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退学的巨大阻力

    曲家发生的变故,曲飒还一无所知。目前,她正在被一个新的问题困扰。

    原本她以为退学是件很简单的事,哪知从周一磨到周五,班主任老李头儿就是不松口。

    曲飒并不是向他要什么退学申请的签字或者证明,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她自然看不到眼里。她是在向他要钱,上学期末交的全科试卷杂费,一共十五块八毛钱。

    然而当她开口向老李头儿讨要时,对方竟然只傻愣愣的笑了笑走开,一句话也没说,弄得曲飒一头雾水。

    曲飒挠挠头进门前还听老李头儿向隔壁班主任道:“今儿真开眼,咱们学校的大才女也调皮起来了。”

    “怎么说?”二班班主任扯着两只八卦耳追问。

    “你猜她刚才对我说什么?要退学”

    “哈哈哈哈”二班班主任笑的额头满是褶子,摇头道:“这孩子,真有意思老李,她学费是不是还没交?”

    “是啊,上周就提醒她交来着,也不知她忘了还是真有什么困难,总不往这上头捋,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今儿财务处又催,我只好张了口,哪知刚说两句那孩子便说要退学,还问我要上学期末交的试卷费,你说这”

    以上是周一的情况,曲飒不仅没讨回那十五块八毛钱,还被好一通奚落。

    周二早读时,老李头儿刚悠哉悠哉过来,曲飒便冲出教室郑重提出她退学之事,并且再次问他讨要那十五块八毛钱。

    这回,老头儿慈眉和目的问她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那七十六块五的书杂费是不是真拿不出来,若是没有,他就先给财务处说说,让缓一段时间,云云。说了一堆,就是不往退学这件事上扯。

    曲飒这才明白,退学二字在老头儿眼里没什么,她提出来便是荒唐。

    说的也是,连跳两级十五岁就读高三,一连三年稳坐年级第一把交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尖子生提出退学,确实有几分荒唐。

    再说,还有四五个月就要高考!

    于是曲飒十分郑重的表达,那些学费她拿不出来是真,退学更是真。

    老头儿便问她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曲飒连连点头,老头儿缓缓叹口气,摆手道:“先回去吧,好好念书,学费的事,我帮你想办法。”

    话毕,头发半白的老头儿背着手悠哉悠哉下楼,只留曲飒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第三天,曲飒逃课敲响老李头儿的门,表情严肃的把退学申请书递了过去,她当然知道老头儿不会在上面签字,此举只是为了让他相信,她是真的要退学,没有半点虚假,更不是为了不交那七十六块五毛钱的书杂费而找的借口。

    拿着退学申请书,老头儿细细读一遍,而后抚了抚金丝镜儿喝道:“胡闹!真是胡闹!”

    然后“啪”的一声把申请书拍桌子上开始长篇大论,“想退学,早干嘛去?过五关斩六将苦熬到今,眼见就要收获,你现在跟我说撂挑子不干了?曲飒飒同学,你脑子进水了?不是,多复杂的数学题你眨眨眼就能算出答案,怎么这简单一笔账怎么就算不清呢多少次我羡慕你们这代人,正是拼搏奋斗的大好时机,大学,我们想上还没有呢我跟你说曲飒飒,无论因为什么,你就是爬也得给我爬到七月,只要参加完高考,你爱怎么疯怎么疯至于那些书杂费,就不用交了,你好好读书,别的一概不用想回去吧,回去吧,付老师的课你也敢逃!”

    事实上财务处根本没同意免除曲飒的书杂费,只说缓一缓,为了解除他自认为的后顾之忧,老头儿擅自做主给免了。

    曲飒有心辩解,奈何老头儿压根不给她说话的空隙,曲飒只好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再次垂头丧气的回教室。

    接下来的两天,但凡看见曲飒的地方,老李头儿都尽量躲着走,怕的是这孩子一根筋再次提出退学的事儿。曲飒很无语,老李头儿那副见她如见土匪的模样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周五一大早,老李头儿面带微笑的走进教室,谁也没看,径直走到第一排最中央曲飒的位置,敲敲她的桌子示意有事出去说,曲飒很惊奇,眨眨眼跟了出去。老头儿欢天喜地的告诉她,校长亲自决定免除她的学杂费,并且中间若是有任何需要收费的地方,她的一律免除,直到高考结束。

    当然,这也是他拿着曲飒的退学申请书到校长面前努力争取的结果。

    老头儿含笑说完又扔给曲飒一张纸,“演讲稿”三个大字赫然入目,曲飒凝眉不知何意,只听老李头儿道:“今儿周五,早会时校长临时决定高三全年级来一场高考动员大会,会上不仅校领导和各班班主任发言,而且还要选出几个优秀学生代表当众演讲,你晚来报道半个月耽误不少课程,所以就不占用你时间写稿子了”

    意思是演讲稿我已经帮你写好。

    曲飒艰难的做了个吞咽动作,大致往那稿子上瞄一眼,果然文采飞扬,激情澎湃,不愧出自老李头儿这个教了一辈子语文的老学究之手。

    “老班,我我不行!”曲飒摇头推脱。

    老李头儿瞪眼,“整个年级就属你成绩最好,你要是不行,就没人行!曲飒,不要紧张,上台后就照着稿子念,只要声音洪亮就行。”

    可我马上就退学了!然而碰上老李头儿下一秒就能撕人的眼神,曲飒到嘴边的话又生生给咽了下去。

    下午,高考动员大会。曲飒硬着头皮参加,满心愁苦。

    校领导讲话完毕,便轮到各班班主任,从前学校不曾开过这样规模宏大的动员大会,且专门打着高考的旗号。所以,各班班主任往台上一站,一个比一个能喷。

    轮到她们这些优秀尖子生演讲时,太阳都快下山。

    然而同学们依旧情绪高涨,面对各种“老鸡汤嫩鸡汤”,听的津津有味儿。

    作为学生代表,曲飒是第一个,当她迎着无数殷切的目光走上演讲台的瞬间,心里别提有多后悔!她不该妥协的,毕竟她是真的打算退学,既然要退学,那她还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做什么?

    这不是生生打自己脸么?

    可她整个人已经慢悠悠的走到讲台,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