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还钱?给?我砸!

    硕大的三间青砖房正中央的大方桌上,燃着一盏火光微弱的煤油灯,曲安国蜷缩在桌子腿边,也不坐板凳,手里还抱着那个木盒。

    曲飒看见老爹第一眼,便有一种如见弃婴的感觉,事实上,仔细瞧瞧,此时的他比弃婴还可怜。老树皮一般的脸上隐约还能看见水渍,两眼空洞无神,不知是光影的缘故还是曲飒眼花,他那凌乱如鸡窝一般的头上竟比之前多了一半的白发。

    听见动静儿,曲安国并无反应。

    直到曲飒喊了声“爸”,曲安国才慢慢抬头,定睛辨认来的是曲飒,眼神恢复一些光彩。

    “事情已经发生,再悔恨也无用。”曲飒声音止不住的冰冷,“还是先填饱肚子,然后再想想未来怎么办吧。”

    “是你,你早就知道……你早就知道啸天不是我亲生的……你还拿这事儿在饭桌上打趣……”看见曲飒的刹那,曲安国脑子里便冒出初三那天,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情景。

    当时她说,生男生女的关键在男人,还骂李开盛是个孬种,明明是他生不出男孩,却把责任归到女人身上。

    当时,他以为她骂的是李开盛,现在陡然明白,她在骂他,他这个没用的亲爹!

    曲安国也不知为何见到小女儿的第一面会想起这些,或许,是她那天的话题太过让人震惊,又或者,是真他娘的应景儿。

    见曲飒不语,曲安国猛地搬起旁边的板凳朝她砸去,若不是多年独身的习惯,对这种突袭或者突发事件非常警惕,曲飒根本不可能巧妙躲开。

    “咣当”一声,那凳子落在她脚边,还滚了两下。就在那一瞬,曲飒心中对曲安国仅有的一点点同情消失殆尽。

    “你笑你爹没本事,生不出男孩儿。”他声音低沉,除了那声板凳撞地声响,屋里仍旧静悄悄的。

    然而这寂静才是最可怕的。

    一直留意这边动静的四个姐姐闻声而来,刚进门就听曲飒冷笑道:“爸怎么会没有本事?真正没有本事的是我妈,才生下我就蹬腿儿走了,否则,一口气生个十个八个的,总会有男孩儿,那才叫有本事。”

    不说那阴阳怪气的腔调,光听那话的内容,已经算得上恶毒无比。

    曲安国猩红了眼,真有那么一刻的冲动上去打那张看着熟悉,实际上却很陌生的脸。

    尤其是那双眼睛,明明那么酷似她的母亲,却没有一点点她母亲的神韵。那个已经离开他十年的发妻,就算在生命弥留之际,仍然温和柔顺的望着他,尽管她已经没有力气说一个字,可是那双柔目折射出的一切,胜过千言万语。

    可眼前这双眼睛,阴狠又恶毒,到现在还带着嘲讽的笑,那笑直达眼底,让人恨不得立马撕碎了!

    双方对峙良久,曲安国终究没有下去手,大吼一声滚蛋,便把几个女儿推出门外。

    曲大婉这才回神,对曲飒连声责备,这丫头,怎么能那样和爹说话?还,还说那样的话!她让她过来劝爹吃饭的,不是给他气受的!

    “怪我咯?我让刘桃花偷汉子的?我让刘桃花背着他生野种的?我让刘桃花卷款逃跑的?”曲飒语若炮仗,明着反驳曲大婉,实际上是说给屋里的老汉听,“自己眼瞎心瞎,出了事儿怪这个怪那个,真是好本事!若真有气性,明天就去刘家沟闹,闹的人尽皆知,就算那贱妇有天回娘家,也没处落脚!闹完刘家沟就闹子集镇,闹的王金蕊那家子不得安生,让他们将来见刘桃花一次打一次!闹完还不够,接着去王家铺,让快要入土的老婆子睁大眼睛瞧瞧,什么叫做报应!她把我们家当泥人捏了这么多年,如今也该风水轮流转,让我们捏一捏……”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曲飒饭没吃一口直接回屋挺床上,任由姐姐们在旁边叽叽喳喳,或批评她,或劝慰她,只当没听见。

    此时她脑子全是刚才与曲安国对峙的情形,原本她以为经过此事,老汉会明白一些事理,看样子,是她高估。她和他果然不对头,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她一定是她爹上辈子的仇人。

    思绪乱哄哄,直到半夜才入眠。

    第二天早上,曲飒被曲四静从被窝里拖出来吃早饭时,很惊讶的看见曲安国在座,一时很不自在的咳了两声。

    曲安国头都没抬,一口气吃了四个窝窝,又喝两大碗红薯干片汤才作罢。

    抹抹嘴,起身甩道:“我去刘家沟了。”

    曲二顺碗一撂跟着起身,接着是除了曲飒之外的所有姐姐。

    曲四静仍然在家看孩子,临出发前曲大婉盯着曲飒不悦道:“你出的主意,你不去?”

    曲安国脚步一顿,而后继续背手向前走,曲飒长舒一口气跟上,“自然要去的,否则你们这一群笨蛋都不知道怎么闹。”

    这话表面难听,实际上却饱含关切,一家子都能分辨出来,谁也没说什么。

    中午之前,浩浩荡荡的父女大部队抵达刘家沟,刚一进村儿,曲三宁和曲二顺便一边走一边吼,别管内容如何,吸引人才是关键。

    一行人抵达刘宅时,身后已经跟了几十个村民。

    曲二顺和曲三宁上前,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刘桃花的恶行重复一遍,而后说到重点,当众人听说那毒妇带着曲家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全部家业逃之夭夭了,纷纷惊呼。

    我的老天爷,近两千块钱!这,这搁谁家也不是个小数目,断人钱财等于杀人父母,这下刘家真是摊上大事了。

    曲飒上前,什么也不说,干脆直接的让刘母以及刘家兄弟还钱,刘家人一时惊慌错乱,那么一大笔钱他们哪儿弄去?再说,就是有,他们也不可能给!事情是真是假他们还不清楚,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刘桃花造的孽,凭什么他们来还?

    “不还?”曲飒眨眨眼,冲姐姐们道:“那就给我砸!直到砸够一千六百四十八块为止!”

    命令一下,曲安国第一个冲进去,在刘母的小院儿里追鸡赶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