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女儿和父亲的战争

    面对曲二顺的自惩,曲大婉急出一身热汗,顾不两个女儿在旁哭喊连忙用身子抵挡,并言,“这会子你就是撞死了有什么用?”她是真急了,话说的有点儿重。

    曲二顺听见这话彻底崩溃,是啊,她就是一头撞死,那些钱也回不来了,算算日子,刘桃花已经逃走两天,天大地大,她们去哪里寻?

    “再说,要说该死,我们都该死,一个二个的睁着大眼睛让那女人逃走,都两天了才发觉……可话又说回来,我们都死了,爸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曲大婉抱着二妹安慰,说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

    曲三宁到现在也没缓过气来,只觉胸口那口闷火不当即发泄出来,她真的会被烧死。于是乎,这个高高瘦瘦的姑娘疯了一般跑到院子里,又是跺脚又是踹墙,嘴里骂骂咧咧,说着一些她从没有说过的脏话。

    唯有曲四静,不吭不响的蹲下来安慰两个外甥女,待孩子们止住哭泣,她一手一个把她们抱到一旁,又翻箱倒柜的把曲啸天的零食全部找出,五颜六色的零食堆成小山,两个女娃心思全扑到面,再没哭闹。

    “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曲安国突然冲曲大婉等人来一句。

    他觉得自己是个傻子,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唯有他一人被蒙到鼓里。若不是他昨天往刘神婆那里跑一趟,对其叫骂连逼问,恐怕到现在还是个睁眼瞎。

    别人也就罢,最可恶的是他养的这些丫头们,一个二个的,明知一切却什么都不说,与别人一起看自己亲爹笑话!

    曲安国大怒,“是也不是?”

    曲二顺迎面直,“是!”

    “大年三十那天,我们就知道了!”她语气冷冽说完,又加一句。

    曲安国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大年三十,大年三十……是了,那时小五正病的厉害,刘桃花怀疑她中邪便带着去刘婆子那里驱邪。原来,她们那天就知道了……难怪,自那天起,几个丫头像是吃了炮仗一般,但凡对刘桃花不仅没有一点好脸,还大大小小的和她干了几架。

    难怪,初三那天大婉回来死活不愿睡刘桃花的床,十五之后刘桃花从刘家沟回来碰大婉第一面就冷嘲热讽,而这个性子像泥捏的大女儿竟然冷冰冰怼了回去。

    这些天刘桃花和女儿们之间发生的事像电影似的,在曲安国脑海一幕接一幕划过,老汉恍然大悟。

    大悟之后便是更为浓郁的愤怒。

    “为啥不早告诉我!?”他狂吼,吓的妞妞直哆嗦,小脸儿苍白直往曲四静怀里钻。

    “告您您信吗?”曲二顺面红脖子粗,两眼发红,这一刻,她也忍耐好久。

    “这些年除了刘桃花和啸天那野种,您眼里有过谁?平时一个不小心得罪您那娇娇老婆,您恨不得押着我们给她跪下磕头认错,若大年三十我们告您说,爸,啸天不是您亲儿子,刘桃花在外面养了情夫……您觉得,您不会当场把我们几个撕吃了?”

    “你!”曲安国被堵的说不出话,指向曲二顺的手颤颤发抖。

    曲二顺丝毫不怵,继续发泄,“怎么?我说的不对?不讲别的,就说初一那件事,我用家里一点白面给小五蒸两个白馒头,她在院子里骂骂咧咧,爸听后怎么说怎么讲?就因为一包果子刘桃花下死手打四妹,那脸肿的七八天才彻底消,爸可有过一丝一毫的心疼?三妹为四妹出气和刘桃花怼了两句,爸是怎么做的?大耳瓜子甩的比刘桃花还顺当!就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儿我们成日里挨打受骂,那般大事若是说出来,爸觉得我们还有活路?刘桃花惯会一哭二闹三吊,若是她为了向你证明清白嚷着要死,我们是不是也得跟着陪葬……”

    曲大婉猛的扯了一下二妹,爹现在的样子实在让她心疼,她不忍再看,所以不想二妹再继续说下去。

    “心疼?你觉悟呢?”曲二顺不满大姐的表现,出口怼道:“那天她们母子抢妮妮的包子,你忍着耻辱据理力争,谁站在你身边?谁又张口命令你拿出包子给那野种?最后你怎么说的?这才几天就忘了?”

    “你说,就当啸天是爸的亲儿子吧!有没有这话?”

    “有。”曲大婉被二妹质问的抬不起头,低声哀求,“别说了,别说了……”

    事情到这份儿,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只是往彼此身捅刀子罢了!

    “我为什么不说!”曲二顺大吼,几欲发狂,推开曲大婉直指曲安国,“说亲那么大的事你自始至终吭都不吭,任由那个贱女人糟践你亲生闺女,若不是大姐和小五亲自往刘家沟一趟探听事实真相,最后把刘桃花背地里做的丑事捅出来,我是不是就要跟一个又老又丑还喜欢赌博的瘸子过一辈子?你说啊,说啊!四年前,你不顾周边人的意见,愣是把大姐许给李开盛那畜生,就为那畜生给的彩礼厚,就为那贱女人坚持,结婚前沈桂兰什么德性你没听说过难道还没见过?我私下跟你说这门亲不能成,你呢?说什么?头天你说好,睡一夜你就变卦,说俩人已经定亲,板钉钉的事儿,怎能反悔?就因为那样一个贱女人,你一次又一次把亲生闺女往火坑里推,早知这样,干嘛不等我们一生下来就掐死!这样,也用不着……用不着……”

    曲安国抱着脑袋泣不成声,到最后嚎啕大哭。

    曲二顺怔怔望着老汉,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这场女儿和父亲的“战争”最终以悲伤的哭泣声结束。

    曲二顺最先跑出堂屋,一口气跑到东厢房趴床大哭特哭。站在院里的曲三宁早就因为二姐和爹的争吵泣不成声。至于曲大婉,从曲四静手里接过两个女儿,默默带着她们去了厨房,一边小声的回答着大女儿稚嫩的问题,一边泪流不止。

    而嚎啕大哭的曲安国,只因曲四静递来一碗热腾腾的白水和一声“爸,润润嗓子”,便哭的不能自已。

    此刻,整个曲家的空都被一种深深的哀伤笼罩,在这哀伤中,还夹杂着懊恼、悔恨、宣泄,以及对全家未来生活的茫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