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疯狂的曲安国

    傍晚,天又阴沉下来,看样子,还会有一场不小的雪。曲安国背着手,沉着脸进门,那样子比此时的天空好不了哪去。

    “爸,您去哪了,咋才回?”曲大婉神色焦灼,没等曲安国回话又急道:“可有看见啸天,还有那个女人?”

    她实在喊不出“妈”这个字,便用那个女人代替。

    让人意外的是,曲安国这回并未挑错,“怎么了?”他不以为意,甚至还没明白曲大婉的意思。

    “啸天和他妈不见了,早上啸天先出的门,然后他妈去找他,结果俩人到现在都没回来!中午吃饭的时候二妹觉得奇怪还让我们找了找,整个村子都翻遍也没找见人影,他们去哪儿了您知道吗?昨晚她有没有说什么?”

    “会不会去王家铺了?”曲四静试探着道。

    曲安国摇头,他刚从王家铺回来,一下午也没见刘桃花的影子,再说,她和那老婆子闹掰,怎么可能再往她跟前凑。

    曲家姐妹这才知晓曲安国果然去了王家铺,看样子,他见了刘神婆,且把一切真相打探清楚。

    “你刚才说,她和啸天到现在都没回?”曲大婉的话他仿佛没听清,又亲口问一遍。

    曲大婉点头,“没回,我们找遍村子,连个人影都没,问了好多人,都说早上见她去村头小卖部找啸天,后来就没再留意。”

    曲安国愣了愣,背着手进屋,“十有**去了刘家沟。”在他看来,刘桃花除了王家铺就是刘家沟,只有这两个地方可去。

    老汉进屋便把门关了,曲大婉连着几声喊他出来吃晚饭,好久都没等来动静。无奈,姐妹几人只好不管他,回屋。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大早,曲安国仍旧没吃饭,不顾曲大婉等人阻拦,执意要去刘家沟,曲二顺怕他吃亏,要和他同行。一番争执后,双胞胎在家看孩子,曲大婉和曲二顺随曲安国去往刘家沟。

    熟料到了地方,依旧没瞧见刘桃花的影子。曲安国不信,当着刘家沟村民的面儿大闹不已,那近乎疯狂的样子曲二顺都觉害怕。

    在曲安国眼里,分明就是他丈母娘以及大舅子、小舅子把刘桃花给藏起来了,否则,这事根本解释不通。

    刘家人没办法,再三说明刘桃花自元宵节走后,再没回来过,情急之下,他们还拉村民作证。

    好多人都看不惯刘家人的行事作风,但是,他们也不愿冤枉好人,纷纷出来作证说刘桃花确实没有回来。曲安国钻进牛角尖,无论众人怎么说他都不信,不仅不信,行径愈发疯狂,大有一种要把刘家给灭了的架势。

    刘母急的直冒汗,这女婿向来老实巴交,今天怎么跟疯狗似的?不过,老实人发起疯来的确有几分威力,惹人发怵,情急之下刘母拉住曲大婉问询这究竟怎么一回事,邻人也跟着附和,是啊,闹了好一阵子,他们都不知究竟因为什么。

    不问还好,这话被曲安国听见,当即又说又骂,把刘桃花做的那些丑事全抖落出来,在他看来,既然你刘家人不要脸,不肯交出刘桃花,那我就让整个刘家臭名昭著!

    这些话在整个刘家沟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人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刘桃花年轻时的桃色秘史,也了解她性情轻浮,不端重,可万万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样的事!

    接着有人回忆起当年刘桃花匆忙嫁到大泽乡的情形,之前不觉得什么,现在想来,确实古怪。

    于是乎,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场面更加混乱。刘母以及刘家兄弟千想万想,压根没想到被捅破的竟然是这件事,难怪一向老实巴交的曲安国突然疯魔。

    刘母和刘家兄弟相视一眼,第一反应便是万万不认,这件事若是认了,那他们刘家在这刘家沟当真抬不起头。

    曲安国见他们母子不仅不交出刘桃花,还反咬一口说他胡说八道,当即气的浑身发抖,曲二顺立即上前指着刘家母子骂道:“你们养出的什么玩意儿心里比我们清楚,承认也好,不认也罢,事实如此,容不得你们狡辩!这件事连我们大泽乡的小孩子都滚瓜烂熟,不信的就立刻跟我们去大泽乡打听打听,谁要撒谎谁就是王八羔子!更何况,那些丑事是刘桃花和她那老姑一家子争吵时亲口说的,整个王家铺的人都听了个遍,时间地点,人证物证,我们应有尽有,识相的就赶紧把刘桃花交出来,否则,我让你们刘家好看!”

    刘母一听便知这件事遮也遮不过,索性坐地上哭嚎,连说刘桃花根本没回来,就是打死她也没用。

    在曲安国和曲家姐妹的逼迫下,刘家人出尽了洋相,然而大半天过去,刘桃花根本没现身,眼看天色渐暗,曲大婉担心两个孩子哭闹,便和曲二顺一起劝慰曲安国。

    一个说先回去,明天再来。另一个说,或许刘桃花现在已经回家了。

    几番劝慰下,狼狈不堪近乎怪物一般的老汉从地上爬起,跟着姐妹二人回柳家堡。

    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曲安国刚进门便四处翻找,就连空荡荡的床也找个遍,仍旧没有刘桃花的影子。

    仿佛“咔嚓”一声,他那颗老心脏瞬间“破裂”,老汉站在院子里僵硬如雕塑,就在曲家姐妹着急上火不知怎么劝慰时,曲安国突然挺直身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屋里钻。

    须臾便听见“咚咚咚”砸东西的声音,再接着,便是老汉的哀嚎。

    四姐妹一起跑进堂屋,但见老汉抱着一个空盒子坐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见女儿们进来,老汉粗喘着断断续续道:“没,没了全,全,没了一,一个,都没剩”

    那盒子别说曲二顺与双胞胎,就是出嫁几年的曲大婉也认识,那是刘桃花的宝盒,平日里面装的是曲家全部家当,而今,空空如也。

    到此,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刘桃花那个贱人竟然带着她的野种以及家里所有存款逃跑了!

    可笑的是,从昨天到现在,谁也没往那上头去想。

    刘桃花刚不见,她们认为她在躲避众人脸色故意在外逛荡,后来,她们找遍村子都没找见,便以为她去了王家铺。再后来,王家铺也没,她们认定老爹的分析,刘桃花一定带着孩子回娘家躲风声去了

    然而真相却是这般!

    曲二顺懊恼的拿脑袋“咚咚咚”的往门框上撞,撞一下骂一句“我该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