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语雪纷飞

    要说这年头人们最喜欢听什么?一曰钱财,谁家有多少多少钱。二曰绯闻,谁谁谁做了什么什么丑事。前者惹人羡慕嫉妒恨,后者供人茶余饭后消遣。

    而发生在刘桃花身上的丑事可非一般,不仅偷情,不仅与野汉子养了野孩子,关键是还带着野孩子进了曲家门,那老实巴交的曲安国把这野孩子当做宝贝疙瘩捧在手心里,一捧就是六七年,这简直

    许多人乍一听,都说不出话来。

    敢问世间哪个男人愿意戴绿帽子?何况还是一顶巨大的隐藏多年的绿帽子,若不是今天刘桃花和她老姑以及表姐一家子闹僵,曲安国这顶绿帽子还不知要戴到何时。人们愤慨的同时,又觉得匪夷所思。

    只觉这世上许多事太可怕,太荒谬,一不小心就会掉入一个大冰窟窿,哭都没地方哭去。

    再说刘桃花,尽管她以一敌三,可是胜在豁出去。头发一散,棉袄一脱,兜着胸脯上的两只硕大的那啥肆意蹦跶,弄得孙虎连连后退,不敢近前。王金蕊虽然泼辣,到底没有刘桃花脸皮厚,只以常规“作战方式”应对。也就是刘婆子能豁得出去,和刘桃花敌上一二。

    待两家人把最恶毒的话,最隐秘的事儿说完,战争突进白热化阶段,刘桃花以命相逼向刘婆子以及王金蕊一家讨债,有了刘保军的模板,这债讨起来丝毫不费力。况且刘保军是讹诈,而刘婆子和王金蕊的确花她不少钱,讨起来更理直气壮。

    王金蕊死不承认,并说她们花的那点儿钱是她们的跑腿费,辛苦费,该得的。

    孙虎更是不认,并要拉扯刘桃花现在就去监狱找杨泉对质。

    众人瞧着他们两方人落脚的重点,几乎笑岔气儿。果然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到这份儿上两家人丝毫不关心脸皮、廉耻的问题,竟在这里大模大样的掰扯钱财上的纠扯!

    真是一丘之貉!

    两方人骂了打,打了骂,纷纷嚷嚷半天都没结束,最后,还是曲安国突然出现,强把刘桃花拉扯回家,这场闹剧才息鼓。

    柳家堡和王家铺虽然只隔二里路,到底不是一个村子,曲安国之所以得到消息,乃是王家铺的几个好心村民骑着破车到曲家告知的,曲安国听了信儿二话没说便跟上。

    刘桃花也打累了,所以路上并未怎么闹腾,老老实实跟曲安国回家。

    进村前,还理了理衣发。

    待回到家里冷静下来,这才后怕。并不是她后知后觉,而是从事发到现在,她措手不及,后来又打红了眼,什么老子娘、儿子的都不顾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发泄,撕扯,恨不得弄死对方

    刘桃花暗地里对曲安国观察,见那老男人并无异样这才明白,他还不知她和刘婆子等人打架的原因。

    说来也奇怪,直到第二天,曲安国也没主动问询。

    问什么呢?老汉自以为刘桃花与刘婆子大打出手,乃是因为和二丫头说亲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说来说去还是那些,再掰扯,没甚意思。再说,从过年到现在,刘桃花不是和家人打骂,就是和娘家人打骂,五次三番,他看疲了,也懒得管。

    刘桃花一夜没睡,越想越害怕。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点她比谁都清楚,世上不乏像她这样多嘴多舌的人,所以她做的那些隐秘丑事不日就会传到柳家堡,曲安国早晚会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根据她对人尿性的理解,只会早不会晚。

    整整一夜她都在思索,她和啸天,未来该怎么办

    沸沸扬扬如雪花片儿一样的流言,当天就传到曲家姐妹耳中,曲三宁第一反应便是要主动告诉曲安国那些流言蜚语,却被曲二顺一把拦住。

    有些话,别人说,她爹或许会信,她们说,很有可能就是造谣。若非如此,她们也不会等到今天,早在知道这丑事的第一天就揭发出来。

    曲三宁强行忍耐住想要告知**,跟着姐妹们一起静观其变。

    第二天傍晚,曲安国从外面溜达回来时,脸色十分不对劲。

    姐妹相视,暗自欣喜。刘桃花看见,心中咯噔一声,大叫不好。

    没想到她担心的事这么快就发生了。

    不过晚饭时,曲安国自始至终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说,刘桃花便强装镇定,当什么也没发生。

    饭毕,各自回屋。

    曲安国这才神色严肃的问询刘桃花,“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可是真的?”

    “啥流言蜚语?”刘桃花眨眨眼,笑道:“老东西,既然是流言蜚语,自然不能当真,不过,你到底听见了什么?”

    她面上轻松无比,曲安国审视良久才把他听到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挑重点说出来。

    实际上他去拉架那天便有察觉,整个王家铺的人看他眼光都不对。这两天,无论他出门走到哪里,都会不经意的瞥见三五个人对着他傻笑,有的还交头接耳的议论。

    却没有人敢上前大大方方说出来。

    废话!这件事虽然丑陋,归根结底是损阴德的事,但凡说出,一个家庭就要分崩离析,虽然很多人乐见,却没人乐意做这个“恶人”,这也是人之常情。

    而曲安国之所以知晓,还是几个孩童的缘故。那几个调皮捣蛋的男孩说的绘声绘色,且里面并无漏洞,老汉听完,差点没一口气闷过去。

    他是强忍到现在才讲,为的就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给刘桃花留点脸面,逼她老老实实说真话。

    哪知,她却装傻充愣,老汉不悦,说完,继续用一种探索的目光盯着刘桃花不放。

    刘桃花被盯的又羞又恼,脱口道:“这是哪个臭不要脸的到处散播谣言,败坏老娘的名声?”说来也是她机灵,几乎一瞬间便想到对策,原本混乱不堪的思绪越说越清晰,“一定是刘婆子!或者是王金蕊!老天爷,你真是不睁眼,咋不收了这些丧尽天良的玩意儿!”

    “他爸,你听我讲,事情不是你听见的那样!我自小有个干哥你知道吧?我记得从前我给你讲过,那年他和人打架就这样,他进了监狱,可却没人管没人问,我念在当初干娘救命之恩的份儿上曾托王金蕊、孙虎两个往里面送几次东西,有我买的故衣方言,二手的衣服,有些吃食,还有一点钱,不多,真的,每次也就十多块,这些钱财全是报答我干娘的救命之恩谁知那一家子根本没有把东西往里送,全都昧下来,我是今儿无意间才知,这才和他们大闹一场,他们弄个没脸,却这样编排我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我干哥蹲监的日子,那时候我早就嫁过来,都没离开过柳家堡,哪来的野孩子”刘桃花讲的有声有色,到最后更是泣不成声,曲安国听的七上八下,半信半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