒登门,孙虎正好出去给人拉货,昨晚上才回来,王金蕊心神不定了两天,昨晚把事情给孙虎一说,孙虎也急眼。夫妻二人商量大半夜最后决定今儿无论如何都要来王家铺一趟,先向老人家讨个主意,然后想法子探探刘桃花的口风,只是没想到刚进胡同口便看见那样一幕。

    俩人心下咯噔,只觉东窗早已事发,他们来晚一步。

    而实际上,刘桃花并不知这件事,不过,谁让两方人凑巧碰上了呢?

    仔细说起来,也不算十分巧合,毕竟刘桃花一连四趟登门,大有一种你不开门我决不罢休的架势,所以,两方人对上是早晚的事儿。

    王金蕊没有及时回复刘桃花,落在对方眼里便是势弱,于是她更加猖狂,跳起来叫骂,没两句什么祖宗十八代的都给骂上,老婆子忍痛再次与她怼起来,并言,“要说忘恩负义,我才没见过你这样忘恩负义的,这些年,你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老娘不知帮你挡了多少,这个你咋不说?为了让你过的得意,老娘为你忙前跑后,这个你咋不说?”

    刘桃花见老婆子隐隐拿杨泉的事情威胁她,又气又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该的!这些年你明里暗里得了我多少好处难道没个算计?莫非吃下去就不算了?钻进钱眼子的老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

    刘桃花那声“明里暗里”是指她明面上给过刘神婆吃的用的穿的,私底下也给过她一些钱财,当做报答。可这几句话落在王金蕊夫妇眼中大有深意,夫妇二人此时完全可以肯定那件事败露,千真万确。

    于是王金蕊上前道:“那也是你该的,要知道这世上许多事可不是拿几个钱出来就能摆平,也不是拿几个钱出来就能当做不存在,你背地里做的那些恶心事,我们家前前后后帮你兜着,这就是天大的恩情,不是花你几个钱就能弥补的,刘桃花,那件事可不是买卖!”

    哪件事?众人都竖起耳朵听,可依旧云里雾里。

    刘桃花窘迫至极,耳根子都红了半边。

    她真没想到王金蕊这个大表姐比刘婆子还要卑鄙,她明明白白说“那件事”,不就是故意引着人去打听么?

    理智告诉她,这话题再不能掰扯下去,可心中那口闷气却不得不撒,张口道:“你没花?你家花的还少啦!王金蕊,你还我钱,还钱,还钱!”刘桃花对她大表姐步步紧逼,指望用还钱这一招堵对方的嘴。

    哪知王金蕊心虚之下直接道:“那些钱都是老娘该得的,老娘前面帮你挡丑事,后面帮你养情夫,别说扣两个,就是把钱全部扣下,那也是老娘该得的!”

    众人哗然。

    丑事,情夫两个词冲破他们的脑容量,几乎一瞬间,他们的脑袋开始自动八卦起来。

    刘桃花还养了情夫?谁啊?

    王金蕊还帮着遮挡?为啥啊?

    就因为拿了刘桃花的钱?那得多少钱啊?

    而刘桃花过滤的第一个重点不是情夫,而是那句“把钱全部扣下”,也是一瞬间的功夫她便明白其中曲折,甚至她想的更加严重,就是那些钱财衣物根本没有到她泉哥手里,而是被这对该死的贪婪的夫妇给昧下了。

    话掰扯到这份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冒出来,两拨人自然打斗在一起,并且,随着打斗升级,更为让人惊心动魄的话也从彼此嘴里飘荡出来,众人只觉眼花缭乱,不知该看哪个,该听哪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