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幸灾乐祸章的心境

    老李头儿一个趔趄差点儿没背过气去,都都都这份儿上,这这这孩子还惦记着那十五块八毛钱,是有多缺钱啊!他手指颤颤指着曲飒半天没憋出话,良久,他指着曲飒发狠道:“除非我现在死了,否则你甭想退学!”

    曲飒眨眨眼,抿嘴望着老头儿,也不知他说这话是为找补回面子,还是为找补回面子……

    不知何时,林校长面带微笑的站在台上,捧着话筒道:“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今天,咱们项歌县第一中学高中部三年级第一次召开有关高考的动员大会,真是别开生面。尤其是曲飒飒同学关于人生道路抉择的思考,非常有意义。为什么这样说?在座的同学大部分都过完十八岁生日了吧?那就代表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代表从今往后,面对纷杂多变的人生,你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需要面对更多的选择,需要去做更多的思考。无论结果如何,那都是你独立完成的结果。”

    “高考是一座独木桥,真正能顺顺当当走过的同学并不占多数,那就意味着更多的人需要去选择一条高考之外的道路,曲飒飒同学不早不晚的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值得我们深思。难能可贵的是,她深思熟虑的态度(敲敲他自己脑袋),长远幽深的眼光,值得我们学习。学校只是你们将来步入社会的一个平台,老师也只是传道受业解惑者,真正决定你们人生的,还是你们自己!”

    “好了,今天我就说这么多,鉴于此,咱们本周就不补课了,待会儿放学就可以回家。路上或者家里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对你们的未来,好好规划一番。现在,咱们有组织有纪律的散会,杨老师、孙老师、刘老师,赶紧组织一下……”

    自始至终,林校长面带笑容,曲飒带来的尴尬和“闹剧”似乎在那一瞬化解。尽管同学们仍旧议论纷纷,但不得不承认,林校长说的千真万确。高考尤座独木桥,千军万马奔去,真正能通过的却寥寥。

    散会队伍走的十分整齐,却不安静,沸沸扬扬的,几位老师说了几遍没用,索性不再理会。

    几分钟之后,会场只剩下校领导和老师们,当然还有曲飒,众人望着眼前瘦弱却倔强的女孩儿,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老舅,你怎么能称赞那个胡作非为的……”付和青把林校长拉到一边,小声抗议。

    虽然他压着声音,曲飒还是听的清清楚楚。只听林校长憋着气道:“闹到这份儿上,你让我咋说?这时候不找补找补面子,今后咋面对这全校的学生?”

    呃,原来还是为找补脸面。曲飒刚才听的热血沸腾,合着都是假的。

    “老李,你过来一下。”林校长冲老李头儿招手,这回二人走的很远,交头接耳的似乎在密谋些什么,曲飒不用听也知,肯定在想法子挽留她。

    付和青板着脸对曲飒道:“我记得你家在大泽乡,离这挺远的,要不明早再走?放学后去我家吃饭。”

    没见过请人吃饭还板着一张脸的,可见真是气到家。

    曲飒装可怜摇摇头,说家里有事她必须回去,付和青挽留不过,只好叹气放她离开。

    当曲飒推着破旧的自行车走出校门的刹那,眼泪喷涌而出。

    前世,她从家庭里并未获得多少温暖,再加上她过于偏激的看法和处事方式,与亲人更是疏离。然而人活在世上总归需要温暖的,不知不觉中,曲飒便把那种温暖汲取对象寄托在学校和老师身上。

    他们对她真的很好,除了赏识,还有对女儿、对孙女一般的疼爱,高中三年,是她人生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现在她陡然提出退学,说实话,她很理解他们的反应,对他们来说,岂是一个可惜了得。

    “曲飒飒!胆小鬼!懦夫!!”

    就在曲飒思绪纷纷时,王笑颜突然推着自行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吼一嗓子,然后跳上自行车飞速奔离。

    呃,倒把这家伙给忘了。

    从小到大,她们都是一起上学,一起周末回家的。

    可现在王笑颜等也不等她,看来,也是气到了。

    这学退的……

    ……

    当曲飒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咯吱咯吱回到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村子里的路极不好走,她是推着自行车进家门的。

    妮妮正在院里玩,看见曲飒进门立刻奔来,嘴里甜甜的喊着“小姨”,姐姐们听见动静儿皆吃惊不已,“咦,你明天上午不补课了?”曲三宁第一个奔出厨房,惊奇问道。按照以往惯例,小妹都是周六下午才回。

    “嗯,学校开了个高考动员大会,校长说这周不补课,我们就都回来了。”

    曲飒把自行车歪墙上,随姐姐们一起进厨房,里面,她们正在吃晚饭。

    “那家子吃过了还是没吃?”

    不用解释众人也知曲飒问的是老爹和刘桃花那三口儿,之前她们经常这样形容。

    四个姐姐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由最擅长讲故事的曲三宁把这几天发生的惊天动地的事情讲述出来,曲飒惊的半天没动。

    “你,你,你是说,刘桃花带着曲啸天跑了?还把家里所有的存款卷走了?”

    姐姐们都垂着脑袋不说话,默认。

    曲飒连呼三口气,原地转了个圈儿才静下来,正想开口说你们都干啥吃的,结果就见四个姐姐淌眼抹泪,瞬间把话咽了下去。

    静默良久才道:“这事,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羊怎么斗得过狐狸和毒蛇的结合体?纵然二姐泼辣厉害,三姐也不是肯吃亏的性子,你俩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刘桃花,她能说会道爱算计,最关键是没底线不要脸。好在,爸已经认识到她的真面目,从今往后这个人在我们家算是死翘翘了,对了,爸人呢?”

    提到曲安国,曲飒心中幸灾乐祸的思绪按也按不住,理智告诉她这样很坏,很不孝,甚至很愚蠢,可是老天爷,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刘桃花做了那般丑事,闹的人尽皆知,还是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而之前又发生那样几起闹剧,曲安国现在前后一回想,定然悔恨万分,痛苦万分,恼恨万分吧?

    “我们也才从刘家沟回来,闹了一场子,要不是两个孩子饿了,也不会烧火做饭。爸他……在屋里蹲着呢,刚才四妹去叫他吃饭,动都没动,手里还抱着那个盒子……”曲大婉抹了一把泪,又推搡曲飒进屋去劝劝,好歹让他吃两口,毕竟这两天他都没怎么吃东西。

    曲飒深吸一口气,起身朝堂屋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